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大观园——陈慈黉侨宅美学赏析(节选)

    伟大的法国文学家维克多·雨果说:“人民的思想就象宗教的一切法则一样,也有它们自己的纪念碑,人类没有任何一种重要的思想不被建筑艺术写在石头上。”几千年来,建筑的文化价值一再被哲人所肯定,一直称它为“石头的史书”和“世界的年鉴”。西方建筑是这样,中国建筑也是这样,更何况陈慈黉故居这部中西合璧的“石头史书”乎?
 
   陈慈黉故居是潮汕著名旅外侨胞陈黉利家族在家乡澄海市前美乡建造的大型宅第。
 
   陈黉利家族是一个典型的华侨家族(陈黉利是陈慈黉的商号)。该家族自奠基人、陈慈黉之父陈焕荣航海发迹后,遂于1851年与人合作,在香港首辟南北行街(今称文咸西街),成立乾泰隆公司,在泰国曼谷创立“陈黉利行”,经营进出口大米及国内土特产,发财致富,为家族奠定基础。陈黉利家族精心经营,锐意进取,迅速将商务扩展至新加坡、安南等南洋诸国,至二战前已发展成为“泰华八大财团之首”、“富甲南洋”的豪商巨贾。至今运转六代,历百余载而长盛不衰,兴旺发达。
 
   自清同治四年陈焕荣归梓起,三代人相继建造宅第达10余座,其中“陈慈黉故居”,仅是指1910年他在前美新乡兴建的“郎中第”、“寿康里”、“善居室”和“三庐”书斋4座宅第,规模宏伟、结构奇特。既有潮汕民宅的古朴民风与中国皇室的富丽堂皇,又有西方建筑的古典崇高,中西合璧,洋为中用。
     四座宅第共占地25400平方米,建筑面积16500平方米,共有大小厅房506间,它是潮汕乃至全国解放前稀有的华侨住宅建筑群,堪称“岭南第一侨宅”。参观者无不叹为观止,并且钦佩陈黉利家族的爱国爱乡至诚之举。随着寻根文化和旅游事业的发展,陈慈黉故居已成为海内学者和游人神往之地。
 
   这4座宅第在建筑局上具有独特风格。布局上求独立又不失整体,紧密相联,错落有序,富有节奏。其中3座是潮汕最具特色的“驷马拖车”式建筑,仿似北京的“四合院”;另一座“三庐”书斋是三座宅第的配套建筑,属别墅式建筑,并具有中西结合的花园式设计;位于大宅中间的是中国式的“硬山顶”平房,由外围两层洋楼所拥护,形成一个内低外高的“四水归一”方形大座院。3座宅第结构造型相似,宅第的主厅堂是“四点金”房局,两侧为双花巷(也称又背剑),每条花巷的厢房仿照北京故宫之东宫、西宫建筑形式;大宅中分成若干小院落,构成大院中有小院有“院中院”,大房中带有小房的“房中房”;大宅至高处还设置了瞭望功能的“角楼”,以纵观全宅,便于防盗防火等作用;二楼的西式天台与斜屋顶相接,既是天台又是通道;俯瞰陈慈黉故居,屋顶、长巷、梯楼、天桥和通廊萦回曲折,点、面、线纵横交错,四通八达,可谓是“星罗棋布”。陌生人进入故居如入迷宫,扑朔迷离,引人入胜。
 
   纵观各座大宅,它们格局相似,但又各有千秋。这4座宅第分属陈慈黉的3个儿子,“郎中第”(俗称老向东)是陈慈黉次子陈立梅(字惠芳)的宅第,开建于1910年,至1920年建成,占地面积1506.1平方米,共有大小厅房158间。“郎中第”是双龙虎,双庭院。
 
   “寿康里”(俗称向南)是陈慈黉长子陈立勋(字惠臣)的宅第,开建于1922年,至1930年建成,占地4097.2平方米,共有大小厅房116间。“寿康里”朝南的庭院前不设厢房,改设栏杆式围墙,透过围墙可看到大路过往的车马和天然的“护城河”。左右的“伸手”(潮汕特色建筑俗称)联接与中间二层楼的大庭院,形似马蹄。院中东北角特意建造一个优美别致的双层“小姐楼”,作为末婚姑娘读书住宿的“闺房”。特别有意思的是“闺房”并非中国传统的“闺房深深”,而是西洋开放式的“闺房”,“小姐楼”的北面还有二层高耸立的“门楼”,二楼处并设有阳台,凭栏远眺,可观看落日和映射在前面池塘上的斜阳,其情其境充满诗情画意。开放式的“小姐楼”,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去联想到中国古老的阿哥阿妹的“对歌”传情方式,而让人或受到的是一种倩女帅哥双方“视听效果”极佳、传递信息方便的现代化建筑设计观念。
 
   “三庐”书斋位于“郎中第”与“寿康里”交接处,它是“寿康里”的附属建筑,占地面积799.2平方米,有厅房30间。二层别墅模式,小巧玲珑,幽静舒适,是读书和琴棋书画以及会客的休闲场所,“书卷气”十足。
 
   而"善居室"(俗称新向东)是陈慈黉故居中最大型、最宏伟、最壮观和最具代表性的"驷马拖车"式建筑格局,并灵活建造南北书斋楼,潮汕式平房加之以亭台楼阁和双后包点缀,配以西式阳台、拱门、圆窗等。“善居室”是陈慈黉幼子陈立桐(字惠华)的宅第,开建于1922年,可惜到1939年还未建成,因日本侵占潮汕地区,汕头沦陷而被迫停工。  
 
   它占地面积最大,达6861平方米;大小厅房也最多,共有202间。中断建设时,尚有部分门窗、屋梁和木雕还未油漆,它记载着历史的沧桑和痛苦的回忆。
 
   陈慈黉故居的装饰,是中西结合审美观念的突出表现。无论是圆体的支柱,还是附着墙上的支柱,均采用西式花柱头;圆形和拱形的西式门窗与方形的中国式门窗相得益彰;门廊和窗套分不清是潮汕创造的嵌瓷,还是西方的“马赛克”;饰纹有的是采用潮汕式的、以贝灰为材料的灰型,有的是以西方石膏为材料的塑造手法;装饰花纹既有潮式的花鸟图案与寓意,又有西式的几何图形与意念。更甚者,在某些通廊石柱梁上的花纹中干脆刻上英文字母“ABC”,这是最明显的中西渗透的直接表现方式。
 
   故居中,组成一幅幅抽象图案所采用的釉面砖,其品种近百种,比现在建筑装饰材料店向客户展示的样品还多,简直是中国成语“五花八门”的10倍数。最能突出潮汕民间艺术的应是装饰于梁架、斗拱、窗花或扇门等处的木雕,每一个独立部分的装饰都是一件完整的木雕艺术品。具有艺术保存价值的,还有在众多的书法石刻中,竟有出自近现代中国著名书法家华世奎、吴道镕和清末落榜状元、榜眼朱汝珍的亲笔字迹,我们可见故居主人的睿智远见与艺术修养。
 
   陈慈黉故居的建筑艺术特色可谓是集中西结合表现方式之大全。据说以前陈家有个专职负责开关门窗的佣人,每天清晨开窗,开完所有的窗,又开始关,当所有的窗都关上了,天也就黑了。从一个侧面我们可见故居之博大。因此,这里只是对故居的“初读”,点到为止。“欲知详况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作者: 
曾建平( 墨池浅浅)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mochiqianqian
浏览次数: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