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科进士范家驹

  范家驹是中国科举制度最末一科的进士之一。他原籍潮阳县和平乡福善村(今凤善村),公、父曾於山东烟台经商,一八八一年,家驹在烟台出生,因烟台西北有芝罗半岛,故名芝生,后家驹曾一次在上海被单车撞倒,从此取号蹶翁。少聪颖,又得翰林院编修、河南学政俞樾为启蒙老师,学业大进,十七岁回原籍参加潮州府试,中秀才,十八岁在家乡娶妻峡山人周氏(后再娶潮安人何氏),十九岁中举人。一九○四年家驹二十三岁上京春闱应考,会考第十五名,殿试登第七十七名进士,捐官法部郎中,但只挂名而没上任。在北京住了两年,便因患肺疾回乡疗养。四年后病愈往上海,随父经商,开德成行,经营杂粮油豆。其时,一些在上海的广东籍官员如黄遵宪等与家驹家庭常有来往,而家驹与翰林李瑞清、刘大同交往甚密,经常酬诗唱和。在上海住了一段时间,又回潮汕,与人合办潮安开明电力公司,终因亏本关闭。当时,同科榜眼朱汝珍来汕与家驹会面,情谊极深。朱汝珍还为其题书留字,今在家驹子思逵处尚存“明拓龙藏寺碑芝生同年所藏  朱汝珍署签”原件。一九三四年,范家驹闻知上海举办出国文物展览,赶往参观。一九三九年起蛰居和平,一九四三年患痢疾病故,终年六十三岁。

  范家驹生活在清末、民国、抗日这样一个动荡的社会环境中。公、父曾希望家驹仕途显达,光祖耀宗,才给他捐了个法部郎中。然而,范家驹怀抱实业振兴思想,在沪时曾与康有为等维新派人物有所接触,又回潮安办电力公司。但由于政治动荡等因素,使范家驹未能实现自己的抱负,逐渐产生恬淡处世的思想,晚年信奉佛老。在他蛰居和平时,他恶于应酬,常借故避开政界人物,到潮阳的灵山、西岩、北岩游山拜佛。他把意趣寄托于藏书写字。据他子孙回忆,他所藏书籍法帖有二、三房间,中有《全唐文》、《全唐诗 》等珍本。每当秋燥季节,范家驹总喜欢在日下翻晒书籍,他对子侄约束甚严,极力劝戒子侄不入仕途政界,要求他们外出求学,攻读术业,不得在乡里以“进士”亲属名份惹事生非。他的二侄曾被提名当乡长,他坚决不同意。在他影响下,他几个子侄都读至大学。范家驹早年有抽大烟的嗜好,到三十岁戒烟,这在当时是颇不容易的。

  范家驹在世时是潮汕有名的书法家,擅楷、行、隶,尤工半行和碑体,笔韵圆厚潇洒,挺劲秀丽。晚年书法更臻成熟,登门索字者络绎不绝。一九三九年,潮汕教育界人士黄声、邱秉经也曾请范家驹为和平南侨学校题名,他欣然应诺,书题“南侨三分校”。范家驹现存墨迹不少,多流散民间。现和平桥尾留有范家驹手笔石刻,上面有他书写的“万事从宽,其福自厚;仁慈者寿,凶暴者亡”的格言。中寨马贞瑞保存的范家驹写给马贞瑞父亲马卓仁的四幅碑体屏条,至今仍完好无缺;马贞瑞的胞兄曾从新加坡回乡探亲,看到先辈留下的墨宝,十分高兴,嘱咐贞瑞要好好保存。

作者: 
蔡金才 陈创义
来源: 
潮州日报(2011.06.02)
浏览次数: 
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