篆刻艺术家林惠平

  潮州姿娘贤绣花。绣花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之前潮州女人一种养家糊口必备的生存技能。清乾隆年间周硕勋编纂的《潮州志》,有过关于潮州女孩七八岁母亲就教她们学会绣花的记载。但凡事物都有例外,林惠平年幼时没有学绣花,父亲林青萍是当时一位有远见卓识的潮州名老中医,为培养孩子,从小送她到佃介眉先生私塾读书、学画、学篆刻。如今,五十多年过去,林惠平通过刻苦努力,不单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还成为潮州一位颇有成就的书画篆刻家。近日,潮州成立佃介眉文化艺术研究会,她当之无愧地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研究会会员。

  一个有艺术天赋的人,他的潜能总有机会得到发现和培养,就像千里马被伯乐发现。惠平喜欢篆刻,事非偶然。有一次学生放学回家,佃介眉先生在进行篆刻创作。他聚精会神地刻制着,仿佛感到有一个学生站在他后侧面,一动不动地观看他刻印,这就是幼年的林惠平。佃老和林惠平的父亲林青萍医生是老挚交,在品茶聊天时,向他说起惠平喜爱篆刻的事,林青萍得悉女儿有这种爱好,即委托佃老为惠平筹备一套印规和刻刀,请佃老教惠平学篆刻。惠平十分高兴,认真行了拜师礼。随后有一天,惠平把她临摹佃老作品刻出的第一枚“墨戏”印章,拿到佃老面前要求指导,佃老看后微笑首肯:一个未出花园的小姑娘,能刻出一枚这么好的印章,真是不简单!

  佃老私塾教的是诗书画三科,给学生正常授课之外,自此,还专门为惠平开篆刻艺术小灶。因为两家住得较近,惠平也常及时到佃老面前请教。这种一对一的特殊待遇,促使惠平更加专心致志地学习。作为一个女人,青少年时代除了认真读书,生活无忧无虑,还有时间学书画篆刻。随着年龄渐渐长大,进入工厂当工人,工作劳累,加上谈婚论嫁,生儿育女,家务繁杂,人情交往……耗去她多少时间和精力。一个对艺术真正爱好的人,因为越钻越深以至于沉迷其中,什么忙和累总被她抛在脑后。常常是夜深人静,孩子入梦,正是她钻研和创作篆刻的好时机。老伴看在眼里,疼在心头,为减轻她的负担,支持妻子全心全意从事艺术创作,主动承揽下繁杂的家务活。随着孩子渐渐长大,上学读书,林惠平更是全身心投入书画篆刻创作。如今屈指一算,五十多个春秋下来,她在书画篆刻艺术上取得的成就,获得艺术界和社会的认同,篆刻作品多次在省参加展览,参加潮州书画家协会,还被广东省书法家协会吸收为会员,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篆刻艺术家。  

  1998年,她创作的篆刻参加潮州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书法作品展览,首都艺术家在肯定潮州书法艺术的较高水平时,也对潮州几位篆刻家的篆刻艺术给予较高评价。这几位潮州篆刻艺术家,只有林惠平是唯一的女性。当时, 发行全国的《中国书画》报选发她的篆刻作品《政通人和》;此前的1993年3月8日,她的《唯有兰花香正好》篆刻作品,被发行全国的《书法报》发表,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潮州日报》历年来也多次发表过林惠平的篆刻艺术印章;潮州市书法家协会多次举办的展览,她的篆刻作品常常吸引观众的观赏。

  林惠平篆刻艺术成就颇高,在艺术追求上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做人十分低调,从不随便发表作品。可以肯定,她艺术的追求如她的恩师佃介眉先生一样,不求虚名,默默耕耘,这种高尚人格甚为难得。

  在追求篆刻艺术的道路上,林惠平如蜜蜂采蜜般地勤奋,似海绵吸水般地吸收着古往今来的中国篆刻艺术的精华。一个艺术家都有自己成长的历程,从林惠平保存的篆刻印谱中,我们可以看到她艺术涉猎钻研的足迹。

  林惠平至今还珍藏着那一颗被佃老首肯的“墨戏”白文小印章,自此,路漫漫其修远兮,她在佃老扶植下,对篆刻艺术上下求索。从事艺术创作的人,都要经过一个对引路老师作品的借鉴和学习的阶段。在她珍藏自己的一批篆刻作品中,我们可以窥见那些摹仿和借鉴恩师佃介眉篆刻的痕迹。借鉴和摹仿对一个新手的重要性在此可见其价值。佃介眉的篆刻艺术吸收了古代篆刻的精华,不论是对印鉴内容的选取,章法布局的构思,对刀法的运用,如何娴熟表达作品的韵味,都有独到之处。惠平在自己的实践中,不断学习,逐渐吸收。在佃老有生之年,林惠平在他指导下,求学之心促使她眼光放得更长更远。除了学习佃老,流传至今的浩瀚古代篆刻艺术,也把它作为最好的艺术创作养料。的确,吸收和不吸收这些养料,对自己创作的帮助大不相同。惠平从对秦汉印鉴的研习中获得充分的艺术营养,也对秦汉之后历代印鉴潜心研究,对清代篆刻家丁敬(1695—1765)、邓石如(1743—1805)及近代西泠印社诸家艺术成就融化吸收。吸收丁敬一刀一刀挫顿的切刀法,使自己的印章笔画线条获得凝练苍莽的艺术效果;吸收邓石如古朴秀逸,刚健婀娜,圆劲婉转的雕刻手法,以丰富自己篆刻作品艺术表现力……先贤的篆刻遗产如一座艺术富矿,林惠平随着孜孜不倦地不断深入开掘和吸收,现在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一批篆刻印鉴中,艺术来源皆有根基,但并不一味摹仿。这些古代篆刻文化遗产的精华,已融入她创作的艺术血液。

  林惠平雕刻过无数篆刻印章,每个印章的内容不同,随着题材的千变万化,在章法和刀法上,能够使艺术形式和内容达到完美统一,这是一项考验艺术家功底是否全面深厚的关键。看她的这批印鉴,有些选择表现细如游丝的笔画,婉婉转转,如舞龙行云流水翻动的龙身,有的采用粗放崩缺的白文表现,达到苍莽雄浑,如聆听潮州大锣鼓激动人心的效果……不论朱文白文,形形色色,上手欣赏,引人遐想。对着这批印谱,或拿起一枚枚石色各异玲珑可爱的印章,恰如进入百花丛中,艺术之美令人目不暇接而赞叹不已。

  尽管林惠平未能成为闻名的大师级篆刻家,在潮州,不能说她是唯一从事篆刻艺术的女性,但她应是一位从事篆刻艺术功成名就的佼佼者。

  每当拿起沉甸甸的印谱,林惠平看到佃老在生之年,为她写下的《惠平印谱》题签,深知佃老对自己的鼓励和鞭策,没忘佃老对她恩重如山,他的心意不能辜负;1986年,林惠平陪母亲前往香港探亲时,母亲又带她拜访老挚交饶宗颐教授。当德高望重的饶教授看到惠平展示随身带来的印谱,欣然命笔为她题写《读印轩》墨宝相赠。

  最近,林惠平正在紧锣密鼓地整理她历年来的书画篆刻作品,至于是否准备举办一个书画篆刻作品展览会,尚无可知。作为佃介眉艺术研究会研究员,林惠平不愧是佃介眉门下篆刻艺术的女性高足。在此,也希望她能有机会将一生的心血汇集,公诸社会,让潮州人饱尝由她馈赠的一顿艺术美餐。

作者: 
林少亮
来源: 
潮州日报(2014.10.19)
浏览次数: 
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