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最后的胡同

  已故汕头大学教授隗芾曾写过一篇文章,认为“胡同”一词源于潮汕话。潮汕乡村,民居集群之间习惯留出一条小巷,起到通风、隔火的作用,称为“火衖”,又叫“火巷”。在语言传播的过程中,火衖讹为“衚衕”,最后简化为“胡同”。

  胡同盛行于华北,在潮汕地区实为罕见。但汕头目前还真有一条仅存的胡同,这便是位于升平路与同平路交汇处的“文选胡同”。

  从小公园最中心处的标志性建筑中山纪念亭朝西沿升平路前进,不到200米,有一个路口,右拐入同平路,不到100米,便可看到右边有座“伯公庙”。伯公庙占地面积不大,庙前横幅写着“道台伯公”四个字。墙上那块看似新建的碑文记录了道台伯公的历史由来。

  “道台”两字来源于清朝在此处驻扎的道台办公地。道台是清朝一种官职,是当时省(巡抚总督)与知府之间的正四品地方长官。1860年,张铣来汕,在此建行署。道台的办公地方大约便是在今天国平小学所在的旧公园内街。道台老爷的眷属和随行官员便都居住在文选胡同。因为张铣执政宽厚仁慈,勤政务实,得到当地百姓爱戴。他去世后,百姓为追思他,便在此处建了伯公庙,叫作“道台伯公”。

  伯公庙旁边是一条小巷的入口处,走入小巷不到百步,右拐,往升平路方向望去,巷子另一端是一堵围墙,前路不通。顺着短短的巷子步行,探索,一排老屋,斑驳的外墙上一间间房子的门牌仍清晰可见,蓝底白字写着“文选胡同”和门牌号码。有一些衣服挂在屋外,显示这些房子仍有人居住。也有一部分房子已是大门紧锁。

  关于文选胡同的命名,有两种说法。第一种说法,清朝末年,有位北方人到此任职,带来了一群乡亲,在此地建屋子住下来,这些人都是读书人,所以便将此地取名“文选胡同”,以“文选”作为饱学的代词。另一种说法是,清朝末年,有位名叫“文选”的北方人到汕头的太古南记任高管,就住在道台地。当时此地尚未命名,这位“文选”要与北方的家人通信,将地址写成了“文选胡同”,就这样,此地址被邮差认同,而之后市政局也采用了这个地名。

  文选胡同目前拥有“汕头仅存的唯一胡同”这个独特身份。道台伯公庙不大,道台伯公的神像有文官与武官陪伴左右,印象中应该是唯一以官职命名的伯公庙。

  文选胡同与道台伯公已经相伴一个多世纪。它们一起见证汕头开埠后老城区走过的岁月点滴。

  二十多年前,汕头还有另外一条胡同——文星胡同。原址在今新兴路23号小区,东临桂香里,背靠长春里,是一条宽约4米的小巷。巷口的门楼足有两层楼高,刻“文星衚衕”四字。上世纪90年代初,文星胡同拆迁。1992年,文星胡同在城市现代化发展进程中消失。

标签: 
作者: 
蔡文泰 邓忠庭
来源: 
汕头日报(2020.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