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里洋村: “富人乡”的防御工事

    它是一个有700多年历史的古村,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富人乡”,童谣传说曾印证着古村的往昔记忆。它的古建筑群既独立又一体,布局奇特,防御工事设计精妙,现存古建筑群保留了元明清三个朝代风格。它的村民是宋代理学家朱熹后裔,潮汕10多个村的朱氏发源地。这里的人承远祖崇文重教,几乎每个房头都有自己的私塾。它现居人口不及千,却走出了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这个古村,就是朱里洋。
   朱里洋村或称朱厝洋村,位于揭东登岗镇东部,村东面与曾厝洋村相邻,南至上廖村,西接彭厝沟村,北至枫江及白宫村。以前被官府称之为“登岗(灯光)照万里”的万里桥就在该村近旁。
   风格横跨元明清三朝的建筑群
   走进朱氏宗祠, 供奉于正厅的朱熹文公肖像和世界朱氏联合会会旗首先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据介绍,朱里洋村建于公元1279年,朱里洋村始祖长堡公是朱熹八世孙,南宋末年自闽入粤,见这里自然地理位置极佳,于是在此创建朱里洋村。该村村民每年在农历九月十五日朱文公朱熹生辰日都会举行隆重的祭拜活动。
   朱里洋村地处潮汕平原,建筑群坐北朝南,南望桑浦山,北倚枫江,村庄碧水环绕。村庄以平原浮凸格局建造,以“牛地”构思创建,选址和营造格局体现了“天人合一”的传统风水思想。村中老人告诉我们,传说古村的地形形似一头卧眠的水牛,村入口处为牛头,村子建在牛身上,村后是牛的脊背,后面的房子在建造时还因地势建成了弧形。
   古村村落形态、结构较为完整,现今存有大夫第、进士第、光祖私塾、群英堂书斋、朱氏宗祠、塗库、古庙、四点金民居、扒狮、高楼等从元朝末年到清朝末年的建筑10多处,大部分古代建筑在历经风雨侵蚀和人为破坏下,经重复修葺,现在还基本保存完好。据相关历史研究学者考证,古村建筑群大部分属于元代建筑风格。朱里洋村的古代民居建筑大部分比我们在其他村落见到的低矮,虽是木石结构但石构建较少,装饰简洁,少有繁复的木雕和泥塑、嵌瓷。村中光祖私塾门前的石鼓和备用建筑材料石狮子,形式简洁、造型粗犷,充分体现了元代的建筑艺术风格。在揭东区域内,由于年代久远,该风格的建筑保存较为完整的非常少见。从建于元朝至正年间的光祖私塾到清末民初带有西洋建筑特点的高楼,一路探访,我们颇有走过几百年之感。
   光祖私塾为二进三开间祠堂建筑,面积608平方米,用贝灰三合土建成,是典型的潮汕民居构造。朱里洋村重视文教,以前村中有4个书斋,现今仅剩两座保存完好。另一座保留下来的私塾是群英书斋。它为四点金建筑,分为前厅和后厅。该私塾设计独特,前厅有暗门可通塗库,中庭为露天天井,照壁前旧时有莲花池、小山水等,构成一个微型休闲景观,现今景观只剩下残迹,但难掩昨日的精致。后厅为三间二跃进式,外看是二进,堂屋却是一个中厅和两间厢房。进士第为该村朱亮公高中进士后所建造,建筑格局为官厅起,二进门楼。据介绍,从这座进士第走出了许多优秀人才。大夫第原是长堡公创村时为表明郡望,旌表先祖朱熹公大夫的身份而建,格局为官厅起。解放前该建筑房产权为在汕头市区开大药行的经业公所有,他于清末对原老宅进行了大规模的重建重修,门楼用一块块整块的雕花石板建造,屋檐配琉璃滴水和瓦当,装饰嵌瓷、金漆木雕。年代最近的高楼,是和利公下南洋发迹之后于民国初年回家所建。该楼是二层走马楼建筑,融合了西洋和潮汕的建筑风格,正门、窗户和阳台具有明显的西洋建筑特点。
   防御工事设计精妙
   朱里洋创村之时,就被认定是个“富人乡”。因为是朱家后人做生意发家后才在这里创的祖。历经元明清及至解放前,潮汕地区常常遭到土匪海盗的侵扰,朱里洋村官宦隐士和商人众多,又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庄,为匪徒所觊觎。为了保护村民和财物,朱里洋村在营造的时候,充分考虑了整座村子的防御功能。
   古建筑群根据地势建造,既自成一体又相互紧邻,能多座勾连。如果外敌来犯,外围各通道大门紧闭,整个村落便如同独立于世的空间,敌人难以进犯。古村虽与外面隔绝,却不影响居住其中的村民之间的往来。在古村前面,朱氏宗祠、光祖私塾、进士第等古建筑呈直线排列,它们的过水侧门一开,能成一直线贯通。后面的建筑通道为了与前方建筑对齐,还出现了歪嘴扒狮的奇特现象。村后方的塗库更是将防御的功能发挥到极致。塗库高12米,是一座两层高贝灰结构的防御性建筑,该建筑内每层分一厅四房,三座连体。门斗有8个闩窝,可用于插横闩,内侧有3个大铁环,也作插横闩之用。门斗上还有注水孔,可从上面注水灭火,以应付敌人火攻。二层有若干个两用小窗,既可通风采光又能用来射击,楼内在射击孔和门边都有“塗龟荡”用于存放子弹。塗库后还有一狭小暗门连通群英书斋,一旦有匪来犯,学童可通过暗门进入塗库避难。该塗库外墙厚约1米,用贝灰、沙土、糯米汤混合夯成,墙体坚实,“文革”时期有青年想用炸药炸墙开多一门,结果爆炸过后墙体完好无损。整座建筑可谓固若金汤。
   童谣传说讲述古村往昔
   “咸酸藤,苦瓜苦,乡里出名打锣鼓,鼓槌一轻一重,乡里出名扒网,扒着一只虾,乡里出名搭戏棚,棚搭欹,乡里出名老观天文老看天。”这是朱里洋村一直流传的一首童谣。它直观地道出了朱里洋村能人辈出,各行各业都有优秀的人才的现实。
   朱里洋村是潮汕的“风水”名村,整个村落被认为是一只卧眠的水牛。据村中老人讲,明朝初年原陈友谅军师何野云、潮汕人俗称的“虱母仙”曾到过本村,看出本村地形是一只雄牛,他说这种地形能出贤者富者。村里亦有一古老石柱上刻“牛眠时献瑞”,与传说相互印证。传说玄之又玄,但朱里洋村建村以来人才辈出却是有史料可考。村民一直以来承远祖儒圣朱熹家的崇文重教和潮汕的开拓进取、耕读为本的精神,历代以来涌现了不少才俊,有学而优则仕者,有学而优则商者,据目前考证,自元及清出仕者有8名。老人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明朝时村中有官宦世家养羊,在羊耳朵上吊金耳环为标志,放羊时让它们乱跑,如果走远了,见到者主动送还,主人就赏赐龙银一个。后来此现象引发回家省亲的江西吉安府太爷黄苍溪的不满,朱家羊群便不再乱放。从此邻里和谐无杂音。从这则故事,我们足可看出朱里洋村曾经的富裕,名声赫赫,也能窥见朱氏族人秉承朱子的训导,知错即改、谦逊礼让的性格。
   朱里洋村每5年举办一次“仙爷庙会”,记者前去采访时恰逢村民忙着准备供奉“仙爷”的供品和庙会活动。村民口中的“仙爷”正是“风雨圣者”孙道者。传说孙道者是位神童,能呼风唤雨。南宋淳熙十一年(1183)潮汕大旱,潮州府太爷在开元寺设法会,烧香磕头求雨,孙道者一看不禁笑出声来。府太爷认为孙道者在嘲笑他,要治他的罪。孙道者只得与府太爷打赌,替府太爷求雨。结果一场大雨如期而至,旱情得到解决。事后,还是小孩子的孙道者以为府太爷会把他抓起来,撒腿就跑,在差役的追赶下跑到揭阳桃都附近的朱里洋村,钻进一棵空心老樟树里,从此再也出不来。而原来,府太爷并不是要处罚他,而是要加封他。事已至此,府太爷命朱里洋村村民把樟树锯下,塑成孙道者模样,并修庙供奉。皇帝敕封他为“灵感风雨圣者”。此后,人们凡遇天旱到庙里祈祷,雨即降。“仙爷”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崇拜。朱里洋村的“仙爷庙会”与周围5个村子共享,庙会期间,会上演热闹非凡的游神、营锣鼓等深具潮汕特色的民俗活动。
   朱里洋村历史悠久,古建筑遗存丰富,古老的童谣和传说在乡民中间代代传诵。村口两棵古树历经多次台风倒折而又重生,如同有不死的生命,笑迎四方来客。
 

作者: 
黄晓旋 陈燕玲
来源: 
揭阳日报(2013.01.02)
浏览次数: 
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