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骑楼初探——汕头小公园周边街区调研报告

    汕头是中国一座具有典型意义的沿海城市,她本身从来也不具备任何封建城市的特征,她从来不存在城墙、城门,但是作为开埠较早且发展较好的近代城市,她很幸运地保留(或者说幸存)了大量优秀的近代建筑、近代街区。但是可以看到的研究汕头近代建筑的文献并不多,其中主要有钟鸿英的《汕头近代海港城市与近代建筑述略》以及郑松辉的《汕头骑楼商业街及其过番文化遗存研究》。但是他们大都侧重于对汕头近代建筑整个发展历史和相关文化的研究,而对近代街区和近代建筑本身的并没有较为具体的探究,对其现状也缺乏整体性的了解。本文就试图以对汕头老城区的中心地带——小公园周边街区和历史建筑的实地调研为基础,通过查阅档案等文献资料和对其中居民进行访谈,对小公园历史建筑片区做整体的把握和较深入的了解,展现其历史、现状及价值,探讨对其保护和更新可能性。
 
    小公园历史建筑片区的调研结论
 
 一、街区格局完整、集中,布局具有典型意义。
 
 
     汕头老城区的基本格局在上世纪30年代已经基本形成,从1931年的汕头市街道图可以看出(附图1),当时的老城以小公园为中心,向四周呈现放射状的道路网格局。这些道路均延伸至汕头内海(称为牛田洋,汕头也被认为是全国唯一有内海的城市)堤岸。特别是一直留传至今的“四永一升平”的说法,在这个地图可以看得比较清楚。“四永一升平”指的是永安街、永和街、永泰路、永平路和升平路。可见这五条路所在的区域就构成了老汕头最核心最重要的部分。这些道路在此街道图上均能够清楚地呈现。把这个地图和今天汕头老城区的卫星图片(附图2)对比即可看出,汕头至今仍然非常完整而集中地保留了30年代汕头的城市格局(附图51)。仍然是以小公园为中心,放射状道路网和四永一升平的格局仍然保留,虽然永安街和永和街已经被新建的多层住宅区所切断,但是升平路、永泰路、永平路、安平路、居平路、商平路、至平路、国平路、同平路、外马路等老城主要道路以及一些小巷如打锡一巷、打石巷、顺昌街等都基本完整地保留下来。由于汕头地势在近代以来不断抬升,故西边西堤路原是临海的,现在又向外扩展了一圈,此外南边陆地也有所拓展。
 
     当时之所以形成如此典型的放射道路网状的城市格局,蔡海松在《浅谈汕头近代建筑》中指出,是“为连接港口交通而呈扇形辐射”。而在汕头1924年的市政改造计划中提出街路依据地形,力求美观而便利交通,取方格形、放射形与环状形三种方式相结合,互相联系,可达各区。此后在1926年的计划则体现了以小公园为轴心,从西至北,以进一步发展沟通内陆之水运和铁路、公路陆运为主要目标[1]。可见以小公园为中心的放射状道路网主要考虑了被海河包围的具有半岛式的用地特征和便捷连接港口和堤岸等因素,一方面体现当时城市规划灵活结合地形的思想,也体现了汕头作为一个港口城市和通商口岸对水路运输和海洋的依赖。
 
     汕头在解放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格局基本上是向东拓展。虽然由此导致了城市中心的东移以及老城区相对地衰落,但是却使得老城区的特殊格局得以很好地保留下来。特别是汕头老城以东的道路规划基本上是方格网状的,与老城的道路格局形成了鲜明地对比。在这种对比中,更显现出老城区的放射状格局所具有的典型意义和历史价值。老城区呈现出了完全不同于新城区的城市景观和尺度,相比较于方格网状道路的单调呆板,老城区的道路显得十分灵活和有趣,街景也美丽而富有变化。
 
 二、骑楼街道景观连续统一。
 
     汕头老城区近代建筑基本上都是骑楼建筑,由此形成许多十分连续的骑楼街。从林琳在《港澳与珠江三角洲地域建筑——广东骑楼》一书中所绘制的“汕头市骑楼街巷的放射形扩展示意图”(附图3)可以看到,骑楼街道几乎覆盖了老城区的主要道路。但是根据笔者近期的实地调研,发现老城区由于拆迁新建住宅区,已经对一些骑楼街道造成了严重的破坏。从笔者绘制的骑楼街道现状示意图(附图4)可以看出,桔黄色为骑楼建筑,棕色为风貌受到破坏的区域,则永平路、永泰路、安平路和至平路均有一个街区长度的建筑受到破坏,这个地区主要是拆迁新建了“万安花园”等8到9层的住宅楼,破坏严重而难以弥补。此外在小公园百货大楼周边有一片因拆迁已经完毕而形成的空地,且在居平路与外马路交界处有一座28层的高层建筑,对地区的建筑风貌和城市环境造成了很大的影响(附图5)。
 
     尽管如此,其他不受影响的道路和受影响道路的其他部分都仍然保留了大部分的骑楼建筑,形成了景观连续而统一的骑楼街道。特别是同平路、居平路(附图6)、部分升平路、部分安平路(附图7)和国平路(附图8),仍然保留着骑楼街道的整体风貌,而在小公园周边则形成5条骑楼街道交汇在一起的特殊景观,这在广东甚至全国都是绝无仅有的。值得一提的是,在十字路口转角处,建筑多采用扇形平面,一方面对交通和街面视线均有好处,另一方面也形成了很好的建筑景观。
 
 三、建筑风貌保留较为完整,形式和风格呈现多样性。
 
     笔者选择小公园周边的国平路、居平路和升平路、至平路、安平路的一部分进行了较为深入的调研,并对这些道路沿街的建筑的风貌和质量做了分析统计。在骑楼风貌分析图(附图9)中,这些道路两侧的骑楼被分为“风貌优秀”、“风貌优良”和“风貌较差”三种,可以看到,这些道路沿街建筑只有极少数风貌属于较差,即没有欣赏价值并与周围建筑风格难以协调,这些建筑在保护规划上可以列为需要“改善”或“整饰”的建筑;此外的绝大多数均属于风貌优良和优秀的建筑,即有较高的艺术欣赏价值,在保护规划上应该给予“保护”;特别是还有相当部分的“风貌优秀”的骑楼建筑,笔者都在图中标明门牌号并附有建筑的照片,这些建筑无论在历史价值、艺术价值上都有较高的造诣,无论在空间造型上、立面形象上都有较高的艺术水准,应该给予重点保护。从分布上可以发现,靠近小公园集中了较高密度的风貌优秀的建筑,此外在其他地区也有零散分布,密度远远不及小公园附近地区。然而从相应的骑楼质量分析图(附图10)中可以看出,除了少数近年新建的建筑(这些建筑的风貌一般都较差)属于一级质量,建筑质量较好外,其他绝大多数的骑楼建筑由于年久失修,都已经在结构上、立面装饰上造成了一定的破坏,建筑质量属于三级较差。另外还有少数骑楼已经岌岌可危,处于危房状态,建筑质量四级。还有极少数建筑处于半拆迁状态,建筑质量五级最差。当然也有极少数的历史建筑由于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而获得较好的保护,建筑质量属于一级,如升平路6号的“老妈宫”(附图11)、外马路71号的现为工行外马支行的建筑(附图12)和外马路25号的汕头市邮政局(附图13)。
 
     在建筑风格和骑楼样式上,此地区的骑楼建筑呈现了十分丰富多样的形式。在平面类型上,有单开间,如安平路17号(附图14)、升平路24号(附图15);双开间,如国平路108-110号(附图16);三开间,如国平路21号(附图17)、国平路34-38号(附图18)、国平路35号(附图19)、国平路112号(附图20)、升平路31号(附图21)和永平路11号(附图22)等;四开间,如国平路17-19号(附图23)、国平路23号(附图24)、国平路27-33号(附图25)、国平路89-95号(附图26)、升平路60号(附图27)等;五开间及五开间以上,如居平路25号(附图28)为六开间,安平路10-12号(附图29)为九开间,外马路29号(附图30)为九开间,等等。其中除了双开间较为少见外,其他开间类型均有分布,特别是三开间应属最多。而多开间的如六开间甚至九开间的则多见于较大型的商户和百货公司、旅店等,如安平路10-12号的南生公司大楼(附图29)。也有见于在十字路口转角处,由于要形成圆形的转角平面,故造成多开间,如外马路29号(附图30)就是一例。
 
     关于骑楼的样式类型,林琳在其专著中将骑楼样式分为中式骑楼、西式骑楼和中西合璧式骑楼。其中中式骑楼又分为传统民居式和中国宫殿式。西式骑楼又分为仿古罗马式、仿哥特式、仿文艺复兴式、仿巴洛克式和仿古典主义式。而中西合璧式骑楼则又分为南洋式和粤东式。总体上来看,汕头的骑楼绝大多数属于西洋式骑楼,而这其中的大部分又都是仿巴洛克式的。这是汕头骑楼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中式骑楼在汕头较少,仅有少数一些传统民居式的,一般是仍然采用传统民居的坡屋顶做法,但是层数提高至2到3层,且在立面上也有一些西洋式的做法的痕迹,所以更像是传统民居和骑楼建筑西洋建筑的一种融合(附图31)。而中国宫殿式的骑楼笔者没有看到。林琳在关于骑楼样式的统计中,汕头传统民居式骑楼占所有骑楼近三成,宫殿式骑楼为零。而如果把粤东式也算作西式骑楼的话(实际上是糅合中西和地方建筑的样式特点),则其统计的汕头西式骑楼占到所有骑楼的七成以上。实际上这是对全市骑楼的统计,在笔者调研的小公园周边街区,则西式骑楼可能占到九成以上。林琳统计中汕头西式骑楼中仿巴洛克的占到所有西式骑楼的七成,另外三成为仿文艺复兴式的。这和笔者的调研情况是比较接近的。
 
     关于仿巴洛克式骑楼在汕头盛行的原因,可能与汕头处于沿海,既是通商口岸又是著名侨乡有关。汕头在开埠后,成为中国最大的华侨出入国口岸之一。而汕头口岸华侨出境人数,在国内各口岸居第一位[2]。汕头的这种特殊情况导致其与内地一些城市相比,能够更为直接地受到海外建筑风格的影响,特别是华侨依据从侨居国带回的建筑图纸甚至明信片加以模仿和学习,从而建造出一大批西式骑楼。而这个大量移民时期正是西方国家巴洛克建筑风靡的时期[3],从而引发汕头这样的侨乡的仿巴洛克式建筑的盛行。另一方面,由于巴洛克建筑本身就有炫耀财富、追求新奇和表达情感等性格特征,而这又正好契合归国华侨炫耀财富以及当时的人们以一种追求新奇的心态来看待西方建筑和文化的这样一种心理,所以也这也是导致仿巴洛克样式建筑能够迅速在当时的汕头流行并占据主导地位的社会心理文化因素。
 
     此外,另一种“粤东式”的骑楼,是汕头的特有的骑楼样式。所谓粤东式,就是建筑立面以门楣、窗框等处有类似潮剧中的头饰的繁复的雕饰但是又没有典型的西方建筑元素为特征的骑楼样式。如国平路23号(附图24),可以看到其窗框的雕饰就是这种典型的形式。
 
     除了仿巴洛克式的骑楼外,还有为数不多但是极具代表性的受到现代主义影响的骑楼样式,如安平路17号(附图14)和国平路89-95号(附图26)建筑立面已经去掉了大部分繁琐的装饰,而代之以简洁明快的竖线条。而外马路71号(附图12)现为工商银行外马支行的建筑也是立面上强调竖线条的现代主义风格的建筑。另外还有两座较特殊的建筑,一是升平路6号的天后宫和关帝庙(附图11),是汕头开埠较早的建筑,建于清光绪五年,重建于1897年,为典型的潮汕传统民居,展现了潮汕传统民居最优秀的建造和工艺水平,现为市文保单位。另一座是外马路25号的建于1921年的汕头邮政局(附图13),为古典复兴式建筑。
 
     由此可见,小公园周边历史建筑片区集中了大量极具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的近代建筑,以西式骑楼(其中又包括仿巴洛克式和粤东式)为主,包括有现代主义式、传统民居式和古典复兴式等多种样式和风格的历史建筑,呈现出一幅丰富多彩、绚丽辉煌的汕头近代建筑的历史画卷。
 
 四、有多座大型的具有较高历史价值的标志性建筑。
 
  
 
     建成于1932年,为汕头老城核心地带最为重要的建筑。最初为南生百货公司大楼。南生百货商号由印尼侨商李柏恒创建于1911年,南生公司大楼是1932年华侨集资50万大洋创办的。其设计者已经无法考究了,但是据汕头市志记载,南生公司大楼主体工程由当时的永兴营造厂承建。它是一座典型的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的七层骑楼式建筑。建成之初一二层经营苏广洋杂百货,三四层为中央酒楼,五六七层为中央旅社,是当时粤东最大的商业场所。大楼平面柱网布置较为灵活自由,二层挑出使其下形成半室外的灰空间,并在五层、六层连续后退,既使得建筑体量富于变化也形成了室外阳台。另外在两个入口部分升起两个塔楼,形式上统一但是又有所变化。塔楼通过架空的桥和主体部分的六层和七层连接。在主立面的开窗形式上注重不同楼层的变化,使人在不同的楼层有不同的空间感受,也丰富了立面。如二层为矩形三扇窗(附图32),三四层为较宽的落地四扇窗并向外挑出装饰性的铁栏杆,并结合有圆形和椭圆形窗(附图33、34),四层则为一排较窄的门,可以出到室外的阳台(附图35),而六七层又为矩形双扇窗。立面上装饰细腻丰富,带涡卷的爱奥尼柱头、中国古典的花卉图案浮雕等被广泛采用,展现其中西融合的建筑风格。此外入口处弓形的挑檐和自由的平面曲线均体现出其强烈的巴洛克式建筑的特征。而楼内天花板的横梁也雕刻着花卉等浅浮雕(附图36),地面采用彩色方形地砖铺贴而成。笔者并发现在六层隔间有百叶式的木隔墙(附图37),这和在其他一些骑楼上看到的百叶木窗可能有所联系。另外在建筑设备上其安装的汕头第一部电梯(附图38)也是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南生公司大楼落成后,成为汕头最高的标志性建筑。当时汕头新型大百货公司有号称“四大天王”的南生、广发、平平和振源。1956年南生公司与汕头市国营百货公司合营,改名百货大楼。而南生的龙头地位,一直延续到八十年代初。
 
     但是大楼由于年久失修,内部结构出现了多处裂缝,混凝土炭化,保护层脱落,同时地下还积聚了近30米厚的淤泥,引起地基下陷约40厘米。
 
  
 
     始建于民国11年(1922年),现为中国人民银行汕头支行安平区办事处。6层框架结构。立面对称,入口处为二层通高拱门,开窗规则为8扇长条木窗,均挑出阳台并有装饰性铁栏杆,另外有四层通高的爱奥尼巨柱式。在铁门、铁窗和铁栏杆等铁构件中可以看到其受到新艺术运动的影响,重视铁艺术的装饰作用。这和其他骑楼经常出现的装饰性的铁构件是相同的。
 
  
     是汕头自建的第一处邮局,1918年汕头发生大地震,设在海关内的汕头邮政副总局的房屋被毁。于是筹银约15万元在现在的外马路25号自行购地建造面积为460平方米的钢筋三合一结构的建筑,1922年建成,成为当时汕头邮政标志性的建筑,又为当时汕头市最为雄伟壮观的建筑之一。它是汕头开埠以来的第一所自建邮局,也是全省邮政系统中保存最完整的两座采用欧式建筑风格的邮政建筑实体之一。尽管历经80多年沧桑,但整座房屋结构基本保存完好。
 
     建筑为古典复兴式,平面为L形,但立面为对称三段式,虽然有爱奥尼巨柱,三角形山墙,做法也比较到位,但是主立面二层凹进形成阳台且有石栏杆,仍然显出潮汕建筑的特点。此外外墙同时采用灰砖和红砖也富有特色(附图39)。另外所有窗扇均采用木制百叶窗,也是一大特点。
 
  
     被认为是本地巴洛克样式的骑楼。也是典型的碑亭式骑楼。三层三开间。前部为半圆形平面,且在二三层用柱式把建筑在立面上分为更多的开间,以显示其精致而华丽的建筑风格。女儿墙中间有类似碑亭式构件(附图41),其原是起源于巴洛克建筑屋顶老虎窗造型,但是却被中国化或者说广东化为碑亭式构件。著名史地学家司徒尚纪认为其体现中国风水建筑思想。他认为,如仿巴洛克式骑楼为三开间,女儿墙装饰有涡旋,中间有类似碑亭构件,中置神龛,都为传统文化体现[4]。而林琳在其著作中也指出碑亭式构件是在“城市拥挤的用地和密集的布局条件下”,“将维护与遮蔽的组合放在了建筑中最高也是最重要的地方——屋顶上,创在了人与自然之间新的和谐”[5]。由此体现把背山面水的格局作为最理想的景观模式的中国建筑的风水思想。此外此建筑碑亭式构件有着复杂精细的雕饰,类似潮剧中的头饰,这也是其他地区骑楼所没有的地方特点。建筑三层有阳台,形成建筑立面的虚实对比,也是符合本地区的气候环境和生活习惯。阳台为新艺术风格的铁栏杆,且女儿墙也为镂空的栏杆形式,可以减少台风压力,又适应广东炎热气候,使建筑显得通透。建筑也采用了汕头骑楼十分多见的木质百叶窗。
 
  
 
     三开间三层,中段为两个凹进去的阳台,阳台栏杆造型精致,且在上部有拱形造型,并有彩色玻璃。此种彩色玻璃也见于其他骑楼建筑上。两边各有四个双扇木质百叶长窗,窗框造型富有特色。总体上建筑立面得体大方又十分优雅。只是建筑质量很差,已经成为危房。
 
  
     这个建筑的主要特点是大面积开窗且大量采用彩色玻璃。建筑为三开间四层,每一开间都运用同样的开窗方式,均为八扇拱窗,一直到柱子为止。均采用篮、白、红、绿四色的彩色玻璃,既统一又富有变化。同样的彩色玻璃也见于其他骑楼如国平路51号。由于大面积彩色玻璃的使用,使得建筑立面的装饰别具一格。
 
  
     由于处在十字路口转角处,故采用扇形平面。底层爱奥尼柱式,二三四层开窗相同且较为简洁,层与层之间有装饰带分开。主要特色是在其一侧突出巴洛克色彩浓厚的异形阳台(附图42),曲线的造型十分有趣又优雅。另外也采用木质百叶窗。
 
  
 
     处在十字路口转角处,九开间四层弧形平面。屋顶另外加建一层。立面较为简洁统一,窗上沿均有粤东式骑楼的雕饰,四层为阳台,有镂空栏杆,虚实对比强烈。
 
     总结汕头骑楼在平立面和细部处理上的特点,有以下6个:
 
 1、平面布局灵活,开间形式有从一开间、双开间、三开间以至到九开间,另外转角型骑楼集中,一般交叉路口的骑楼均采用弧形转角形式。
 
 2、立面上大量采用阳台,有挑出和凹进两种形式的阳台,前者一般有新艺术风格的铁栏杆,而后者则多为石材或抹灰的镂空栏杆。阳台一方面丰富建筑立面,形成虚实对比,一方面又符合本地区气候特点和居民的生活方式。
 
 3、开窗形式丰富多样。在整个老城区几乎找不到两幢开窗形式相同的骑楼(附图50)。
 
 4、大量采用木质百叶窗。基本上风貌较好的建筑均采用此种形式的窗扇,可见在当时是一个普遍的潮流。这种窗主要是适宜此地区的气候,夏天有利于遮阳和通风。笔者认为这种窗扇形式主要是受到法国建筑的影响,或者是通过法国的殖民地如越南等的建筑的间接影响。
 
 5、大量采用铁构件。一般的挑出阳台均采用铁栏杆,且都具有新艺术风格的造型,这种铁栏杆往往成为立面装饰的一个重要部件和特色。另外在一些民居大门的上方也多用这种卷草形式的铁件装饰(附图49)
 
 6、注重外立面的雕饰,特别是采用粤东式的雕饰样式。
 
 7、部分建筑采用大面积开窗和大面积彩色玻璃窗。
 
 
 五、景观节点丰富。
 
 小公园放射状道路的中心为老城区的中心,也是最重要的景观节点。小公园为30年代初建设的,当时修有假山、喷水池,树有“万国来朝”碑。1934年4月续建一座八角亭(附图43),红柱绿瓦,亭四周筑石椅,名为“中山纪念亭”,小公园景观形成。后八角亭于1969年文化大革命中遭拆毁。1985年汕头园林部门在原址重建假山、喷水池,植种椰子树、鱼尾葵等乔木和灌木,作为街心绿岛。1997年升平区鮀岛建筑公司重建“中山纪念亭”,小公园景观节点雅观倍增,独具一格(附图44)。
 
 此外在其他十字路口或三岔路口,由于处于转角处的建筑一般都在平面上做弧形转角处理。转角型骑楼的大量产生主要是放射状的道路产生多个楔形空间,要充分有效地利用三角形用地,必然派生大量转角型建筑,所以也能够形成十分特别的交叉路口的景观,从而成为一个转角型骑楼集中的景观节点,如至平路与居平路交界处(附图45)、安平路与居平路交界处(附图46)、升平路与外马路交界处(附图47)和永平路和至平路交界处(附图48)等。汕头转角骑楼的集中程度在广东是首屈一指的[6],由此产生的街道景观节点也十分丰富。
 
 汕头近代骑楼街区的形成和发展
 
    据潮州志记载,清咸丰八年(1858年),“是年五月十六日中英缔结天津条约与台湾琼州同时开关为商港,当时约文统名潮州后经再折冲至同治纪元始改关汕头为商埠”。可见汕头真正开埠实在1861年。有一种说法认为当时确定潮州为通商口岸后由于潮州民众集体反对洋人进城才导致改汕头为通商口岸。但是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就近代初期而言,“汕头开埠”也就是“潮州开埠”,两者实为同一个概念。因为当汕头开埠之时,它还只是潮州府澄海县届下的滨海村落,充其量不过是潮州的一处外港,开埠通商就城市而言自然是指府城潮州,而贸易的具体地点则为汕头[7]。开埠后汕头发展迅速,到上世纪廿年代汕头独立建市并取代潮州市成为潮汕地区的政治和经济中心。这段历史也折射出近代化过程中封建城市的没落(潮州)和资本主义萌芽城市(汕头)的兴起。
 
     这一时期,世界各国在汕头所兴建的洋行、领事馆、别墅以及教堂、学校、医院都是以占据海岸一带为主要特征。故这一时期,市区迅速扩展了向西南海岸延伸的环形放射路网,以沟通海运为主要特征[8]。小公园区域的主要道路均铺设于上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如据汕头志记载,升平路、永平路建于民国12年(1923年);同平路、外马路建于民国13年(1924年);至平路建于民国14年(1925年);安平路建于民国15年(1926年);居平路、民族路建于民国17年(1928年);永泰路、杉排路、镇邦路建于民国19年(1930年);国平路建于民国23年(1934年)。
 
     在汕头市档案馆保留的“关于国平路建筑”一系列民国档案中,有一份《国平路筑路委员会召集各业户、各执委会议签名盖章呈请建筑骑楼议案表决通过即席命起草呈及宣言》,其中提到“吾国平路各业户同人等鉴于本市各马路筑成两旁铺屋有建筑骑楼者,不独利便来往行人而商业铺面更蒙交易利便,因是还请到会转呈市政府批准予照至平安平各马路建筑骑楼”。由此可见市民特别是商铺业主一方面意识到骑楼能够形成为行人遮风避雨的街道灰空间,另一方面也意识到骑楼街道能够给店铺带来巨大的商业利益。林琳认为“骑楼的廊下空间成为一种非直接交易场所的‘隐形商业空间’”,表面上看“是一种‘利人’的不经济行为,但实际上是一种‘利人利己’的经济行为”。而正是这样一种商业利益的驱动使得民众形成“自下而上”的建筑骑楼的驱动力。而《宣言》中又提及,“政府指令批示盖建骑楼其宽度最少顷四十七尺,本路仅是四十尺尚少七尺,照至平安平等路两旁墙基应各拆入三尺半方符四十七尺之制度”。可见当时政府已经就骑楼街道的建设做出了制度性的规范。接着《宣言》又指出“本会同人等惩前毖后因鉴于永平升平福平等马路无建筑骑楼者后日政府若令其改建骑楼则此时之损失已不堪言则何如及早图之免留后患”。可见当时市政当局已经有强制建设骑楼的可能了。林琳指出,当政府认识到骑楼建筑有必要进行大规模的推广和规范化管理,从而制定规则促使骑楼大规模建设,政府的一系列规范化管理条例和实施方略促成了骑楼建筑后续发育的“自上而下”模式。可见,正是在这种民间主动的“自下而上”的需求和官方“自上而下”的管治力的双重驱动下,汕头的骑楼街区才迅速地发展和成熟。
 
 
 对历史街区的保护和更新的探讨
 
    人是有记忆的动物,而一座城市和人一样,也是需要记忆的。很难想象一个人失去记忆会是什么样子。城市也是如此,一座城市的记忆存在的意义也在于此。而汕头的记忆,就是小公园骑楼街区。对于这个街区的价值,或许能够概括成几个方面:城市规划上、建筑上、历史见证上、学术研究上、生活方式上等方面的价值,或许远远超过于此。
 
     汕头历史街区现在看到的业已造成了一些无法挽回的改变,而那些见证了汕头埠历史的甚至中国近代史的骑楼还在安安静静地老去、破败下去。这让人无法对这么多的骑楼和城市格局幸存至今这件事感到任何欣慰,因为“幸存”并不是一个乐观的词语。我们需要的是“保存”、“保护”,而非“幸存”。
 
     汕头政府部门最近出台了小公园保护规划,对该片区的性质定位是城市次中心——集商业、文化、旅游、休闲、居住功能于一体的历史风貌街区,适当兼容部分居住功能的步行街区。保护、建设规划按功能分为“一点二环五线六片”。延续和发扬了小公园环形放射的路网格局,利用安平、国平、升平三路五向辐射,居平路和旅游文化街两环连接,构成保护区的内部道路框架。并强调沿街骑楼建筑的连续性和风格特征,主要商业街都规划了不间断的骑楼,统一改建和新建的建筑要求按小公园的建筑风格建造。同时,塑造多个开放广场和绿化庭院,以改善片区的环境质量,调整后的小公园片区将突出环形放射的路网格局、连续不断的骑楼空间特色,在保持较有特色的内街小巷风貌,对有较高保护价值的特色建筑予以加固维修或原貌重建。
 
     这是一个很好的规划,其中大部分笔者是认同的。但是提出以下几点作为探讨:
 
 1、对于这个街区的建筑,应该以保护、修缮为主,以更新和改建为辅,除了极个别建筑风貌太差必须重建外,应尽量避免拆迁。
 
 2、这一历史街区的一大特点是它不同于其他城市的旧城区因为新城发展导致完全衰落而变成贫民窟或者危改区,虽然相对于新城而言还是有所衰落,但是基本上其自身仍然保持着活力,笔者粗略估计,沿街骑楼基本上有8成以上至今仍然作为商铺在营业。这一方面是由于骑楼自身和城市格局的优点导致旧城生命力延续至今,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多数建筑为砖混结构甚至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质量较好所致。所以在保护规划方面应该充分认识到这一点,使这一地区的活力得到保存和提高。
 
 3、汕头老城区的另一个特点是它和海外华侨至今仍然有着无法割断的联系。一方面小公园见证了汕头近代移民的历史,一方面相当大部分的建筑也都是华侨投资所建。至今仍然有许多归国华侨对小公园街区有着十分深厚的感情。注意到这样一个背静和事实,就必须要引进侨资侨力参与旧城改造,发扬华侨、港澳同胞爱国爱乡的热情,引进他们的资金力量参与旧城改造工程。
 
 4、汕头现在已有礐石4A级景区和南澳海岛生态旅游区,但是汕头小公园历史片区的价值要远远大于这两个景区。发展汕头旅游振兴汕头经济的希望不在礐石,也不在南澳,在小公园。认识到这一点小公园历史街区的保护才有希望。
 
 【附注】
 
 [1] 钟鸿英:汕头近代海港城市与近代建筑述略,第3页,第三次中国近代建筑史研讨会,1990年10月
 
 [2] 杨群熙:潮汕历史资料丛编第11辑,潮汕地区侨批业资料,第5页,2004年4月
 
 [3] 林琳:港澳与珠江三角洲地域建筑——广东骑楼,第103页,科学出版社2006年1月第一版
 
 [4] 司徒尚纪:广东五邑侨乡规划与建筑文化体现中西文化融合,第2页,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 2006年3月
 
 [5] 林琳:港澳与珠江三角洲地域建筑——广东骑楼,第61页,科学出版社2006年1月第一版
 
 [6] 林琳:港澳与珠江三角洲地域建筑——广东骑楼,第94页,科学出版社2006年1月第一版
 
 [7] 赵春晨:汕头开埠史实考,潮学研究(第3辑),汕头大学出版社,1995年3月
 
 [8] 王琳乾 :汕头市志,卷五十 城乡建设,第521页,新华出版社,1999年
 
 【参考文献】
 
 1、汕头市西南堤设计图纸,民国档案12-12,卷120,汕头市档案馆
 
 2、关于国平路建筑,民国档案12-12,卷24,汕头市档案馆
 
 3、王琳乾 :汕头市志,卷五十 城乡建设,新华出版社,1999年
 
 4、饶宗颐:潮州志 [专著] ,第七册, 潮州市地方志办公室, 2004
 
 5、林琳:港澳与珠江三角洲地域建筑——广东骑楼,科学出版社2006年1月第一版
 
 6、杨群熙:潮汕历史资料丛编第11辑,潮汕地区侨批业资料, 2004年4月
 
 7、陆元鼎,魏彦钧:广东民居,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0年
 
 8、李小静,潘安:广州骑楼文化与城市交通,南方建筑,(2):11-13,1996年
 
 9、郑静:广州骑楼街空间分布特征与保护措施,城市规划,(11):18-15,1999年
 
 10、梁思成:中国建筑史,百花文艺出版社,1998年
 
 11、黄挺:潮汕文化源流,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7年
 

作者: 
彭伟洲
来源: 
http://ronniepeng.blog.hexun.com/9001031_d.html
浏览次数: 
1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