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关前百载商埠一段金子般的岸线

    上世纪50年代,海关前一带,白天黑夜一个样,热闹非凡。我们不知道大人们在忙什么,只知道这里新奇好玩,是小伙伴们心目中的“花花世界”。
 
     说起海关前,不能不先说海关大院和海关钟楼,可以说,海关前因这两处地标式的建筑而得名。
 
     海关大院,自成一统,在本地人的眼中,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大院正门面向招商横路(“文革”后改称南海横路),入口正中是一条笔直的石板路,两旁花圃、绿树,错落有致的职员宿舍小洋楼、俱乐部、关长楼掩映其中。在大院的西北角,有一小球场,我们几个小伙伴常溜进大院踢球,有时难免与海关的子弟发生磨擦。受不了他们趾高气扬的样子,还用小石块、弹弓与他们干起了硬仗。
 
     海关钟楼,从1921年竣工至1988年60多年间,一直是汕头海关总部办公的所在地。我青少年时期居住于小公园南生公司(百货大楼)旁,每天都会听到海关钟楼的钟声,正午12时,悠扬的钟声响起,好像在向这个城市的人们提醒什么。
 
     海关钟楼的东侧,是港务局的避风塘。面海的一侧,一条防浪堤横陈中间,两边留有船只的出入口。塘中水深且清,清得惹人喜爱。这里是我们经常戏耍的地方。那时我刚刚学会游泳,很想下海试试。避风塘是禁泳的,趁中午值班员大意之时,脱个精光,跳下避风塘,忘形戏水,就连衣裤被值班员抱走还不知道。在避风塘钓鱼钓虾,是我们的拿手好戏。只凭一根小网线、一个小钩、几粒菜脯粒,就能让鱼虾上钩。鱼难钓一些,钓小虾、蟹很好玩,在清澈见底的水中,虾蟹抱着菜脯粒不放,钓者往上提就可以了。对小孩子来说,那简直是在与小虾蟹们游戏,每每看到小虾蟹抱着菜脯粒傻乎乎上钩的样子,我们就会咯咯咯笑个不停。
 
     在避风塘面海的右前角,有一圆形的炮台。下午放学,我们就会直奔海关前,爬上炮台小平台,面朝碧海蓝天,伸长脖子,探视妈屿岛主航道方向进出港的大火船。先是天边出现一个小黑点,逐渐放大,直至大火船进港下锚,停靠在海关前的海面。然后是引水船载着引水员离船靠岸,引水员很惹人注目,白色的制服,肩上四条金色的杠杠闪闪发光;胸前挂着望远镜,威风至极。按国际惯例,所有进入他国港口的外轮,一律实行强制性引航(由港口所在国派员登轮引领轮船入港),以示国家领海的尊严。
 
     大跃进年代,海关前海面很热闹,又适逢与苏联老大哥友好,到港的轮船大部分为苏联籍;其次为南海轮(广州海运局)及走港澳、东南亚大大小小的客货轮。其中最为惹眼的要算海皇、海后两艘白色的豪华邮轮。海皇轮船体硕大雄壮,海后轮修长悦目,用现在的时尚语,是一对情侣船。特别是晚上停泊于漆黑的海面,船上灯火辉煌,很是壮观。我们还能从轮船挂旗的位置辨别国籍,五星红旗悬挂主桅杆,国籍旗斜插船尾者为外轮。
 
     那时的海关前海面,水域面积很大。现在的牛田洋、海滨路、南滨路都是海,海水清澄,海豚戏耍于海面不是什么稀罕事。每逢天蓝水清,我们就会瞪大眼睛,注视着海面,每当海豚跃出水面,小伙伴们就会击掌高喊,乐而忘返。
 
     夏夜的海关前长堤,最让市民享受。三五成群,拖儿带女,在这里乘凉观海。我们几个顽童,爬上避风塘炮台小平台。黑黝黝的天幕下,波光粼粼,渔火点点。东望鹿屿灯塔,闪烁着红白相间的灯光讯号;西边蜈田岭,道道光束游荡于天际间,那是盘旋于山岭间即将到达石渡口的广州班车。
 
     广义的海关前,还应包括东侧的塗坪路段及西侧的商平路首段。没有这两侧的衬托,海关前构不成当时的繁荣。
 
     塗坪路面海一侧,是港务局的讯号台和客运站。那里竖着一支很高很高的标杆,每遇强风或台风,高高的标杆就会悬挂起一串竹编的三角形或正方形黑色标志物。我们会根据标志物的个数和形状,判断风力的大小。
 
     昔年的港口客运站也设在这里,定期接纳来唐山(潮汕)探亲的侨居实叻(新加坡)、暹逻(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潮汕人。航行汕头港的客轮主要有海皇、海后两艘豪华邮轮。囿于当时的航海设施,到港的客轮是很难准点的。大跃进时期,叔父从泰国回乡探亲,亲友们从下午等至深夜,船方到港。上岸时,叔父捧过亲人们在码头买的热气腾腾的糕烧番薯,一时无语,两行清泪滴答而落。这一幕历经50多年挥之不去。
 
     当时的汕头港务局及港务监督(海事局前身),设于海关前西侧的商平路口。对面有一小巷(怡安街)直达港口作业区。由于当时实行船到作业,不限时段,商平路口成为一个不夜天。有到港务局办事的,更多的是一大批一大批肩扛竹槌、八索(麻绳拧成8字形)的码头装卸工人上落。商平路口几百米路段,夜幕下,炸豆腐的、猪脚熬花生的、卤味白粥的摊档,或点气灯,或点煤油灯,一字儿摆开。这里成了装卸工下班后的加油站,工人们就着小摊档,三五围坐,用米酒就着食物舒筋活络解乏。当时的港口,船无法靠岸,到港时停于海面,然后用大型木驳船(俗称五肚船)将各类货物拖至岸边,再由装卸工人手搬肩扛,走过跳板,搬运上岸。不像现在,万吨轮可以靠岸,卸货作业时,什么龙门吊、正面吊、铲车等一齐上阵。直至今天,我对生产第一线的装卸工人一直心存敬畏。正是这一代代的苦力,以他们的方式,书写着汕头港的发展史。
 
     汕头的开埠,从海关前开始,蹒蹒跚跚,一路走来,从一个“设栅捕鱼” 的沙汕头,沿变为一个美丽的海滨之城。海关前,见证了一个港口城市的发育过程,可以说,这是汕头一段金子般的岸线。
 

作者: 
NULL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0-01-15)
浏览次数: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