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画《太华峰头》的水墨探索

  佃介眉先生擅长指画,通常暑款为“老眉爪痕”,他的指画力求达到毛笔的效果,如果不看题款,还真的以为是毛笔画。这种手头功夫,需要不断的试验才能达到理想效果,所以指画实则带有实验的意味。

  清代兴起的指头绘画形成了一种新的画派“指头画派”,不少画家喜欢玩玩这种新的形式,因为指头画是直接用指甲、指头、手掌在纸上画画,画家在画的过程中触觉或许更为真切,介眉先生在题画中有“何来萧萧爪痕鸣”的诗句,我们可以想像到画家用手指在纸上涂抹中的那一种畅快。指画也因为这种特殊的绘画形式而显得更加真率、粗放,它所呈现出的味道往往毛笔所未能达到,而成为新的审美标杆,这一风格的出现对于大写意画有着重要的影响,在清代“扬州八怪”的画中,这一特色犹为明显。

  如果把佃介眉的指画放在近现代指画的整个脉络上考量,他的水准无疑是一流的。在一次佃介眉书画展上,书画评论家黄君对我说,从现代中国绘画看,佃介眉的指画可以打倒一大片,意思说成就在很多有影响力的画家之上。我比较认同这一点,从技术的难度和技法的成熟程度上,佃先生的指画少有人能与他比肩。作于1966年的荷花《太华峰头玉井莲》是佃先生较有代表性的作品,现藏于广东省博物馆,画面构成非常简约,只有一花一叶,三两石头,两根荷柄高擎,这种构图在“八大”、“八怪”、吴昌硕的荷花中时常可以见到。佃先生这件作品的笔墨极其考究,用指甲勾线,线条采用篆书的笔法,两根荷柄直中求曲,值得注意的是,在线条上还用浓点点染,湿度的控制十分到位,达到晕化的效果。荷花的更为高超,用线粗细结合,浓淡相间,线条笔断意连,极其变化之能。荷叶的画法在注意阴阳向背的同时,采用手指泼洒,墨色浓重,呈现出一种宣泄的冲动。对于像佃先生这样儒雅的文人画家来说是十分难得的,它让我们看到佃先生绘画风格的另一面,那就是粗豪的,近于忘我的尽情挥洒。

  我们无法揣摩佃先生这一时期的创作心态,但我们依然能从他的画中感受到一种郁拔之气,一种较为强烈的表达的欲望。然而,我们也还能够看到他对于分寸感的把握,粗豪而不失之粗俗,其中需要书卷气的滋润。他的题款别出心裁,用典雅的隶书题上韩愈的诗句:“太华峰前玉井莲,花开十丈藕如船”,并布置在画的中间位置横向展开,结合行草书的题记,非常别致,使这幅充满豪气的画平添几分雅气。韩愈这首诗有着超现实的意味,佃先生移用到这幅画中十分恰当,增加了写意的味道,还有一点梦幻的色彩,因而他在题记中才称“韩公此诗是耶非耶”,给人以想像的空间。

  佃先生的写意指画在水墨实验中把技法发挥到极致,可以看到陈白阳、徐渭、八大、吴缶庐大写意画的一脉相承。他的绘画中体现出来的文化容量还有待开发,对一个历史时期的中国画的研究,他是不应该缺位的,虽然他没有受到理论界足够的重视,但我们有理由认为,对一个时期的岭南国画,乃至于全国范围的国画创作,他是不可忽略的范本。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像佃先生这样的写意水墨指画并不多见。如果从他这类写意花鸟画作横向比较,比起齐白石、张大千同类的画作不但毫不逊色,相对于白石翁的平朴,大千居士的华丽,佃先生似乎多了几分深邃和儒雅。

作者: 
林桢武
来源: 
潮州日报(2014.11.10)
浏览次数: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