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学育才话李龄

    明朝时,潮阳出了一位捐己地扩学宫又在江西白鹿洞兴学的名士,他就是人称李宫詹的李龄。

    李龄(1406-1469),字景龄,潮阳县廓都人。其父宪举任福建兴化府教授,幼年随父至任所,数次得闻莆田考亭遗训,谨记自励。宣德四年(1429)李龄中举人,正统元年(1436)登进士并授宾州学正。后因母丧回家服丧,因见县城学宫路窄,遂让出己地扩建学宫。学宫重修竣工时,李龄任江西提学,潮阳训导郭政、孔希凤乃走书江西,请李龄写了《重修潮阳县儒学记》。李龄在记中阐明其“广教化,美风俗”的办学主张,期望家乡能“集英俊”,提出对学子“优游尚当正其心,诚其意以薰陶其德性而变其气质”,从而有所作为,“流声名于后世”。

    李龄服满赴京,补国子学录,再升江西道监察御史,又奉旨提督北畿学政,调任詹事府丞,帝知其能选为东宫辅导,时人与后人雅称李龄为李宫詹。景泰元年(l450)选史局纂修历代帝纪,景泰五年入选礼部为同考官。天顺初年初太仆寺丞,天顺六年(1462)出任江西提学佥事,兴复白鹿洞书院。

    白鹿洞书院,在江西五老峰东南,唐代李渤隐居读书于此。他曾蓄一白鹿自娱,人称白鹿先生。后渤任江州刺史,于其地建台榭,遂以白鹿名洞。南唐时就遗址建学馆称卢山国学。宋初改名白鹿洞书院,为当时四大书院之一,国子监曾为之刊刻九经。朱熹为南康军守,手订学规并讲学其中。李龄到白鹿洞书院时,由于年代已久,建筑物梁栋朽腐,衰败不堪。李龄和当地官员、耆德一道募资修葺,使祠堂殿宇焕然一新。又增建两庑和櫺星门、二陆(陆九龄、陆九渊)讲堂,李龄自己捐廉银置田作为经费,诸生由是得以重来学习,白鹿洞书院复兴了。

    李龄其人素敦笃不欺,又以行事迳直自负其才气,为时所忌,竟坐蜚语去官。对此他写下《秋风三迭辞》,且看其第二首:“秋风瑟瑟兮落叶飘,谿谷瀰漫兮水惊涛。棹兰舟以径渡兮渊潜龙而腾蛟,兰蕙变以不香兮江蓠化而为茅。顾金天之肃杀兮忽坎凛以郁陶,诗戒素餐兮其咎焉逃。懼众口之铄金兮愿处靓以守高,鸿鹄既举兮孰与游遨。仰明月而独坐兮聊徜徉以逍遥,惠思君兮使我心劳。”辞中李龄以兰蕙自况,以众口铄金,使兰惠变得不香比喻自己因蜚言而坐官,表达愤慨之情!事实上大多数人还是敬仰李龄的,成化五年(1469)李龄致仕回家时,江西十三郡人士争赠财,李龄概不接受,众挽车泣送。

    在潮阳电影院前,原有一口桃花仙井,传说当年闹瘟疫,是李龄将在白鹿洞得异人赠与的桃花带回家乡,投于此井中,患者饮井水即愈。传说神奇,莫非乡亲父老以之感念他对兴学做出的贡献?果然如此,或许他将其他草药与桃花一并投入井中吧!

    为纪念李龄兴学,在白鹿洞中塑他的像与周敦颐、朱熹像同祀,将他的《重修白鹿洞记》等六篇文章镌碑,李龄诗文想象丰富,文采斐然,有《李宫詹文集》传世,《潮州耆旧集》里,他的文集列在其余著作之首。

作者: 
陈创义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3.03.18)
浏览次数: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