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略黄公祠:潮派建筑精致中的极致

    [一] 
 
   潮派建筑外表大气,内在细节巧妙精致。一个外来者很容易为当地明清古建筑里的木雕、嵌瓷所惊叹。但当地人习惯淡然地说,“还不算什么,还有更好的”。 
 
   在把潮州一些民居和多数著名建筑走访遍了以后,我最后来到己略黄公祠。在精致程度和保存的完整性上,己略黄公祠是潮派建筑的代表。尤其是它的木雕,被视为“潮州木雕第一绝”。 
   
    这是一座黄姓人在1887年建的祠堂,是一个黄姓人祭祀本地望族黄己略而建的私人祠堂。面积550平方米,格局为两进,硬山式屋顶,四合院结构,中间是天井,整体围成一个庭院。这种规模在潮州的众多古建筑当中并不算出众,当地一些规模宏大的祠堂会在主建筑两侧和后面加盖建筑,形成规模惊人的建筑群。但己略黄公祠以其精细,在潮州众多古民居和祠堂中脱颖而出。 
 
   潮州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吴志敏带我解读这座祠堂,他说己略黄公祠的建筑工艺精湛,集木雕、石雕、彩画和嵌瓷工艺于一体,是清代潮州木雕、石雕艺术鼎盛时期的代表作。 
 
   像多数潮州古建筑一样,己略黄公祠是一座对称式建筑,大门在中轴线前端,跨过门后,是门厅,门厅后一道木质照壁。这样即使大门敞开,路过的人也无法直接看穿宅内。照壁在潮州古建筑中比比皆是,它一方面构成了屋内和屋外的屏障,为屋内的人提供私密性;另一方面也有“驱邪风”的功能,大门和天井间因为有照壁隔绝,空气流动会因此变得舒缓。 
 
   照壁两侧各有一门,过了它们就是四方的天井。天井在潮州古民居中非常重要,它们一般都不大,摆上花盆、鱼缸,四周的建筑都能分享到天井的绿意和雅趣。天井四周的屋檐和屋脊是潮州嵌瓷展现技艺的场所,花鸟虫鱼的嵌瓷造型,和天井里的绿色植物,共同营造一种生活的情趣。嵌瓷是将碎瓷片镶嵌成某种造型,由于颜色和形状的不同,以及匠人审美的不同,嵌瓷也各具风格。一些民居则更愿意在嵌瓷里塑造石榴、鱼,寄望“多子”和“年年有余”。 
 
   中国传统木式建筑的基本结构是,由柱子支撑屋架,再在其上搭建斜坡屋顶。潮州古建筑也是如此,虽然潮派建筑的柱础也很有看头,但更精彩的地方是屋架部分。屋架在力学上能将屋顶的压力传导到柱子上,在艺术上也是展现“雕梁画栋”的主要场所。 
 
   己略黄公祠的屋架雕刻得更为完美,金瓜雕刻精细,缠着大量的木雕花坯。花坯不仅有环绕的叶子,还有大量人物造型,远看密密麻麻,近看栩栩如生。中国传统建筑常用到的柱、梁、枋、楞、雀替等构件,都是潮州木雕工匠展示技艺的舞台。而为了彰显本宗族的富足实力,己略黄公祠这些木雕都髹上了金漆。 
 
   己略黄公祠内左右相似但不相同,对此当地有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祠堂组织建设者请来了两帮师傅,让他们各负责一侧的木雕装饰,中间立墙,让双方“斗艺”。 
 
   [二] 
 
   祠堂在潮州人的日常生活和精神世界中占具非常重要的位置。一个姓氏聚集地,总会立起一座自己的祠堂。如果同姓人口众多,那么除了共同的大宗祠外,姓氏的分支也会立起各自的家庙。 
 
   “每一个姓,只要条件允许,一定要建一个大家可以集中祭拜先祖的地方,就是祠堂。祠堂在一个姓氏里面,就是天安门、中南海。”潮州当地著名文史专家曾楚楠说。 
 
   除了祭祀先祖的功能之外,祠堂还是“族务会议召开的地方,族人娱乐的场所,甚至有些祠堂还兼为小学。” 
 
   潮州人尤其舍得花大钱来修建祠堂。己略黄公祠的精致奢华程度,非一般民居所能比拟。这座立于旧城中心的建筑,已经不仅仅作为黄家后人对先人的一个祭祀场所了,他还是本族人展示自己的财富和实力的场所。 
 
   而人们之所这么重视祠堂,是因为潮州人强烈的宗族和血缘观念。 
 
   移民文化和本土文化的融合是潮州的一个重要特点。曾楚楠说,大多数现在的潮州人,其祖辈都是从北方一路南迁移民的。“大家都是离乡背井,到外边开辟新天地。移民,遇到了本土,可以想象,他们一来就是弱势群体。”那么只有通过团结来求得生存发展空间。 
 
   另外,“移民里,有一个意识,非常重视根。我老家是什么地方,始终不忘记。”这种“根”远不限于五服。在潮州的很多老建筑,门口都会挂一个牌子,表明自己先祖的来源。例如姓黄的人家挂“江夏世家”,姓许的一户可能会挂“高阳世家”。以此表明先祖来自北方的江夏、高阳。 
 
   “进门就看得到这个牌子,它表明我们是什么地方的人。这种血缘的情结太浓了,每一个姓都非常的团结。”曾楚楠说。 
 
   在这种紧密的血缘亲情之下,祠堂在潮州大地上林立,他们成了一个姓氏的地理和精神的坐标。而在建筑领域,由于同姓人的合力出资金和出人力,使得多数祠堂往往能够代表本区域内最高的建筑工艺水平。 
 
   例如潮州著名的从熙公祠,始建于1870年,14年之后才完工。其石雕的精细程度堪比木雕。而如何在坚硬的物料上进行细微的镂空雕刻,使得人物、动物和植物的细节繁复而生动,一百多年前的这种石雕技艺至今成迷。有一种说法是,把石头放在水里雕,也有说法认为先把石头放在油里浸泡能把石头泡软。 
 
   这些祠堂已经成为潮州的建筑瑰宝,己略黄公祠只是其中之一。 
 
 

作者: 
许伟明
来源: 
粤东门户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