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境安民的南宋州官

  一、许应龙

  许应龙(1168-1249)字恭甫,福州闽县人,嘉定元年(1208)由太学登进士,调汀州教授。绍定间(元年为1228年)知潮州军州事。

  时剧盗陈三枪踞守松梓山,经常出没于江闽广边界抢劫,势力很大,又与剧盗钟全互相呼应作乱,潮人深受其害。为平乱,枢密副使陈韡坐镇江西,分兵三路追剿,流寇逼近潮州。到任不久的许应龙赶紧调军队扼守各要害关卡,断桥开堑、斩木塞途,阻贼兵进犯。同时他组织民间武装力量,让民兵守卫自己的家乡。又征集组织一支由他亲自指挥的军队,认真加以训练,成为抗击盗贼的中坚力量,很快取得横冈、桂屿两大战役的胜利。使盗寇不敢进犯潮州。其时由统领齐敏率领的部队亦由漳州向潮州进发,以拦截江西馀盗。许应龙致书齐敏曰:“兵法攻瑕(兵法讲究攻敌方的弱点),今钟寇将穷,陈寇猖獗,若先破钟,则陈不战擒矣。”齐敏听从许应龙的建议,果获全胜。

  许应龙是非分明。有一群从潮州经过的人,被人以为是贼党而缉捕押于州府,许应龙经过讯问,认为这是误会,立即释放,使那些过境者感激万分。许应龙刚来时,周围的人都认为他是一个儒者,不晓兵戎之事。后来见他临危不乱,区划部署井井有条,无不衷心叹服。僚属要为他请功,许太守却婉言劝止。

  由于历史的原因,潮州的山区原住民对官府多有对抗情绪,距州城70里的山斜峒山民长期不上交赋税,许应龙晓之以理,使他们受到感动,并在头领的带领下,“鸣缶击简”(敲着瓦缶、竹简),前往郡衙请罪。当许应龙离任时,满郡的人都夹道相送。后来许应龙任礼部郎官,在觐见时,宋理宗亲口赞扬他“治潮有声”。

  二、刘克逊

  刘克逊(1189-1246),字无竞,号西墅,南宋兴化莆田人,是南宋大诗人、工部尚书刘克庄之弟。幼聪颖,精敏博记,年纪轻轻就进入太学。因父亲的功绩荫补承务郎。嘉定间(1208-1224)调任古田县令,任间赈救灾民,缉捕盗贼,使古田社会稳定。嘉熙初(元年为1235年)知绍武军,威爱并行,清除剧盗,兴学育才,政声斐然。嘉熙改元(嘉熙四年为1240年,淳祐元年为1241年),刘克逊求外补而调知潮州军州事。

  刘克逊治潮之初,潮州社会环境不安定。一方面,近邻盗贼四起,愈聚愈烈,且时常进犯潮州。汀、赣、梅边境盗寇张思明、卜益侵犯饶源、北溪、湖潦等处,居民被害。刘克逊督促军队严于职守,组织乡民守卫防贼,使剧盗害怕逃遁。为加强防守,刘克逊向朝廷请求在潮漳边境设置黄冈寨,以屯守官兵。为安定军心,他强行收回被土豪劣绅占领的民田,收取租税拨给驻军作费用。由于军事力量的威慑,盗贼不敢再进犯潮州。其后,在继任知州郑良臣、李遇、陈圭等人的努力下,黄冈寨得于创立并不断完善,(据《永乐大典》卷5343引《三阳志·营寨》)成为潮郡外围一道重要的军事屏障。当时潮民受铤头银(铤,音义同“锭”。碎银熔铸成上交国库的银锭时,会造成一定数量的损耗,为补足耗额,官府按人丁摊派,称“铤头银”)之害,赋税增加,生活困苦。按规定,原来银价低,每丁收取赋钱五百文,此时银价升贵,赋钱要增加四倍,州民难以接受。刘克逊体恤民情,下令蠲免,并坚定地说:“民困可苏,虽得罪无恨!”(只要民众的困苦能解除,我虽得罪朝廷,受到谴责,也无怨无悔!)

  刘克逊对子女严加管教,家风相传。其次子刘兴甫(1227~1258)任崇安县尉、政和县令,民皆誉为清吏。  

  三、洪天骥

  洪天骥,字逸仲,自号东岩,福建晋江人。少有异质,通贯经史百家。淳■七年(1247)登进士第,初授建宁尉,历官大理寺簿、差监惠民南局(宋代制药济民机构,秩从五品)。宝■四年(1256)任礼部会试考官,激赏文天祥考卷,将其定为上第,后文天祥在殿试中果然高中状元,同僚莫不赞服天骥明睿的眼光。翌年,以朝散郎出知潮州军州事。

  天骥到任以后,便着手抓三方面工作:“捐金以裕学廪;倾■(官仓)以果饥民;梁川以利病涉”(带头捐俸以改善学宫环境、学生待遇;打开官仓以赈济受饥荒所累的灾民;铺设桥梁以解决民众涉江的困难)。(据明·郭子章《潮中杂记》卷九)

  潮州与漳州、汀州接壤,从唐代以来,就是南方盐业生产基地之一,故抢劫或走私官盐者往往拉帮结伙,或与居住于深山中的畲民联手,“群聚剽劫”。历任主管官员大都以州兵势单力弱、山区地形复杂为藉口,不想或不敢剿讨。洪天骥偏不信这个邪,他根据不同的地势,“应变设奇”,制服一批批大盐寇,亦逼使那些较小的团伙先后缴械投降。

  为了达到长治久安的目的,洪天骥又在潮、汀、漳接境处设置屯兵点,每个点多者三百人,少者二百人,各点互成犄角之势,便于彼此支援。屯兵多从民间招募,须经保伍即基层社会机构严加审核、推荐,以保证队伍之纯洁性,并按部队要求严格训练。州府则创设“樽节库”(即根据实际需要加以节制、调配的专项基金库)以赡养屯兵。这真是一项极具创意的保境安民的好措施,对维护潮、漳、汀边界的稳定亦极有利。难怪明代的潮州知府郭子章要赞佩有加,谓“天骥智虑深达如宿将,持重而规划绵络,不以邻为壑也。”后洪天骥于边界置屯兵之事闻于朝,执政者下令漳、汀二州,要仿照潮州的做法加以推行。

  潮州原有护田堤,但因年久失修,多毁于水啮波淘,洪天骥察知后,又带头捐俸与民,使筑石修固,工竣,民感激之馀,特称为“洪公堤”,并勒石刻颂于其旁,曰“此我公东岩(天骥之号)生佛(意同“活佛”)所为也。”洪太守离任之日,州民不管是白发长者还是垂髫少年,都簇拥在官车上,不忍其去。

  天骥的族兄洪天锡亦是一代名士,“言动有准绳,居官清介,临事是非不可回折”,累官至刑部尚书、端明殿学士,卒赠正议大夫,谥“文毅”。宝庆年间曾任潮州司理参军,时“势豪夺民田,白守还之(向州守反映后,将田园归还原主)。”(据乾隆《潮州府志·宦迹》)兄弟二人先后到潮州任职,都为民办了好事、实事,一时传为佳话。

  洪天骥向往归隐山林的生活,卸任后曾高兴地说:“吾可优游,乐吾真矣(我终于可以优游林下,追求真趣之乐了)。”但朝廷又咋能让真正有才干的官员退休呢?景定三年(1262),他被授为宣教郎,咸淳二年(1266)转奉议郎,后卒于大理丞任上。门人文天祥为撰《行状》(供国史馆修“列传”的基础材料)。文中有句曰:

  洪公在潮,视民事如家事,视敝政如己疾。知无不为,为无不尽,其风流笃厚,足以追配文毅(兄天锡)于九原。

  语言虽极简练,却是对洪天骥治潮政绩与官德官风的高度概括和恰如其分的描述与褒扬。             

作者: 
黄继澍
来源: 
潮州日报(2014.12.02)
浏览次数: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