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望老

    在汕头只要说到望老,所有的人都会说望老是个“好人”。“好人”是望老的美誉。“望老”是汕头人对陈望老师的尊称,首先是敬重他人格然后才是年龄。望老是归国华侨,曾经是在白色恐怖下用艺术做武器和敌人做斗争的热血青年;望老也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汕头唯一一位全票通过选举的美术领域领导,尊称“望老”,他老人家当之无愧。

    望老个子不高,一副黑眼镜,一套普通衣服,脸上总是洋溢着满满的笑容,谈话时经常发出爽朗的笑声,有时碰上较开心的事还会来句“死父趣味”的口头禅。

    望老幽默、睿智、豁达,偶尔也很童真。他热爱生活(在他的艺术作品中我们能看得出来)。和望老打过交道的人都会被望老的人格所折服,打心底喜欢这么一位可敬的小老头。

    我认识望老的时候,他老人家得了可恶的“类风湿”,偶尔会手抖得厉害,我知道他心里很难受,毕竟他是个视艺术为生命的人。但他还是乐观面对,有时右手拿不了笔就用左手,我对望老说:“汤文选得了‘帕金氏’,他早上起来手抖得最厉害,就写兰,写出来的兰叶反而好看,不滑不油,别具一格。”“那我就写鸡尾巴吧!反正跟兰叶差不多。”说完,望老开怀大笑。

    有一天在望老画室看他画鸡,望老突然用狡黠的表情问我:“天舒,你知道一只公鸡配几只母鸡?”看我一愣,他说,“这个你肯定不知道,我告诉你,我到养鸡场去写生,观察发现,一只公鸡可配六只半母鸡。”然后他自己笑着说,“你应该知道为什么还有半只的吧?因为那只是跟人家合的!”我知道望老虽然带有调侃的意思,但这也说明一个老艺术家对艺术的态度,没有认真研究艺术对象,能画出那么多形神兼备、千姿百态的鸡么? 望老经常拿画送人,不是说不珍惜自己的作品,而是他有博大的胸怀,不平凡的人生阅历使他不把画当钱,他已看淡了,在他心里,

    社会给他这样的待遇已足够!记得有一次政府某部门找他拿一批画送华侨,财会人员拿了润笔费给望老时,望老笑呵呵说:“我都领政府工资了,画几幅画送华侨也要给钱?”什么是这个时代最可爱最天真的人,望老就是!有一藏家说了他亲历的一件事,有一次他找某老画家买画,此老拿了二幅告诉他:“我给你面子,本来这两幅画是新加坡某侨领定画的,你急需就先卖给你吧!”其实他家里的画多得不得了,真会经营,赚了钱还赚人情。而他找到望老时,望老拿了一二十幅给他挑,并告诉他,你喜欢的随便挑吧。多实在的老人家。有人说望老不会经营,其实他已不需经营,因为他本质的善良已经超越了一切。有时候和伯父川如谈起望老,伯父还会两眼泛红,我想这就是望老的人格魅力吧!据伯父说,年青时有一次准备参加省美展,被当地某美术干部以他们几个人出身不好为由拒绝选送,最后还是望老主持公道,让他们的作品得以参加省展。这事让伯父感激了一辈子。

    望老已走了八年,也许望老已经成佛了,因为他活着的时候就已经心中有佛了。

作者: 
高天舒
来源: 
汕头日报(2014.12.14)
浏览次数: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