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市澄海区隆都镇后溪村的另类祠堂——祖姑祠“金氏宗祠”

澄海隆都镇后溪村的祖姑祠。

祖姑祠堂号。

祖姑祠祠匾“金氏宗祠”。

后溪金氏全村的宗祠祠匾为“金氏大宗”。

  汕头市澄海区隆都镇后溪村(庵前园)有一座独特的祠堂——祖姑祠“金氏宗祠”,祠主金端洁(乳名二姑),是该村金氏四世祖金广裕之女(伯父金宽裕的义女),生于明英宗年间(1436~1449),是一位不嫁姑。祠堂原来专祀金端洁,故俗称祖姑祠,相传建于明代万历年间,是目前潮汕地区发现建造时间最早的祖姑祠。

  这座祠堂的独特之处有二:一是其祠主为所在族姓的不嫁姑,是潮汕地区极为罕见的一类女祠;一是其祠匾“金氏宗祠”四字与同村另外5座支祠“撞名”,祠匾相同(堂号不同)。这在潮汕地区是颇为另类的祠堂文化现象。

  备受尊崇

  不嫁姑创业有成惠及族亲

  祖姑祠为单门“双背剑”两进式建筑,位于该村金氏全族宗祠“金氏大宗”(孝享堂,明万历年间建)西侧约100米处,建筑面积500多平方米。祠堂大门题额“金氏宗祠”四字,阳刻行书。祭堂堂号“孝思堂”,三间敞开,梁架为传统的“三载五木瓜”形制。龛前柱联为“祖姑贞烈置田兴酒坊,昆裔耀宗登榜衍宦家。”重在述说祖姑创业和裔孙科第显达的族史。

  在我国传统祠祭文化中,女儿在父族宗祠中是没有立“主”(神主)资格的,金端洁是一位未嫁姑,却有自己的专用祠堂——金氏宗祠(孝思堂),这种打破宗法礼制常规的举措,在封建宗法社会里乃石破天惊之事。据后溪村金氏族人介绍,金氏端洁祖姑自幼聪明伶俐,倔强直率,又敢作敢为。相传,当其年届及笄之际,遂许配外乡别姓,出嫁之日,迎娶队伍中有见金端洁面部长胎记者,遂窃语讥笑,金氏祖姑闻之难忍,愤而拒登花轿,断然命轿夫空轿返回,并发誓终身不嫁,愿事亲终老,于是成为未嫁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中国的传统婚俗,“女儿”被认为只是家庭的“过客”,终归要出嫁到夫家为人妇,生儿育女并终老,成为潮汕俗语所说的“别人家神主”。金氏祖姑这种对传统婚俗的叛逆,敢于在家永当不嫁姑的举措,显示了其自尊和敢做敢为的倔强性格。但这当然不足以促成裔孙对其敬重乃至建造祖姑祠,而应另有缘由。

  相传,悔婚之后,金氏祖姑并不是屈守闺阁,而是在“事亲终老”的同时,敢于冲破世俗对“不嫁姑”认识上的樊篱,奋发图强,艰苦创业。在当时重农抑商的历史背景下,她首先学会了酿酒技术,在村中独立经营,开办了“长泉”商号,创业有成,随后将积蓄用于购置田产或惠及族亲,备受尊重。她所在的乌门社,当时属于村中弱势的宗支,为了更好地保护好自己的产业,她将自己家耕种的田园田埂,用石灰沙砾夯筑,设立固定标识,令毗邻者不能轻易改易而侵占,从而避免了田地纷争。同时还有一创新之举,就是用贝灰沙土把田地里的沟渠筑成“U”字型三面光,以此固定田埂、便于灌溉、减少杂草丛生,可谓一举多得!金氏祖姑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自立自强,又达而兼济,使族亲逐步走上丰衣足食之路,展现她的远见卓识和兼济仁爱,是一种有别于传统闺阁女性的风范,而备受敬重。

  专祠供奉

  将祖姑视为祖先长祀于族

  与潮汕地区已发现的潮州“盛户祖祠”、揭阳“贞义姑寝室”等祖姑祠(厅)的建造缘起作比较,其他祖姑祠的祠主是为保护家族血脉繁衍而作出婚姻上的牺牲,成为不嫁姑的,而金氏宗祠(孝思堂)端洁祖姑则是因自尊倔强而成为不嫁姑,而后创业有成,己达而达人,助力兴族,赢得族人的敬重和感恩而立祠永祀,血食千秋。这两种类型“因”殊异而“果”相同,鼎立而峙。

  金氏祖姑作为封建时代的乡村女性,能够如此自立自强,达而兼济周邻,不但为家族后人留下了殷实的物质财富,也留下了世代流芳的精神文化遗产。后来,其父宽裕公及义父广裕公的后裔,不但没有把金氏祖姑看作“别人家神主”,而是都把这位备受敬重的祖姑奉为祖先长祀于族。据说,金氏祖姑去世后神主起初是供奉在其故居祖姑厅,后因裔孙人口渐多,祖厅狭小有碍祭祀,大约在明万历年间遂将祖姑厅拓建为今之祖姑祠——金氏宗祠(孝思堂),专祠供奉,成为潮汕地区另类的祠堂,每年农历三月初三(古清明日)为祠祭日。后又依族议,祠堂改为合祀祖姑及其父祖、兄弟裔孙之显达者。

  另类现象

  祖姑祠被视同正统宗祠

  后溪村金氏共有14座传统祠堂,是潮汕地区有名的祠堂文化古村。村中有1座全村的宗祠“金氏大宗”(孝享堂),其他为支祠,而支祠中竟然有6座祠匾均为“金氏宗祠”,其中就有相传为首座支祠“永思堂”(俗称西厝祠,建造年代失考)和建于清初独特的墓祠“谷贻堂”。后溪村金氏源出明初始迁祖金恭烈,一宗多支,同村一族之中的祠堂已有题匾“金氏宗祠”者,按照常制一般指金氏全族共同的祠堂。但作为支祠的西厝祠(永思堂)却冠以“金氏宗祠”,这让金氏其他支派建造的支祠在祠匾题额上得有所讲究:如果用“XX公祠”或“金氏祖祠”题匾,则均可理解为类属于“金氏宗祠”的支祠。或许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所以继金氏宗祠(永思堂)之后建造的几座支祠,也不甘示弱,纷纷以“金氏宗祠”题额(堂号各取其宜),与上述金氏永思堂(西厝祠)并列对峙。于是,同村有6座支祠“撞名”(同名),这在潮汕传统祠堂中是颇为独特的人文现象。潮汕学者蔡英豪指出,“后溪有宗祠十三座,连同祖姑祠并列为‘金氏宗祠’,这祠宇上的四个浮刻金字,分量很重,说明了金氏已把祖姑视为正统,与男性祖宗平等对待,这在专制社会,也是不可思议的。它源于子孙的报恩观念,也源于子孙后裔对祖姑创业的无限崇敬。”金氏祖姑祠的确是潮汕祠堂文化奇葩。

  澄海诗人李汉庭《后溪祖姑祠赞金端洁》诗:“离经叛道守天真,青史煌煌有几人?不信娥眉无傲骨,女祠落落足高吟。”的确,金氏祖姑的故事及其人格魅力,代代相传“足高吟”,一直激励着后代开拓进取、奋发向上。在明清二代,祖姑祠(孝思堂)的裔孙先后出了一进士二举人三县令,在现当代的工商科技教育等各个领域,更是不乏能人、人才辈出。近年来,后溪村金氏不但重修祖姑祠,岁时以祭,而且还开展了一系列的人文研究,在祠堂的保护和研究方面开展了一些积极的举措。2010年3月祖姑祠成为隆都镇首座被评为汕头市文物保护单位的传统祠堂。

作者: 
谢若秋
来源: 
揭阳日报(2019.05.08)
浏览次数: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