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关大院

    海关大院,东南沿海近代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一个缩影,她是中西建筑艺术的结晶,记录了汕头这座百载商埠曾经的沧桑无奈,曾经的风光荣耀。无论其历史内涵,还是其庭院建筑风格,她都称得上是“汕头埠第一大院”!
 
     大跃进前夕,我就读于镇邦街普益小学(后改市十五小学)。学校与普益社基督教会共用一座4层的小洋楼,做操、活动只能在走廊或晒台。对我们这帮好动的小男孩来说,简直是一群小鸟囚禁在笼里。一放学,我们就会三五成群,欢快地“飞往”海关前。在那里,小伙伴们可以看蓝蓝的石海,看成群海鸥盘旋伴随大火船进港。更刺激的是,翻越海关大院的围墙,在大院里踢小皮球、荡秋千,尽情戏耍。那时的海关大院,戒备森严,在我们眼里,既神秘又高贵。
 
     及至成年,因为缘份,让我与海关大院有了亲密的接触。没有了年少的轻狂,我更多的是以欣赏的心态去感受大院的优雅。大院占地2万多平方米,四边被招商路(现南海路),招商横路(现南海横路)外马路首段围抱着。大院座北面向汕头湾,正门对着碧波荡漾的船舶避风塘,出门右侧是海关钟楼和原税务司公馆。整座大院由一人多高的红砖矮墙围护着,围墙上面,压着厚重的花岗岩石条。走进正门,一条笔直的石板大道,横贯大院南北,直通北边围墙小后门。大道两侧,悦目的花圃、网球场、篮球场、小草坪;派头十足的关长楼、俱乐部、职员宿舍楼,错落有致,掩映于绿荫之中。风格各异的小洋楼,编上门牌号的,林林总总,就有19栋。整个大院,虫鸟鸣唱,花香袭人,赏心悦目。
 
     大院里洋楼的设计让人惊叹。最为典型的是职员宿舍楼。宿舍楼从北面后门开始,沿外马路,顺延至招商路口(现南海路口),近200米。这是一座由14栋双层小洋房连体组成的大洋楼,既联成一体,又各自独立,栋与栋之间用铁栏杆隔开。走进各自的小花园,拾级而上,楼下通道左侧是前后两个大房间;右侧入门处是一个小小的杂物间,精致的楼梯,下面还隐藏着一个防空室。沿通道往里走,是一个晾晒衣物的小庭院,右侧是五间成排的红砖小平房,作为厨房、杂物间、工人房。左侧墙壁下有一口水井,圆形的井口被墙壁垂直隔开,两栋楼共用。整栋楼上下4个大房间,地板用原木铺设,底层以水泥横梁吊空,再铺上木地板。面向大院一律为落地窗,内层为玻璃窗,外层为原木百叶窗。每个房间都配以壁炉,天花板吊挂着木质电扇。走上顶层,一个由14栋洋楼连串而成的长方形巨大天台呈现眼前,长有200多米,一边可以俯瞰车水马龙的外马路,另一边则可观赏整个海关大院。
 
     其它风格各异的小洋楼,如关长楼、海关俱乐部等,与大院中花草树木、运动场、通道曲径,浑然一体,行走其中,予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汕头开埠之前,英国人在东南沿海贩卖鸦片、贩运“猪仔”,他们伤天害理的行径引起了潮汕先民的愤慨。有鉴于此,开埠之后,英国人不敢贸然深入沙汕头的腹地。先在放鸡山(妈屿岛)设关收税,进而在石建领事署、海关税务司公馆。一些教会慈善机构开始在潮汕各地开办学校、医馆,送医送药,扶贫助学。逐步为当地居民所接受。1865年,潮海关迁进今居平路口,并逐步向东南扩大地盘。1888年,澄海县府划现外马路以南140亩海滩给潮海关。紧接着,英国人大规模填海造地,逐步建起了海关钟楼(办公楼)、验货厂及宿舍。1919至1922年,潮海关再大兴土木,修建洋房,至此,海关大院形成。这是一处带有浓厚殖民色彩的大院,在当时,绝对是汕头埠第一大院。
 
     海关大院,百年来历经风雨。文革时,一切“封、资、修”的痕迹,遭到了“洗心革面”的改造。近年来,海关大院的很多洋楼、花圃都被夷为平地,盖起了不少千户一面的楼房,与仅存的老建筑极不协调地挤在一块。所幸的是,贯穿大院南北的石板通道依旧,原19号关长楼、16号宿舍楼也保留下来了,风姿依然。大院里,几棵参天的老树,无言地注视着来来往往的人们。
 
     我很庆幸,在海关大院风韵犹存的上世纪50年代,领略到了她的风采,让我的记忆有一个美好的珍藏。
 

作者: 
沈玮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1.03.14)
浏览次数: 
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