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民间建筑“梅祖家祠”

    梅祖家祠,位于广东潮阳谷饶深洋村,由曾与民国年间广东军阀陈炯明的结拜兄弟的陈梅生所建。据陈梅生后人介绍,陈早年在汕头经商,后创办“柿饼行”,稍后,到上海经商发了大财。 
     陈梅生于1921年回乡购地筹建“梅康里”,至1924年正式动工兴建。“梅康里”规划建设祠堂“梅祖家祠”和四座“四点金”、四座“下山虎”为主体的五壁联大型豪宅,至1929年陈梅生去世时,尚未建成;后由陈的长子陈祖武继续建造 陈祖武曾任民国时期的普宁县长 至1934年尚未完工,前后历经10年时间,只建中间的祠堂“梅祖家祠”和左侧的两座“四点金”、两座“下山虎”,以及祠前大灰埕、照壁、花园等附属建筑,耗资10多万银元。 
     “梅祖家祠”祠堂面阔21.94米,进深28.8米,建筑面积632平方米,分前、后两进;前进五开间,前、后进中间为大天井。大天井两侧为南北厅,南北厅左右各有两个房间,后进大厅前有一拜亭,后进也采用五开间,中间大厅三开间,大厅两边各有一间大房间,房间前各辟有一个小天井,小天井有门与大厅和南北厅相通。在这里,祠堂安排配置了四个厅堂、八个房间、一座拜亭、三个天井。它的平面布局,采用相似“四点金”的方型为基础的九宫格式,中央为天井庭院,四正为厅堂、四维为正房,形成“”形中心对称格局,在此基础上,再沿纵、横两个方向扩展,沿纵向增加南北厅四间房、沿横向前,后大厅加宽用三开间。它的最大特点是以天井 庭院 为中心,上下左右四厅相向朝向大天井,形成一个纵横相交的十字轴空间结构,俗称四厅相向格局,也称“四厅汇”。这种格局,布局严谨、规矩方正,崇尚中央与中轴、讲究对称、主次分明,整体安排井然有序、上下左右呈合力之势,具有内聚性。体现了祠堂藏风聚气的凝聚力。 
     梅祖家祠外观古朴、大气,整个前进建筑除两面山墙外,全部为花岗岩石结构件砌筑安装而成,所有花岗岩石构件均模仿木构件形式,仿木构造用榫卯联接和紧固,形成了一个非常坚固的石结构。祠堂凹斗门楼三开间、三门式,有一对整石雕刻的檐柱,柱为狮脚花篮础,花瓣形圆柱身、柱头饰有西洋纹样、马面梁架有人物故事、宝瓶石雕装饰,梁下原有一对双面镂空石雕饰品,艺人采用镂通雕为主和浮雕相结合的手法,在坚硬的青石上雕出,一个葡萄藤蔓缠绕的回字纹骨架上,一群老鼠在结满荔枝、葡萄丛中偷吃果实,每只老鼠动态各异、生动有趣,这件石雕构图匠心独运、疏密有致、层次分明、玲珑剔透、技艺精湛,充分表现出潮汕石雕通透、精致的工艺特色,更叹为观止的是祠堂六个倒挂石雕花篮,每个花篮高约30厘米、直径20厘米,用一块青石雕成。据说当时主人陈梅生为了展现潮汕石雕技艺,专门请具有石雕之乡的潮阳泗美村石雕名匠庄来成等6人雕刻,每个工钱2000银元,雕刻最好者还有标尾额外奖励,奖金还不止2000银元,可见当年主人为了达到尽善尽美,不惜资费。现在我们还能从残存下来的五个花篮篾条清晰可见,花卉形态多姿、人物神态活灵活现、维妙维肖。据介绍,雕刻一个花篮,时间长达一年多,雕刻时大小铁椎用了30多支,最小的只有铅笔芯大,还要伸进“篾缝”到内面雕刻,其难度之大,不言而喻。其中前厅的一个倒挂石雕花篮,门楼的一块双面镂空石雕和拜亭梁架上的一个倒挂木雕花篮,已分别于1952年和1959年被北京故宫博物院和有关部门以国宝收藏,遗憾的是祠堂剩下的5个花篮全部残缺不全。 
     上面所叙的双面镂空石雕、倒挂石雕花篮,这类艺术石雕,在民间石雕艺人称为“打巧”,而将建筑构件的石刻,如门框柱、柱础、台基栏板等称为“打平直”。在梅祖家祠,艺人“打巧”技艺令人惊叹,而“打平直”技艺也一样精彩。单就祠堂各式各样的精美石柱就可从中看到端倪,它有圆、四方、八角、花瓣、鼓形等形状,柱脚有各样形状花篮础,柱头却刻有西洋纹样。艺人通过打坯、打剥、粗凿、作细、斫口、斫细、磨光等工艺令顽钝坚硬的石头,在刀凿之下,变得柔顺又有灵气。这些精美石柱全部用手工打凿,做工精细、圆弧曲线、棱角线条,精细相间,并且磨得光滑如镜,真是令人叹服 
     祠堂前厅采用檐柱、门槛墙、金柱和后檐柱“四柱”十一桁柱列式梁架,中槽用三木载抬梁式梁架。拜亭采用内方外圆内外各四柱、八柱落地、七桁式。用双狮驮斗、狮子戏球、木载下五龙教子等木雕装饰,大厅明间、次间均采用六柱落地、十五桁式,明次间中槽均采用“三木载五木瓜、五脏内十八块花坯”抬梁式梁架,明间的五个木瓜用圆形人物故事木雕,用宝瓶作瓜柱。祠堂大厅明、次间用四榀抬梁式梁架,在潮汕各地祠堂非常少见。 
     梅祖家祠,屋面嵌贴着富有潮汕特色的花鸟鱼虫,龙虎狮象等内容的嵌瓷,栩栩如生,它与祠堂里面的300多幅精致木雕和100多件精美石雕构成了一个非常精致的装饰空间,这些装饰构思巧妙,雕镂精细都是很难得的潮汕民间艺术。 
     笔者十多年来多次前往,感触很多。在这里,人们可品味天井 庭院 的自然美与厅堂的人工美的相互结合,光线的明与暗,环境的动与静,色彩的浅与深、门户的开与闭、露与藏等对比手法,构成了极富韵律的空间过程,又是十分含蓄的无限幽静的意境。在雨天,人坐在廊下或厅内,看檐头瓦口滴水如注,似珠帘张挂,淅淅沥沥的雨水声,配上流水行云的潮州弦诗,此情此景是难以用言语或笔墨所能表述的。 
     从厅堂、天井的大空间、建筑的大尺度看,似乎可揣摸到主人早年走南闯北、为人坦荡、胸怀宽阔的气度,从空间局部、建筑细部处理的精致、细腻、缜密,可见主人大局事情有魄力,细部处理有分寸的人生品格。 
     在当年营造这样的一座规模宏大的建筑,的确是有相当大的难度,单从祠堂所用的石材来说,当地没有这种石材,全部都是从外地采购,经水路运至榕江边,在当时深洋村对外联系只有很小的乡间小道,要搬运这些巨大的石材,谈何容易,然而主人不惜代价,用最高的工价,选用最好的搬运工,无路开路、遇水架桥,将这批石材在几十里外的榕江边用人力运至深洋村,至今村里老人还津津乐道。 
     梅祖家祠是一座布局严谨、恢宏大器的潮汕传统建筑,又是集石雕、木雕、嵌瓷等潮汕民间艺术精华于一体的“民间艺术宫”,也堪称为民国年间潮汕传统建筑代表作。

作者: 
蔡海松
来源: 
汕头日报(2005.11.27)
浏览次数: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