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旦后”郑舜英:舞台人生没有休止符

  翻开郑舜英的从艺史,赫然入目的是她斐然的艺绩:国家一级演员,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潮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美国东方文化(潮剧)联谊会顾问,广东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第十二届人大主席团成员,潮州市潮剧团名誉团长,主演剧目50多部,荣膺过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艺德标兵、广东省劳动模范、首届潮剧演艺大赛金奖第一名、潮州市十大杰出青年和十大时代人物、优秀演员等称号……

  郑舜英不啻是潮剧的一个神话,初出道即演主角,在几度新人换旧人的潮剧梨园,横亘舞台30余年,迄今仍是魅力不减的剧团当家名旦,在滚打摸爬中一次次刷新演艺生涯,如一颗灿烂的辰星,闪烁在潮剧的上空。

  精于艺

  获潮剧“旦后”美誉

  不少人都说郑舜英美,她确有一种清澈如荷的脱俗气质。余秋雨说,戏剧风格是由山川风俗陶铸而成的。悠悠韩水,屹屹韩山,人文氤氲的潮州古城,陶铸出清雅细腻的地方戏曲,也孕育出郑舜英这样含蓄风雅的人物。她把戏曲的美学理念引入到人物的塑造上,舞台上举步如芙蓉凌波,展袖似蒲柳临风,静时翩若惊鸿,动时宛若游龙,一个个戏剧人物温婉蕴藉,风度内敛,凸显备受推崇的古典艺术的理想之美,带给人艺术的享受和共鸣。

  她的《莫愁女》,很多人看后都会哭。这一出著名剧目是郑舜英的首本戏,亦是剧团的一块金字招牌。郑舜英对人物恰到好处的表现,让人愿意相信角色是为她度身而设。她塑造的莫愁,风骨自若,超然脱俗,静如沉璧,清似芙蕖,让人感受到耐人寻味的美学意趣。其哀而不伤、怒而不怨、含而不露的表演,深得古典戏曲文化的堂奥,即使是在遭遇夺睛时,亦不见火山般不顾一切的情感爆发,而是把心灵的震颤凝炼成激荡的水袖和深情的吟唱——双袖决然一甩,抑扬起伏地唱出了“存心害人必害己”的大段控诉,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每演至此,场面静肃,举座屏息。在最后《投湖》场,她把莫愁支离破碎的爱情,极度惶惑的心绪,幻化成一组舞蹈化的水袖、台步和身段,以及最后的纵身一跃,以写意式的体态语言,抽象化的戏曲动作,展现出古典的悲剧之美。美得深入骨髓,痛得刺人肝膈。

  成名后的郑舜英不忘初心,问道于戏剧界方家,从前辈名流身上汲取艺术营养,形成了既符合戏曲美学特征又有她个人特色的表演风格。她的武工戏同样不遑多让,其基工之了得,一抬腿能金鸡独立,一下腰头可接地,无论是趟马、绸舞、剑花,还是腰腿功、把子功、毯子功等,皆有所工,从她饰演的《宝莲灯》的三圣母,《背妹上京》的掌上珠,《程咬金招亲》的裴翠云中,可窥一斑。由于在潮剧舞台上成功地扮演了各种行当的主要角色,并塑造了一个个形象性格迥异,生动鲜活的人物,深得广大观众的喜爱,她也因此而赢得“旦后”、“潮剧第一旦”等美誉。

  扪于心

  一曲难酬是传承

  郑舜英对传统更是表现出超乎想像的坚定信念,始终没有被流行的表演风潮所左右,从她近年主演的《曹营恋歌》便是一例。如果说莫愁更多倾向本色表演,那《曹》剧的来莺儿则是郑舜英对自身表演艺术的一次超越。同样是精神高蹈的角色,郑舜英融入了更多个人理解,她的来莺儿,沉静中带着妩媚,柔情中透着风骨,唯美中不乏成熟,没有惊天的表演和夸张的动作,却自然散发着浪漫、诗意、崇高的美学内涵,荣膺第十届广东省艺术节表演一等奖。

  “为谁绽放花满路,旦复旦兮心如故”。自1978年缘结梨园,郑舜英的名字便与潮剧连在一起,即使是在剧种低迷的日子,依然不离不弃。家里一枚枚透着光芒的荣誉,记录着郑舜英人生的精彩,也是她心系潮剧的印证。2008年,郑舜英被列为国家级非遗项目潮剧传承人,2011年又膺任潮州市潮剧艺术培训中心主任,而目前剧团演出也仍需要她。演员、教师、传承人的“三栖”身份,让郑舜英感受到一种沉甸甸的使命感。

  由于受现代文艺形式等多种因素影响,观众群体日益萎缩,愿意学戏的年轻人太少,古老的潮剧和其他传统艺术一样被边缘化。目睹此境,郑舜英积极奔走,穿梭在演出、传艺和共襄剧种振兴的路上。2012年早春,她应美国东方文化(潮剧)联谊会邀请,飞赴美国洛杉矶,为联谊会就职庆典献演《牡丹亭。游园梦会》、《五子挂帅。定虎山情缘》片段。在飞行16个小时后,甫一下机,她被当地潮剧爱好者热情包围起来,并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现场开课讲演,教授表演、唱念、化妆等技艺,将艺术播撒到大洋彼岸……

  裴多菲说:“谁也不能再轻飘飘地弹奏着他的和歌,谁要是拿起琴来,谁就担任了极重大的工作。”郑舜英的舞台人生没有休止符,期待她继续弹奏出潮剧发展旋律的强音。

作者: 
陈泽楷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