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际遇与“酒中八仙”的故事

    在黄际遇后人的支持和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同仁的努力下,黄际遇先生的日记(共8册)由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这是文化界的一件大事。不仅为潮汕文库增添了重要的内容,也将为潮学研究开辟了一个崭新的重要领域。笔者借此介绍一个黄际遇先生与“酒中八仙”的故事,以飨读者。

    黄际遇(1885—1945),字任初,号愁庵,广东澄海人。学贯中西,是近代中国著名的数学家、教育家。

    黄际遇性豪饮,当其在青岛大学任教时,和梁实秋、闻一多、杨今甫、赵太俊、刘康甫、方令孺、邓仲存等人意气相投,过从甚密,教学之余,便是饮食征逐,三日一小饮,五日一大宴,纵情豪饮。30斤一坛的花雕酒摆放在酒席之上,务必罄而后快。闻一多嬉戏自称他们是“酒中八仙”。

    一次在微醺之后,黄际遇口占对子:“酒压胶济一带,拳打南北二京。”虽是戏言,其豪情豪气仍可见一斑。每次酩酊大醉之后,黄际遇必带其他“七仙”造访自己的潮州富商老乡。这位富商老乡就是樟林的蚁兴记老板,他的商号开在青岛闹市区。蚁兴记老板知道黄际遇是带他的教授朋友前来品潮州功夫茶的,每次都盛情款待。茶叶必上品铁观音,茶具必极精细极白小茶盅,炭必槛核烧成的无烟而火旺的榄核炭,还有容貌端好的小童扇火煮茶。黄际遇乘着酒兴,教他们潮州功夫茶道。“七仙”皆是北方人,当时以为黄际遇故弄玄虚,什么高冲低筛,什么关公巡城,什么先嗅后饮,什么细呷细品,什么红泥小火炉,简直是在折磨人!但品了几回,这班文化人就品出了潮州功夫茶的奥妙,上瘾了,每次从蚁兴记店中走出来,都高高兴兴接过蚁老板送的大包小包上品茶叶。还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梁实秋就在好几篇文章中谈及这段往事。

    一次,胡适教授从北京来青岛看望他们,八仙们自然要设盛宴款待洗尘。席中胡教授看到八仙们的猜拳豪饮状,吓得把刻有“戒酒”二字的戒指戴上,说:“此乃内子所赐,胡某素有惧内美名,从不敢犯戒,敬请诸位鉴谅。”八仙们见胡教授如此认真,也就不再勉强。酒后,胡适还认真地说,酒是好东西,但多饮无益反有害,依我之见,酒中八仙宜散不宜聚,还是早日散了为好。

    胡教授当真有意把八仙拆散,回到北京,认认真真给八仙们写一封信。这八位文化名人,当然不是酒徒,接信后不久,八仙散局。黄际遇早已不愿在青岛看韩复榘脸色过日子,听了胡适之劝,率先递上辞呈,回到广东中山大学任教。后闻一多去了清华,梁实秋来到北大。

作者: 
陈东东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4.08.10)
浏览次数: 
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