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地顶厝场和“水鸡头家”

  漫步于濠江赤港乡,不经意间于古村落深处发现一座与众不同的建筑,这就是赤港有名的“较地顶厝场”——“水鸡头家”的旧居。

  “水鸡头家”姓萧名曲江,祖籍潮阳棉城,成年后随亲戚到汕头谋生,在英国人开设的太古洋行做事。那个年代在洋行做事的中国人大部分从做苦力开始,萧曲江也不例外。在太古洋行,萧曲江负责把卸在码头的货物搬运到堆栈,这绝对是一项重体力活。轮船在装卸货物时常会有货物不慎掉入海里,每逢这时,萧曲江总会自告奋勇跳入海里,一连好几分钟在水里摸索。正当人们为他的安全担心时,突然,一箱货物劈开水面,在它身后浮现出萧曲江矫健有力的身躯,他双手托着货物,双脚有力地踩水,船上岸上的人对他的水性惊叹不已。他因此获得“水鸡”(潮汕话对青蛙的称呼)的雅称。英国老板开始留意起萧曲江来,他们发现萧曲江不但水性好,人还特别聪明灵活,凡事能举一反三,让事情尽善尽美。特别让英国老板赞誉有加的是萧曲江的品德:不是他的绝不拿、不占,不贪小便宜。老板觉得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于是让他当工头。

  萧曲江的人生由此转折,从工头到初级管事,再到买办,他一步一个脚印地改变着自己的命运。他认真努力地工作,收入也芝麻开花节节高。“水鸡”成了“水鸡头家”。

  有钱了的萧曲江开始规划自己年老后的栖身之处,他多次听人说达濠赤港是定居养老的好地方,那里前有水后有山,与汕头和外埠的联系也方便。经过实地考察后,萧曲江买下位于现在赤港乡中心区域较地巷周边的一大片土地。要建一座什么样的宅子?萧曲江充分思考后决定“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作为太古洋行买办,萧曲江购置洋灰(水泥)、钢筋等建材可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就是赤港乡“较地顶厝场”呈现出中西结合建筑风格的原因。

  较地顶厝场地处较地巷,这是一条很短的巷子,不足一百米长。据说较地巷巷名就来自较地顶厝场,是典型的先有厝宅再有巷名。较地顶厝场大门向西,大门石门框宽2米,高3米左右,由钢筋水泥浇铸,外加石米磨洗,西方建筑工艺与潮汕建筑传统的结合从这里就开始了。

  进入较地顶厝场大门,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宽阔的空地,这片空地原先是预留做花园的,后来因为汕头沦陷而停工。进入大门,在花园左边有二重门,门向南,整座宅子的居住区通过二重门与预留的花园分开。二重门同样有2米宽3米高的石门框,也是钢筋水泥加石米磨洗而成。不同的是二重门的门框上建有一个十分气派的门楼,长近3米,高半米左右,顶部是挑檐式的,出入者可以在门楼屋檐下纳凉歇脚,躲避日晒雨淋。门楼顶瓦片覆盖,屋脊饰以嵌瓷,花鸟虫鱼,人物故事,琳琅满目,历经近百年的日晒风吹雨淋,瓦片和嵌瓷颜色已消褪,但仍能依稀想象它当年的美丽尊贵。门楼在当时是官宦富贾人家才有的装饰,由此可想象当年萧曲江的地位和富贵程度。

  过二重门,映入眼帘的是宽阔的埕仔(院子),宏伟的建筑群一溜坐东朝西呈现眼前。整座宅子占地一亩多,建筑面积超过一千平方米,大小房间共计20间。

  主宅是典型的四点金风格,分前后厅,中间是宽阔的埕仔(天井)。走进前厅大门,首先有一道重铁铸成的铁门,铁门现已被锯掉。铁门之后是一扇厚重的木门,虽已有近百年的历史却仍非常坚固。木门内藏玄机,门闩设有机关,把门闩拴上,外人无论如何不能再拨开门栓。较地顶厝场想进来不容易,想出去也不容易,若不知机关所在,一旦门被关上,就会被“关门打狗”。

  走过前厅,眼前一亮,早晨温和的阳光从埕仔上空铺洒下来。凝眸一看,埕仔上空竟有防护网。防护网分三层,下层是粗铁条构成的防护层,中层是细铁丝网构成的防护层,最上面还有一层木网层。三层保护环环相扣。上层的木网层除有安保作用,还能通风借光。

  顺着埕仔走向后厅,埕仔与后厅交界处两根高大的罗马柱出现在面前。罗马柱基座距地面10厘米处是一个半径约10厘米,厚约5厘米的圆饼。两根柱子整体属复合式,复合式罗马柱是在科林斯式罗马柱的柱头上加一对爱奥尼式涡卷,缀以花纹和吉祥图案。这两根罗马柱直径50厘米左右,高两米多,同样由钢筋水泥加石米磨洗而成,光滑如镜。在传统的四点金建筑中有如此西洋化的东西,绝对是标新立异。

  在四点金建筑中,后厅是整座宅第的中心,后厅两旁的厢房被称为主房或大房,通常家族中的当家人住在这里。较地顶厝场的大房开三个门,两个面向大厅,一个面向天井。在濠岛,老乡俗是红事或白事时,里外房间能够相对独立,处理事情互不干扰。较地顶厝场主房门的设计充分解决了这个问题,无论是向厅还是向天井它都能畅通无阻,与此同时,还解决了借光通风的问题,可谓一举多得。

  四点金建筑除了主宅外,还有双火巷和后包。较地顶厝场的双火巷和后包的安保措施和主宅一样细致周密。通过南火巷的大门,一排坐南向北的院子呈现在面前,这排院子有四间房子,一个大厅,既独立成一个庭院,又有门,通道和主宅、后包连在一起。南火巷尾端向北拐能进入后包,后包是一排坐东朝西的屋子,共有三个房间和一个大厅,后包也能单独成为一个庭院,后包既能与南火巷相通,在北端又与北火巷相通。北火巷只有三个房间,一个大厅。由此可见,较地顶厝场不是规则的四方形。

  “水鸡头家”如此严密的宅院安保工作,除了宅院规模宏大,安全工作是必须之外,还考虑到宅院已处在赤港寨之外,要防海盗。濠岛地处南海之滨,濠江把外海和汕头湾连通起来,自古以来容易受海盗侵袭。濠岛各个村落因此各建寨墙,保境安民,形成了赤港、达埠、青篮等众多村寨。“水鸡头家”未雨绸缪,考虑周密,于是这座非常有特色的中西结合的民居就建成了上述模式。

  萧曲江虽被人尊称为“水鸡头家”,但他是从苦力一步一个脚印走来的,因此他的文化水平可能并不高,但他却能借助在洋行担任买办的机会,于耳濡目染中体悟出西方文化的特色,并大胆地把其运用到自家住宅的设计和建造中,建造出一栋融西式建筑风格于传统四点金格局的独特建筑——较地顶厝场,其眼界和胸怀令人佩服,而这座风格独特的建筑,也让我们深切地感受到潮汕文化对外来文化开放包容的胸怀。

  (题图为较地顶厝场二重门)

  (本文根据萧章墉、陈灶明口述资料整理)

作者: 
郑才顺
来源: 
汕头日报(2019.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