“黄金时代”铸辉煌——记陆丰金属雕代表人物郑景镇

  陆丰金属雕至今已有500多年历史,是立体和半立体的工艺美术品。它以金、银、铜等金属片为雕刻材料,制作成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各种作品,如山水、人物、飞禽、走兽、花草、诗词、珠宝箱盒、玉器镶嵌等等。其产品造型新颖、技术精致、华贵稳重。堪称中国工艺美术品中的一支绚丽奇葩。被列入广东省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陆丰金属雕乃是郑氏祖传的技艺。据郑氏史料记载,“先祖从福建闽南迁徒至陆丰东海时,就带来金银首饰铸造、雕刻工艺技术,并从事银首饰行业。后子孙相传,家族传承。”清道光年间(公元1856年),后裔郑宗文在东海开办金银首饰作坊,字号“郑宗合”,专事铸造、雕刻金银首饰。当时社会上道教、佛教盛行,故铸造、雕刻大小不同的各种铜器、神像与工艺品成了主要活计。铜器《吹箫引凤》茶壶,就是郑宗文遗留下来的作品,还有郑集信的《八仙图》和郑立藩的《大肚佛》遗作等。

  近日,记者采访了陆丰金属雕代表人物郑景镇。

  家传技艺 创新发展

  出生于1936年的郑景镇,居住在东海镇六驿中路西七巷,一个小院落,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小屋,里面摆满金属雕工艺品和零零散散的金属器具,既是住家,又是工作室。老人精神矍铄、思维清晰,娓娓而谈。

  郑景镇的先祖均以金银首饰加工为业,由于家庭的影响,他从孩提年代起就偏爱绘画。在陆丰龙山中学读高中时,他希望能考上美术院校。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这一梦想没有实现。1955年,郑景镇开始秉承家业,学习金银首饰加工手艺,至1957年他组织了东海银业社。1958年,由于银业形势日渐衰退,他转入东海镇量具刃具厂,担任该厂技术师傅,从事各种大小锉型列、镙丝公母型列等五金用具生产。1959年,他创新“油标卡尺”,得到上级党委的肯定,也得到业界的好评,该产品还参加了陆丰县“五好基干民兵展览会”。1962年,当时小儿患白喉症非常流行,陆丰县人民医院却欠缺手术用的专用治疗工具,在医院当时的院长莫希春的请求下,郑景镇竭尽全力,日以继夜,赶制了一批纯银的专用疗具,及时派上用场…

  对绘画艺术的爱好,以及从事金银首饰加工老本行的职业习惯,使郑景镇经常在思考:能否把绘画这种传统文化艺术用另一种手段表现出来,把那些美丽的虫鱼花鸟画用金属雕刻出来,把平面的画变为立体的画,使其更具观赏性和艺术性,而且用金属塑造出来的作品更可以流芳百世。他开始动起来。但这一切做起来却很难,此前并无先例,从绘图到开始雕刻每一道工序,都得靠他自己慢慢去琢磨。兴趣加天赋,使他的创作很快上手。功夫不负有心人,1963年,他经过不断尝试和研究,终于成功制作了30cm×20cm的“黄鹂石榴”和“红练腊梅”两幅花鸟屏。他把作品送到县手工业局,当时的局长彭小明看后,大加赏识,认为此种作品艺术性极强,很有价值,市场潜力也很大,决定派人将作品送往汕头工艺品进出口公司联系出口事宜。成功的门慢慢向郑景镇开启……

  创造金属雕的黄金时代

  1964年对郑景镇来说是个重要年头,郑老一说起来就神彩飞扬。那年初,他被调至陆丰手工业局直属的陆城工艺美术厂工作,负责创新艺术品的开发,也就是让他创作金属雕刻作品,准备参加“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年近三十的郑景镇觉得机会来了,他潜心创作,日夜加班,精心制作了春、夏、秋、冬的四季花鸟四幅作品,在 “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上一炮打响,引起人们的关注,受到国内外广大爱好者和商家的青睐。当时第一家国内订货的是广东民间工艺美术展馆览馆;国外第一家订货的是加拿大的客商。

  接下来的十年,是金属雕的黄金时代。1965年到1975年春夏两季,每一届交易会、艺术展览都有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客商要求订货、邀请,而且数量逐届递增。郑景镇回忆说:在1966年的秋交会上,来自非洲的苏丹阿达拉的客商对其产品非常感兴趣,提出包销全部产品的要求,但当时中方代表认为,我国的产品是要面向全世界交易,广交世界朋友,不可能由一国垄断包销的,所以当时只答应每年供应四百幅作品。

  当时为了应付订货和参展,解决人手、技术力量的不足,征得局领导允许,郑景镇大量吸收学徒,通过手把手的辅导,培养了一大批青年接班人。正当金属雕事业如日中天时,郑景镇又遇到了一个难题:“文革”开始,青年人被号召去“为工农兵服务”,其徒弟和子女都被动员到电线厂做工,只准郑景镇留下三两个助手。他回忆:“当时单纯应付春秋二季交易会的订货,就已经忙得喘不过气来,还要应付国内各大展览的征集,一旦上面一纸公文到厂,就得刻不容缓地做方案、选题材、设计、安排动工,确保准时参展……人手少了,工作难以开展。”另外,还有原材料的紧缺,也大大制约了生产。由于当时的金属雕原材料以金、银为主,而国家对金银的管制相当严格。但是,似乎什么困难都难不倒郑景镇。他又及时进入改用原材料的研究,经过反复试验,克服各种难关,最终成功的用铝代替金银。经过技术改进,铝做出来的工艺品毫不逊于金银,成本也大为下降,这使金属雕的发展有了更广阔空间。

  时代转型中的金属雕

  改革开放后,由于种种原因,陆城工艺美术厂关门歇业。同时,在时代转型中,在外来商品种的冲击下,金属雕刻作品的市场需求量越来越小,甚至单纯靠做作品糊口都已经非常艰难了。郑景镇不得不干回老本行,以替人加工金银首饰养家糊口。

  在记者采访中途,刚好有母女俩前来购买玉手镯。郑景镇一边为其母做“好四句“,一边往其母手腕上抹上洗洁精,然后一口气替她带上了玉手镯。其女高兴地给郑景镇送上一个红包。看来,这就是郑景镇目前的生存之道。

  2006年,郑景镇的金属雕作品再度“出山”,其创作的作品“巨龙腾飞”参加广东省第二届民间艺术精品展,再次受到好评。他的徒弟陈秋明的作品也参展并获优秀作品奖。2013年陆丰金属雕被列入广东省第五批非遗名录。

  从表面上看起来,金属雕似乎一直没有被人忘记过。可事实上,它正面临着消亡的危险。

  郑景镇叹息说,金属雕艺术创作全部需要用手工,劳动强度大,工序繁杂,完成一件作品周期长,要求创作者不但要有艺术细胞,还要有耐得住清贫的精神。由于未能再度形成大规模生产,没有形成产销一体化的网络,以前郑景镇培养出来的年轻接班人,几乎都转行了。他自己的七个子女也只有长子郑涛才学习了这门技艺,但也是 60岁的人了,唯一跟着他干的徒弟陈秋明,也快七十了。

  “如果政府重视的话,要尽快想办法。“郑景镇还怀着希望。

  是呀,对于一个80岁的老人来说,要单枪匹马把金属雕传承下去,确实勉为其难了。

作者: 
沈洛羊
来源: 
汕尾日报(2015.05.10)
浏览次数: 
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