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它们如明珠熠熠发光——关于古村落保护开发的思考

    在一本印刷精美的《广东古村落》的书里,顾作义先生有这么一段十分精彩的话,“古村落是物质文化与非物质文化的有机结合体,是在特定历史中形成并保存至今的传统乡村聚居地。广东古村落是岭南文化的重要载体,其蕴含的历史文化信息丰富深邃,是乡土文化的活化石,其表现形态多姿多彩,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散落在南粤大地。”这些话高度概括了古村落的重要文化内涵,以及它在当下的文化历史民俗建筑等等的价值与意义。
 
     潮汕文化在岭南文化中独树一帜,与广府文化、客家文化鼎足而三,成为璀璨的岭南文化的重要来源。在渊深而独特的潮汕文化孕育下,催生的潮汕古村落,以其独具的人文历史建筑风貌,历来受到人们的关注,长期以来,人们流传着这么一句很能代表潮汕民居的俗谚:“潮州厝,皇宫起”,可见它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风格与魅力;而同时盛行的“到广不到潮,枉费走一遭”的口号,又是怎么的展现着潮汕的重要性。这本《广东古村落》收集的各具风貌,而且迄今保存较为完好的古村落有27个,其中潮汕的古村落有5个,我市澄海区的隆都镇前美村,与莲下镇程洋冈村,分别以“中西合璧侨乡经典”、“粤东襟喉 潮州门户”之美誉名列其中。从潮人重风水重居住环境重建筑风格,以及独具魅力的潮汕文化等角度来看,收集的古村落,在数量上并不突显优势,显然还有更多的遗珠有待我们的发现,未来应该还有更多的工作要我们去努力。
 
     前美村与程洋冈
 
     然而,无论如何,以上两个古村落,从最美乡村、保存完整与具独特魅力上,却都是极有代表意义的,可谓名至实归。下面我们就来逐一地观察这两个古村落。
 
     其一是历史悠久。程洋冈唐代建村,前美村则始建于元末,长者一千多年,短的也有六百多年,可谓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留下了众多的历史文化遗迹。虽经时间的淘洗,我们走进这两个古村落,不但古风盎然,前代风华依然随处可以碰到。如前美村,众多的宗祠:世序祠、溪尾祠、后陈祠堂,不下十处的古朴典雅的古祠堂建筑,历经风雨,仍然保存着清代的建筑风貌,从那些历史的构件中,我们可以读取多少历史文化讯息。那座有270年历史的古寨——永宁寨,是建于清康熙至雍正年间的方形巨寨,兼有防洪涝、防盗贼之功用,集中展现了前人的智慧与聪明。陈慈黉故居,这座无与伦比的侨居,始建于清同治(1871),至民国二十八年(1939)建成,占地25400平方米,有506间厅房,是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潮汕民居建筑的代表性作品,在这里你可以体会到“潮州厝,皇宫起”的重要文化内涵,也可以体会到潮人海纳百川、兼容并蓄的文化襟怀。同样古老的程洋冈,则因是一个古港而呈现另一种风貌,一种海洋文明与大陆文明共同孕育的文化,既是那么传统,那些一丝不苟的古老建筑,以及扎根于渊深传统文化的民俗,都充分体现了这一点;而那些商品经济特色极其浓郁的街巷、店铺,以及岐岭港的遗迹,却又无一不在诉说着一个千年古港的传奇。这里令人奇怪的,在这么浓郁的商品经济之中,却依然散溢着浓郁的书香气息,儒家的文化依然根深蒂固着。前美村与程洋冈都是著名侨乡,叶落归根的思想十分执著,这是游子对根的依恋。
 
     其二民俗文化丰富多彩,有浓郁潮汕文化特色。潮汕文化是一种海内外融合,带浓郁海洋文化特色的文化,它古老又簇新,是这么充满活力,既传统又讲变通,是一种“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独特文化。比如建筑上既讲传统格式,如四点金、下山虎之类,又有细节或局部安排上的小做改造,或因势筑造,或引进外来的建材,形成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如陈慈黉故居就很可做这一方面的代表。这是潮汕侨乡的独特风情,在古朴文化的醇香中有明丽的异彩。这里文化底蕴深厚,发达的商品经济刺激了文化的繁荣,我们说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这儿倒是经济搭台,文化唱戏,如程洋冈是著名的潮乐之乡,涌现了许多出类拔萃的潮乐人才,如“一代潮乐宗师”郑映梅先生、蔡远涛先生。他们的弟子遍于海内外,著名的二弦大家杨广泉就师承于郑映梅。郑、蔡两先生合奏的潮乐成为经典被中国音乐学院珍藏。此外,灯谜、故事、诗联,也成了人们忙碌工作后的文化娱乐。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潮汕平原的天时地利人和滋养了独具风情的潮汕文化,潮汕古村落是这一独具魅力的文化载体,而前美村与程洋冈,却只是我市目前之已被优先发现的两个古村落。
 
     保护与充分利用
 
     前美村、程洋冈,还有今后越来越多的古村落的被我们发现之后,我们将面临这两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其一是保护的问题,这些大多是千年以上历史的古村落,是我们古代先人的智慧的结晶,历史文化价值无可估量,它们一则具渊深的文化历史底蕴,二则具可以提供研究的重要价值,尤其天人合一的建筑理念对当前的人们有现实的意义。人们在惊叹这些精美的文化遗产之余,不得不庆幸它们的凝住于时间之外的基本完好。这得感激居住在这儿的人们对先人遗产的保护。但这是无意识状态下的不自觉的保护,我们要变不自觉为自觉的保护,是到该实行抢救性保护的时候了。因为它们时时处在可能被损毁破坏的危险中。
 
     那么,如何保护呢?一则大力宣传,使保护意识深入人心,首先要让当地政府及领导了解到古村落的文化活化石的价值,以及其不可再生的珍贵;二则落实具体措施,切实保护,不做减法的破坏,更不因好心而做加法的破坏。当然,保护需要资金,政府在这方面必须有长远的见识,不能短视,更不能因其不能有立竿见影的效益而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当前,资金的缺位是我市古村落保护面临的最大困难,应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在建设文化强市、幸福汕头之际,但愿多些文化工程如保护古村落方面的及时雨。
 
     其二是充分利用的问题。当下我们前美村、程洋冈这两个古村落被认定为首批27个广东省古村落后,保护是一个重要问题,利用是另一个问题,但据我们了解,在这后一点上,我们仍然做得很不够。比如乡村旅游、其实大有可为,可发展的空间很大,可是我们现在基本停留在自发的状态,只有一些有心的驴友的自助游。一则宣传力度不够,局限于本地,没有充分打造成品牌推介出去;二则缺乏整体性规划,以及相关的配套。
 
     乡村游,属于文化民俗游,不同于自然风光游,如何抢夺旅游者的眼球,显然很有学问。要在文化学问上下足工夫,充分体现其独特魅力,让人了解并流连忘返。可否组织一些浓郁潮汕文化特色的民俗活动,否则光看几座破房子,恐怕吸引力并不大。我想,当下我们的乡村游仍没有得到开发,零散、单调,没有更多的东西给人看,如曾经热闹一时的沟南许地,不久就逐渐了失去魅力。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借鉴婺源的做法,把若干个古村落捆绑起来,一村一景、一村一特色,不单调又充分展示美丽的潮汕文化民俗风情。
 
     旅游其实只是利用之一,思路可以更加拓宽,寻根活动、文化活动,以及开辟摄影、美术、文学创作基地,都可以考虑。总之,开发与利用,也是一种积极意义的保护。而利用民资民力,政府补贴一点百姓自筹一点,对自家古屋修旧如旧进行保护,其实也是一种值得推行的措施。
 
     总之,古村落是前人给我们留下的颗颗明珠,我们必须让它们熠熠闪光。
 
 

作者: 
程明之
来源: 
汕头日报(2012.10.28)
浏览次数: 
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