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惠来县衙

    明嘉靖三年(1524)始置惠来县,其时尚无县衙。据康熙版《惠来县志》记载,第二任惠来知县蒋恩(1525~1531年任)初到惠来时,只能借住民房。嘉靖五年(1526)四月,蒋恩开始兴建县衙。从明嘉靖五年(1526)到清雍正九年(1731),经过205年共72任知县的不断修葺建设,惠来县衙已经初具规模。明清惠来县衙在今县政府驻地。
 
   从今南门大街自南向北行进,迎面是一面照壁。照壁也叫影壁,是中国建筑的独特形式,它能挡住外人视线,使外人不能对里面的办公人员一览无遗,从风水上讲它有“避邪”的作用,即不冲,民间大户人家也常用。照壁前面横街东西有两个亭坊,东坊是“仁育”,西坊是“义正”。康熙三十八年(1699),知县查曾荣重建两坊,东坊改名为“畏天”,西坊改名为“保赤”。照壁后面是谯楼,即县衙大门。谯楼初建时矮小简陋,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知县游之光(1604~1609年任)捐钱重建,“四隅广一十八丈,高三丈一尺”(引自康熙版《惠来县志》)。康熙三十年(1691),知县欧偕鼎重建谯楼。楼上挂匾“第一谯楼”。门上挂匾“千秋保障”,取千秋永镇之意。大门两边挂一副对联,上联“无有反侧无有偏党愿嘉与百姓平平共登斯路”,下联“可对天知可对人言敢谓开重门洞洞正如我心”。表明执政者光明正大、公道正义。楼上也有一副对联,上联“排闼静观当前鸡犬桑麻尽成景色”,下联“扃扉细听莫把祁寒暑雨误作潮声”。显示执政者倾听民声、了解民意的愿望。
 
   在县衙大门外有申明亭2座,也是游之光在任时所建,东边是“瘅恶亭”,西边是“旌善亭”。“瘅恶亭”东边原有一间“总铺”,总铺是负责传递全县官方文书的机构,游之光任知县时把它改建为“监铺”,羁押轻犯。
 
   走进县衙大门,迎面是仪门。按《辞海》解释:“仪门,明清两代称官署大门之内为‘仪门’,取有仪可象之意。”仪门是县令到任,迎送上级官吏出入之门,平时出入走东边的生门,西边的是死门,是解押死囚犯出入的,平时是关闭的。康熙三十年(1691),知县欧偕鼎重建仪门。雍正八年(1730),知县张玿美捐资重修仪门。仪门外东边是一座土地祠,土地祠旁边是迎宾馆。知县林正康(1588~1591年任,1593年回任)于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修建迎宾馆,初建时屋宇简陋潮湿,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游之光重建。后因年久失修而倒塌,到清康熙七年(1668),知县孙汝谋(1664~1671年任)捐俸重修。仪门外西边是贯城,即监房。
 
   走进仪门,中间是一条石铺甬道。甬道中有一座“戒石亭”,一般上面刻有“公生明,廉生威”几个字,是皇帝用来告诫县老爷办案要光明正大,才能在老百姓心目中树立起威信的戒条。甬道两边是两棵榕树,今仍在,已是枝繁叶茂的大榕树,成为历史的见证。榕树两边是书吏廊房,是县衙的职能办事机构,东边是吏、户、礼房,西边是兵、刑、工房,东西两边共有12间。吏房掌管官吏的选任、述职、提拔、分配等事宜,户房主要掌管赋税、户口、劝农等事,礼房掌管礼乐、祭祀、宴乐及学校贡举的政令等事,兵房负责武官的提拔、选用、考查、兵籍、军令等事宜,刑房负责缉拿盗贼,工房负责地方工程的营造。吏、户、礼房的东边还有吏宅一座。
 
   走过甬道,迎面就是知县办公的公堂。据康熙版《惠来县志》记载,公堂“周围一百十丈”。有正堂一座(左耳房库,右架阁库,架阁库就是档案库),第二任惠来知县蒋恩修建后,经何英才(1535~1539年任)、林春秀(1539~1541年任,1550~1554年回任)、官德章(1543~1547年任,1554年回任)等知县陆续修缮。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知县游之光重修,始命名为“尊美堂”,取尊“五美”之义。“五美”是孔子教导学生从政的5种品德:“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意思是:要给百姓以恩惠而自己却无所耗费,使百姓劳作而不使他们怨恨,要追求仁德而不贪图财利,庄重而不傲慢,威严而不凶猛。正堂是知县审理刑事案件,举行重大典礼,迎送上级官吏,接受圣旨的地方。再进去还有川堂一座,川堂是正堂和后堂之间的辅助建筑物,挂匾“清勤率属”,取清廉、勤勉、谨慎之意;到清朝时匾改为“忠恕堂”。雍正八年(1730),知县张玿美捐资重修川堂。公堂大厅前面有一列卷蓬,先用茅草盖顶,曾多次被台风刮掉,明嘉靖三十五年(1607),游之光改用木瓦覆盖。
 
   正堂东边是赞政厅,知县孙汝谋(1664~1671年任)于康熙六年(1667)重建。正堂西边是龙亭库。
 
   “忠恕堂”进去是县堂后宅衙,是知县家眷住的地方。有门屋一座,前堂一座,游之光题匾“视如堂”,取“视民如伤”的意思。后堂一座,东西两边各有一间厢房,挂匾“观我堂”,取容易观察“我”的生活之意。后堂后面有一座“望海楼”,东边是3间厨房,西边是3间房间,西南3间作为书房。“望海楼”前面原有一个池塘,后来填平盖房。康熙十一年(1672),知县程学灏改建后宅衙内署。雍正四年(1726),知县王人杰捐资重建内署东书厅。
 
   以上正堂、川堂、县堂后宅衙构成县衙的主体部分。
 
   在正堂赞政厅的东边,是典史衙。《辞海》解释:“典史,官名。元始置,明清沿置,为知县下掌管缉捕、监狱的吏官。”就是说,典史衙相当于今公安机关。典史衙有门屋一座,正厅一座,后厅3间,厢房各一间。因风吹雨打,明显损坏,典史陈钶于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主持重新修建,厅左右各扩建一间书房,门外左边还建一座土地祠。
 
   在正堂龙亭库西边,是际留仓和预备仓,是存放物资的仓库,两仓相连。际留仓是明知县何英才兴建的,共5间。预备仓也有5间房和中官厅一座,年久失修,逐渐朽坏。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游之光申请重建,得到批准,委托典史陈钶督造。用杉木作梁柱,高2丈1尺,仓前留2尺多筑台阶,地面用灰沙压坚实,避免潮湿。仓后空地建小房3间,作为仓库管理员的住所。
 
   诚如康熙版《惠来县志·公署》所评:“惠邑僻壤,燕寝虽乏凝香,而庭堪调鹤;邮亭未落燕泥,而门可容车。敢云邹鲁之邦,亦曰小国之体。”可以说,明清时期,惠来虽是“僻壤”,但县衙还是具备“小国之体”的。
 
 

作者: 
叶宏桂
来源: 
揭阳新闻网
浏览次数: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