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如今潮人大多搬出老厝,住进新式的楼房,但想要理解潮人之今日,必溯源潮人之过去。想要理解潮人之过去,必亲临那滔滔韩水、走进那座座老厝。那些在古城老厝中的文化遗存,仍被潮人顽强地传承着,以至于影响到现代潮人的方方面面。

贵屿桥

  我出生于潮州城内,成长于汕头老市。数十年来无数次往返潮州,印象最深的是东门城外的湘子桥。我亲历过解放后湘子桥的四次变革,儿时走过湘子桥那高陡的石级台阶、桥亭里的叫卖声和梭船晃动的情景依然在我脑海里时隐时现。

寿字窗

  在潮汕传统民居风俗中,许多村庄寨前、祠堂前,往往有河流经过。若是没有河流经过,注重“聚族而居”的潮汕人也会专门挖起一口大池塘,取纳气聚财之意。

  渔湖仙阳村旧称新寮姚,历来是个富饶之地。潮汕历来建祠建屋,都遵循“喜南忌北”之格局。而旧时的仙阳村,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仅把村的四个寨门全向北,连村里的三个祠堂为了向北也将其集结在一角随寨门向北。真是奇哉怪哉!然事物总有其原因,仙阳村之所以把“四个寨门全向北,三个祠堂作一角”相传有其风趣之一段传说。

  一县多城。一般县域,大都为一县一座城池,城为防,城内可以互市,这也是城市的雏形。海丰地处沿海,北面为东北-西南走向的莲花山脉,一系列千米高山如同天然的长城,阻隔了濒海地带与中原内陆的交往,南面有着长达几百公里的海岸线,海岛港湾众多,这样的三面封闭一面向海的地理,在保留比较独特并相对独立的区域海洋文化的同时,也是海盗滋生的温床。

香园

  清代城池大都承用明城,旧城屡有修筑,新建者有陆丰县城、碣石镇新城及数处移置巡检司城、炮台、营寨等。

  围寨为城池这一防卫建筑,在民间的另一面目。明朝倭盗猖獗,官方设城,民间富有者筑寨,成一时风气,围寨成了当时民间聚族而居以求自卫的一方保障。明代中叶,倭患尤甚,据《吉康治乱记》,明廷明文“令各乡建寨,此不去则守,图存之策也”。

页面

订阅 RSS - 潮汕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