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潮汕民居与风水

    潮汕的先民主要来自福建,由海上迁徙而至。再远,可追溯到魏晋时期的中原,也就是“河洛”(河套以东和洛阳地区)。现在的潮汕乡镇,特别是村寨,到处可见郡望或堂号“郡”字源自秦代的“郡县制”。“郡望”就是只郡之望族,作为当时是以名望宗族为向心力的群体,用以区分贫穷贵贱,现在潮汕地区大部分姓都有郡望,村民喜欢把“江夏旧家”“颖川旧家”等字眼作为用在自己家门联的横批,或者刻于民居檐下,仿佛可以看见,这些人的祖辈讲述着本宗族在中原地区的财富势力如何强大,给子孙们以文化上的自信,二来在外人看来有一定脸面。说是思乡情结也好,说是虚荣心也罢,但却可以从侧面看出中原文化在本地区的文化向心力是有相当分量的,晋人南迁到福建至潮汕一带,正是因为潮汕定居似乎很符合他们用传统的风水理念。古人认为,人类起源于昆仑山,有三大干龙入中国之说,潮汕北部与西部山峦则属于南支脉武夷山脉的残丘。南方丘陵地带以及潮汕北部的山区,形成了潮汕阻挡冬天北方寒气的第一道防线,莲花山脉与两边延伸的大南山与南阳山脉形成了阻挡寒气的第二道防线,各村寨选址一般都坐北朝南,依山而建,这样,又形成第三道防线。潮汕的地形其实更象一个人,面朝大海,山脉象双手拱卫着平原。夏天,来自海洋的暖湿润气流滋润了这片沃土。桑浦山和潮阳,潮南,达濠山脉分守榕江两岸,妈屿与鹿屿狮象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守护着汕头港,形成泻湖,使得汕头这片港湾平平浪静,也使得汕头成为中国唯一具有内海的城市。看起来这个泻湖更象一个葫芦,藏风聚气。如果说角石海是内明堂,妈屿以外的海域更象一望不际的外明堂,外海的海水和榕江韩江的江水在这汇集,冷暖交汇, 浮游生物多,海洋类生物也就多起来。在海洋战略角度上看,南澳分别南彭列岛、铜山(东山岛)形成“双目”,与广澳,惠来沿海山脉互为犄角。 
 
古代潮汕堪舆家的两大派别——江西派与福建派 
     潮汕地区到了明代中后期人口数量相当大,土地争夺也比较激烈,据说,为了争夺风水宝地,“斗风水”的事情经常发生,一直到近年也有因为风水之事情大动,大干干戈,互相械斗,可见风水的观念在本地人中有相当的分量。以前本地区的风水先生主要有两派,皆为外地人,一则为以赣州人为主的江西派也称为形势派(早期以乘生气为主,后期形理并重),二则以来自福建的理气派。形势派主要主张的是晋代郭璞《葬经》的“势”与“形”的关系的论述,“势为难,形次之,方又次之”既重理气,又重理形,唐代杨筠松所著的《青囊奥语》、《玉尺经》及其徒弟曾文辿所著的《天玉经序》为理气之法,杨筠松《凝龙经》《撼龙经》则是对“形”与“势”的论述。 据说正统的江西派徒弟在学习风水理论的时候必须诅咒发誓,立下不能做坏事之类的誓言,师傅才会传授风水秘术。理气派主要主张用九星八卦及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设计调理民居与建筑之气,多主张《阳宅撮要》的理论。以前潮汕本地的福建派也自称为正统。但江西派在本地影响相对较大。据说,杨筠松冒着斩首之贫险从宫中偷偷带出了《葬经》来到了江西省兴国县的三僚村,化名杨救贫,在此讲学,传授风水之术。《三僚风水传奇——风水村里说风水》(作者:刘晓春,发表在《民族艺术》2002年第4期)一文说到:“宋代以来,三僚村仅廖氏就有上百人在潮汕相地,其中出名的地师有宋朝廖月山、廖子安、元朝的廖国玉、明朝的廖炳章、廖胜概、清朝的廖炳子和廖仁等七人,在当地留下大量的建筑风水,三僚人称之为“七廖下潮汕”,至今在三僚仍然有‘不到潮汕不出师’的说法”。 
 
潮汕村寨的风水选址 
     光绪《潮州志》:潮汕人“营宫室,必先祠堂,明宗法,继绝嗣,重祀田” 清代张海珊《聚民论》中写到“闽广之间,其俗尤重聚居,多或万余家,少亦数百家”,他们“皆聚族而居,族皆有祠,此古风也”。潮汕村寨到民居,选址相当讲究,首先要找相地先生起卦,选“穴”一般是依山傍水,坐北朝南《潮汕老屋》一书作者林凯龙教授认为,“‘围寨’的建造先会从环境的角度考虑,比如在‘蟹地’建八卦形的围寨,‘鼎’地宜建圆形寨,‘蛇’地也会考虑建椭圆形寨,‘虎地’一般会盖成方形寨等等。依地理形势的变化而采取不同的形式,力求和环境的统一合拍。在有山的地方,会利用山岳作为靠山,以远峰作为朝向,采取坐实朝空、负阴抱阳布局;在近水的地方,会利用‘水龙’作为护卫,因‘水学’认为‘身之血以气而行,山水之气以水而运’‘洋地阳盛阴衰,只要四面水绕归流一处,以水为龙脉,以水为护卫’《地理五诀》,采取‘坐空朝满’的形式。 依照这些原则,近水的村寨往往随溪流而婉转,‘以水为护卫’形成了各种形状的村寨。” 可见形势派在此地影响深远。 
 
潮汕不同地区建筑上的文化差异 
     很有趣的一个现象就是,潮汕因为榕江一水之隔,把潮汕分为海洋文化区域与大陆文化区域,海洋文化地区的人性格豪爽直率,如饶平,南澳及潮汕西南部,潮阳 潮南惠来一带,一直延伸到海陆丰,大陆文化地区的人大都 比较含蓄,温和,包东北部的三饶潮州一直延伸到揭阳这一内陆地区。一阴一阳相得益彰。这两个不同的文化区域的人不仅口音有区别,建筑也有,比如潮阳的营造尺就跟潮州城的尺度上不同,揭阳民居的屋定大都为灰色瓦片盖成,潮州一般为黑色及灰色(除寺庙学宫屋顶为红色),潮阳惠来一带则为红色,因此也有“潮州厝,皇宫起”之说。海洋文化地区的山墙大都为“水星”式,可能跟这地区以“讨海”为生的职业有关系,大陆文化地区山墙比较高,有的门上山墙还有三叠。 
 
潮汕民居墙体装饰 
     潮汕民居的山墙和微州民居山墙不同,后者形状单一,起到防火的隔离作用,前者装饰图案多样,更注重堪舆的应用。潮汕民居山墙的脊顶有五种基本的样式,分别为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还有延伸出来的大幅水星,水带金星等等,彩用若干条凹凸线条叠加,使得富有层次感,有的还装饰嵌瓷及半浮雕灰塑,近年,揭阳和潮南一带的村民有的还贴上绘有图案的彩色瓷砖。 说到山墙的五行样式选择, 有三种不同的说法,一则认为山墙的的选择要看主人八字缺什么,缺水则补水,缺火则补火,依次类推。第二种说法则认为,要看具体房屋的朝向,以五行相生相克取之。三则认为应该看房屋的具体位置,配合屋子周围的山墙和具体的环境。清代的林枚在《阳宅会心集》说:"一层街衢一层水,一层墙屋一层砂,门前街道是明堂,对面屋宇为案山。"可见山墙被延伸为山之意象,街道延伸为水的意象。民居墙体部分以大块的长方体花岗岩垒,也有的用贝灰沙夯成。工艺表现主要集中在面楼肚,则大门两旁,一般以祠堂和大型府第工艺比较精湛。宋,元,明时期的石雕多为浅浮雕,清代的大都有镂龙石雕,总体而言,无论是嵌瓷,木雕,石雕,还是灰塑,泥塑,清代的工艺水平比以往的高。潮汕民居墙体彩绘及石雕灰塑题材丰富多样,有舞装戏出,名家诗书画,人文典故,吉祥图案,不少落款有红色印章,可见工匠独具匠心。晚期尚出现了一些西方花纹图。总的来看,主人要用建筑的华丽,品位的高雅体现自己乃至整个宗族的地位,用潮汕话来讲是:摆头摆面。大部分的人家都有希望平安长寿,多子多服,则以人丁兴旺,长寿平安为主题。文人墨客或附庸风雅多以琴棋书画,名人典故为题材,表现了一定的文化气息以艺术品位。又如执政之士或失意之士则喜欢以山水花鸟为主。文化程度不高的富裕人家则喜欢至于神仙、文武戏出等题材。 同时,这些艺术品的题材很多有谐音,佛手(多福)、桃(福寿)、石榴(多子)、喜鹊、梅花(喜上眉梢)、鹤(长寿)、松(长生)、鹿(禄)、蜂猴(封侯)、葡萄(多子)、牡丹(富贵)、竹(平安或君子)等等。这些都反映了不同时期的工匠工艺,更折射当时人们的价值取向。 
 
潮汕祠堂与堪舆 
     祠堂是一宗族供奉祖先的场所,一个村寨大都以祠堂为中心,祠堂先建,再围绕祠堂建设其他民居。潮人很重视祖宗崇拜,祠堂的建筑大都要经过扶箕,取得祖先“同意”,且祠堂修建时的尺寸都有一套相当完整的本地营造法,每寸每尺都有有严格的规定,把几乎所有民居装饰艺术都在祠堂上展现,这反映了潮人饮水思源,报本返始孝思,又是潮人精益求精的体现,一个祠堂的石雕艺术主要集中在门楼肚,而木雕艺术主要集中在内部的梁架结构,包括雀替,斗拱,抬梁等等。祠堂艺术可以很体面地展示本宗族在本村的经济实力,地位,还可以展示宗族的文化品位。同时,人们认为,一个祠堂的的风水好坏,直接影响到本宗族人的运气,命运。 
 
“过白”的设计 
     潮汕祠堂也讲究“过白”的设计,可以控制前后两进厅堂之间的距离,程建军教授在《藏风得水--风水与建筑》中指出,过白的方法就是“站在后进神龛前香案后,从离地面1.5米左右米高处(约香炉燃香点)向前望去,在人眼的视野范围内,前进厅堂正脊上沿水平线之间构成的‘视窗’要能看见天空,使前面那座建筑屋脊上还有有一线天空被纳入画面,所见天空光称为‘白’,‘过白’就是观者所见到的天空光透过这‘视窗’的现象。”作者又指出,在建筑美学上,这样的设计可以形成优美的视觉效果,形成了框景,有利于采光与通风,在春天天气潮湿的时候,可以使二进间接受热辐射,使木制的梁架结构,更能耐用。如果过白尺度过高,则阳气过剩,如果无白尺度,则有压抑感,阴气过剩,可见,古人这套传统的做法是相当严谨科学的,墙体的设计建筑也要配合“过白”。 
 
“压白”尺法 
     与潮汕其他建筑一样,潮汕祠堂设计也相当讲究“压白”尺法。由于传统的观念下,祠堂的受到神秘的营造法相当神秘,特别是压白尺,有一套相当完善的歌决,现在濒临失传。古代的工匠与相地先生(特别是理气派)把木工尺与九星图各星宫相联系,一白,二黑,三碧,四绿,五黄,六白,七赤,八白,九紫。压白尺法有寸白与尺白之分,寸白就是寸单位的使用方法,尺白就是尺单位的使用方法,程建军教授在《藏风得水--风水与建筑》中指出:一般而言,寺庙学宫等大型建筑都用尺白与寸白,一般民居则只用寸白,但也要分地区而论,比如潮汕地区的原则是“尺白有量尺白量,尺白无量寸白量。”寸白九星及五行属性关系如下,一白,五行属水,吉;二黑,五行属土,凶;三碧,属木,凶;四绿,属木,凶;五黄属土,凶;六白属金,吉;七赤,属金,凶;八白,属土,吉;九紫,属火,次吉。 
     据笔者调查,现在的潮汕工匠也都以口头歌诀的形式传授学徒,口诀有天父卦与地母卦之分,相地先生为祠堂相地时候会先起一个天地卦。程建军教授指出:天父卦尺白,寸白是用于垂直向度,(房屋高度)的尺度口诀;地母卦尺白,寸白是用于水平向度(房屋进深与面宽 等平面尺度)的尺度口诀。笔者在田野考察中发现,现在潮汕许多祠堂修缮时候都墙体尺寸按原貌,人们大都不知道压白尺方法,只知道祖先设计时候有其道理,如果擅自修改尺寸与方位,会遭遇不幸。 
 
杖杆法 
     当潮汕工匠设计的空间尺度比例与压白尺在一定程度上相吻合的时候,就形成了潮汕地区的杖杆法,程建军教授认为:杖杆是大木师傅进行房屋设计的工具,其形制各地不同,使用的方法也不一样,杖杆法就是工匠用于房屋营建的设计及施工尺度确定的检验方法。潮汕地区的杖杆四1.86丈的确扁方木杆,在杖杆的正背面两个别大案面包上班,标有两个别尺寸系列,尺寸系列数字组合原则是以1.8尺的等差数列,为关系。作者同时指出:这些数字系列便是民居设计中标的确主要控制尺寸。实际设计师中的确尺寸 均落在杖杆上,设计完杖杆,一幢建筑也就设计完。杖杆数列的取值以1.8尺为模数,总长1.86丈,这些均与压白尺法中的一白、六白、八白有关联.潮汕民居厅房建筑面宽的大小差值使以两瓦坑在来增减其规模。而1.8尺度的数值刚好是两个瓦垅的宽度。这样形成一套完整又严谨的设计方法。

标签: 
作者: 
丁烁(青蛙考古探险)
来源: 
凤凰网
浏览次数: 
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