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首座朱熹纪念馆——澄海南徽朱氏家庙

    朱熹(1130-1200)字元晦,号考亭先生,福建建阳人,祖籍江西鹜源,南宋著名理学家,哲学家。在为官生涯中,每到一处,不忘兴学育才,先后创建了庐山白鹿洞书院、武夷精舍书院、长沙岳麓书院,晚年在建阳讲学,创立“考亭学派”影响深远。与孔子、孟子、程颢、程颐合称“孔孟程朱”,共同成为中华儒家文化的标志性人物。去世后,受到宋宁宗赵扩、宋理宗赵昀分别追封文公、徽国公。世人敬仰。
 
     粤东朱氏祖居地澄海莲上南徽村由北朱、北李、杨厝三个自然村组成。1943年,乡人采用李氏南砂公、朱氏徽国公各取一字,命名为南徽村,体现“宗情联乡谊,造福南徽村”这一宗旨,沿用至今。潮汕的宗祠民居以坐山面水居多,而南徽朱氏家庙背向南海,面朝南峙山,坐东向西,颇为独特,这与朱氏先祖来潮开基创业有关。南宋时期,家住莆田的朱熹后裔仕万公带领族人来到潮汕,选择了澄海境内莲阳河北岸、南峙山南面的溪坪洲垦荒种植。当时这一带还是河海交汇的滩涂地带,海潮倒灌、雨季降水导致莲阳河水患频发,朱氏兄弟带人修筑堤围“雷岩堤”防洪、开凿“雷岩涵”引水灌溉,此地建有“雷岩庙”一座(溪坪洲今属永新地界)。前几年,开挖韩江河堤,在莲下渡亭地界尚发现“朱界”石碑,可见在人烟稀少的宋代,朱氏族人就是莲阳一带的主要拓荒者。但是莲阳河经常泛滥,溪坪洲农业种植屡遭损失。不久后,朱氏先祖另觅高地,最终相中了地势较高的莲阳上社北头陇中段聚族而居,创立北朱村,这是澄海境内宋代出现的少数村落之一。明朝初年,朱氏族人在雷祖田辟地,兴建首座朱氏家庙,背山面海,坐西向东是一座传统朝向的祠堂建筑。康熙戊戌年(1718年),在一场飓风洪水中,家庙被冲毁。76年后,乾隆59年(1794年),族人另择新址(即现址),由时任“吴川司铎”的尚信公主持施工兴建。,乾隆年间存有《题建祠碑记》、《祠堂碑记》两座石碑记载此事,保存完好。新家庙坐东向西,面向溪坪洲雷岩涵,借此铭记祖先入潮的第一落脚点,饮水思源,感念祖先创业的艰辛。
 
     “莆岭开宗,考亭衍派”朱氏族人世称“考亭世家”,在历代的移居创业中,谨记朱熹教诲,勤奋进取,维护名门之后的荣光。至今已有32房系15000人分布于粤东各地:莲上南徽(北朱)、涂城(南朱)、隆都前美、前埔、东里樟林、溪南仙门、梅州、上岱、东乡、仙市、莲下槐东、许厝、新寮、东湾、澄城北门、昆美、外埔、上华陇美、汕头岐山、濠江朱浦、潮州兴宁巷朱昆记、庵埠、枫溪宅上村、盐灶中社、丰顺、梅县、兴宁等地。每年祭祖,32房系均派代表参加。
 
     上世纪,朱氏家庙一度用作军队驻地、乡村学校、做过工厂,破坏严重。近年朱氏宗亲会发出重建家庙的倡议,潮汕各房系纷纷响应,集资超过250万,从2009年至2012年历经3年时间重建宗祠,并追宗溯源,弘扬朱子文化,建成潮汕首座朱熹纪念馆,成为朱氏宗亲寻根谒祖之地,和传播朱子学说的一座文化殿堂。
 
     重建一新的朱氏家庙继承原有建制:占地4亩,总建筑面积2500平方米,主座分门楼、拜亭、正殿、二库房一庭三进的四点金布局,再配以左右火巷、火巷厝(今作陈列室),形成颇有气势的双背剑传统建筑。朱熹强调“百善孝为先”,正殿命名“崇孝堂”突出秉承祖训弘扬孝道之意。神龛正中安奉着朱文公的牌位,和朱文公属下26世朱氏历代祖先的牌位。每年农历9月15日朱熹诞辰和春秋分祭祖仪式上,宣读祭文是一个重要环节。内容包括颂扬祖先功绩、宣读朱子圣训、结合当今国家方针政策顺应形势与时俱进的舆论宣传,使参礼者受到一次跨越古今的朱子文化和新时期新舆论的思想道德教育,使到家庙的重建起到了不单于纪念先贤,更注重教育后人的现实作用。朱氏家庙大量采用福建漳浦花岗岩石材,配以闽南石雕,加上潮汕壁画、金漆木雕、嵌瓷、瓷砖画等等,用建筑装饰的语言,讲述朱氏先祖南移路线的地方风情,表达寻根敬祖的本意。
 
     作为朱熹纪念馆,朱子学说更是家庙的文化精髓所在。朱氏宗亲会提出在恢复原貌的基础上,体现文化装修的理念。在主座的两廊和左右通巷的陈列室中,用150幅印度红石材组成碑廊,刻录了朱子著述、朱子笔迹、历史名人评朱子、朱氏名人传记、朱氏将军烈士、二十四孝图等,每幅石刻内容皆是从浩瀚的史籍中精选而来,语出有因,言之有据,使人直观感受到朱子教诲,见贤思齐,彰显朱文公绵延800多年的思想光辉。其中,朱熹书法引人注目:“忠孝节义、国恩家美”、“正气”、“善为传家宝,忍是积德门”、“行仁义事,存忠孝心”一派大儒风范。由于朱子学说受到元明清三朝统治者的推崇,成为官方哲学,因此碑廊中还有不少响亮的名字:南宋辛弃疾“历数唐尧千载下,如公仅有两三人”,南宋陈亮“朱元晦,人中之龙也”,明朝景泰皇帝“德行仁熟,理明义情,布诸方策,启我后人”,清康熙皇帝“集大成而诸千百年绝学之传,开愚蒙而立亿万世一定之规”,启功先生“东周出孔子,南宋有朱熹,中国古文化,泰山与武夷”,国学大师钱穆“在中国历史上,前古有孔子,近古有朱子,此两人皆在中国学术思想史及中国文化史上发出莫大的声光,留下莫大的影响。”(钱穆先生曾写道:“自有朱子之后,孔子以下之儒学乃重获新生机,发挥新精神,直迄于今”)……展现着远至宋代,上至皇帝,直至当代著名学者对朱子思想的高度肯定与叹服。
 
     朱子学说继承了孔孟之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主调,在《文公百字铭》、《人生》、《朱子治家格言》、《朱子家政》、《朱子家训》中多次提到关于家庭孝道与家国情怀的培养。“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子孙虽愚经书不可不读”、“居身务期质朴,教子要有义方”、“读书志在圣贤,非徒科第;为官心存君国,岂计身家”,在国家民族的危难关头,朱氏子孙积极投身革命,其中朱氏聚居的梅州、仙门、南徽被评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革命老区,涌现出朱汉勤、朱来合、朱雄象三位抗美援朝的烈士,以及党中央授封的朱叟林、朱维松、朱非文三将军。朱氏族人亲身践行朱文公“心存君国,岂计身家”的报国思想和正义担当,显示着新时代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
 
     朱氏家庙的重建不仅是潮汕朱氏的一大盛事,同时也向世人传达着朱子思想敦厚质朴,温暖绵长的人文关怀,它本身就是屹立于朱氏祖居地——澄海南徽一座伟岸的思想文化丰碑。
 
 
 
 

作者: 
许焕坤
来源: 
作者提供
浏览次数: 
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