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棉湖观察第

  周日的下午,与朋友在棉湖古镇的幽深小巷中闲逛。走在这静谧悠长的小巷里,会有一种穿梭在漫长时光隧道里的感觉。我们偶尔说几句话,更多的时间是沉默着向前走。

  观察第就在我们走得有点乏味的时候出现在眼前。观察第位于方围居委刣羊巷,一个硬山顶土木结构、坐西向东偏北的建筑,二进院落,面积不大,却显得古朴又紧凑。

  秋雨梧桐曾说,在棉湖古镇,“每座民居刻写着家族历史,每一片砖瓦记载着家常故事”。洪氏观察第的建成,可谓带有很偶然的传奇色彩。据其后人讲述,清末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时,皇宫内的很多宝贝散失于外,洪氏先人偶然买到慈禧太后的一柄玉如意,并将其归还给慈禧太后,因此被诰授“中议大夫”官衔,赐建观察第。

  自带传奇色彩的观察第于1905年前后建成,非常可贵的是至今仍保存完好。作为一种近现代的民居建筑,洪氏观察第具有小巧玲珑、结构紧凑的潮汕地方特色。门楼主要为门匾及石浮雕,门楼内天井四角屋梁上的木雕、天井两侧南北厅隔门上的木雕栩栩如生。其中特别之处更在于木工是由两班人马各自完成的作品,主人家在品控上出此奇招真是令人佩服不已。

  青瓦灰墙、朱红大门、镂空木雕、天井上空的星星月亮……以往,有朋友谈起棉湖老街的房屋和小巷都还是过去的样子,我是存疑的。国人一向喜欢整旧如新,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文物都是已经被整顿一新的。因为中国古代建筑的习惯是基本上采用木结构或土木结构,容易蛀空和坍塌等,也不容易修旧如旧。

  洪氏观察第的后代还住在这里边,屋内依然充斥着浓郁的生活气息。虽然也有一些现代化的家用,但时光似乎因为某一个契机,悄然停留在过去的那个时刻。甚至,夜幕降临、华灯未上的时候,外来的人会恍惚觉得:住在里边的人们还生活在节奏缓慢的旧时光中,还在延续过往流逝的梦中。在夕阳残照中,那些被世人的记忆遗忘的旧事,包围在一种古旧气息的氛围里。

  屋子正中端端正正放着的椅子,八仙桌上的茶壶、茶碗、花木盆景和雅石组成的案上山水让我们感到既亲切又惊喜。如今,日常生活的器皿在国人的生活中多数时候没有得到重视,又或是成为仰视而可望不可及的藏品,但日常能摩挲、能使用的妙品会真正提升我们的生活质量及美好心情。

  年过古稀的老人用潮汕话跟同行的朋友介绍着这里过去的情况。刣羊巷接近棉湖衙署旧址,周围一带多有古民居建筑物,附近还有一口据说建于宋代的古井,现在已经封填不用了。观察第原来西面百来米就是榕江南河,往东南百来米是云湖。现如今,云湖缩小了许多,而且一年中大多数时间是不流动的。以前云湖边还有方围池,现在方围池也被填平,建为市场。

  怀古人远兮,登高心悠哉!我在心里悄然进行着自己的缅怀仪式,真切地从心灵深处体会到“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的感觉。身在这个古旧的建筑中,我仔细地端详着那些人物与自然物巧妙呈现的壁雕,涵盖了生产劳动、生活习俗、民族风情、历史等,融进丰富的潮汕文化内容,描绘了人们对人寿年丰美好生活的希望。

  我读初中的时候,其实不太能理解,为什么文人墨客都通过废墟、碑刻、古迹等意象,去表达抽象的怀古之情?可是,在这个黄昏将近的观察第中,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原来和过去的老棉湖走得这么近。面对着这些前人留下的生活日用之器,我的心灵一刹那间被满是时光留下来的痕迹触动了,嘘唏不已。

  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观察第正像是动态的历史,而观察第主人传奇式的经历,也加重了这一建筑物的传奇色彩和历史文物价值,让人不由得怀旧思远,驰心骋怀于百年老时光之中。

作者: 
庄园园
来源: 
揭阳日报(2020.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