祠宇恢宏耀隆城

张氏大宗祠

  祠堂作为张夔故里的历史文化载体,在敦睦乡情乡谊、深化文化惠民、推动文化交流等方面的作用日益突出,唤起人们对潮汕名贤故里的关注,进而见贤思齐,热心乡邦,造福社会

  2016年9月,澄海区莲华镇隆城乡被评为“广东省古村落”,隆城乡是潮汕前八贤张夔公的故里。以前隆城属饶平县隆眼城都管辖,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划入澄海。1980年,隆城划分为隆华、隆南、隆北、东光四乡,但四乡村民仍以“隆城人”自称。

  隆城张氏的开基祖是张道宗。张道宗是唐僖宗的殿前正将军,唐末从莆田迁来隆城。隆城乡民尊称他为隆城太始祖正将公。张夔是张道宗的八世孙。张夔于北宋徽宗八年考中进士,在朝为官。张夔长子昌裔任广西溶州通判,次子昌明任福州通判,张夔孙辈也有多人在朝为官。张夔作为潮汕前八贤之一,隆城张氏引以为荣,“名贤世家”“名贤世胄”的匾额和题字在隆城人家的门额和灯笼均可见到。到现在,张夔的裔孙已遍及潮汕各地和东南亚。作为潮汕张氏的祖居地之一和重要的中转站,隆城祠堂众多,共有27个,积淀着深厚的文化底蕴。

  27个祠名除了“后祠、大宗祠、长房祠”按方位、长幼命名之外,余下24个都根据所供奉的祖先具体的辈序、讳、字、号等命名。

  大宗祠、长房祠是明朝所建,余者25个祠堂均是建于康乾盛世至民国时期。早在明朝天启四年(1624),张氏族人兴建了第一座祠堂——闻见堂,主祀长房系的道山公,命名为“张氏长房祠”。出于周全考虑,张氏老前辈在明崇祯十五年(1642)倡建“张氏大宗祠”,供奉张夔公和长子昌裔、次子昌明牌位。清顺治十五年(1658),又在大宗祠后面增建了一厅二房称为“后祠”主祀隆城开基祖张道宗。后祠紧接大宗祠,看似大宗祠的后进,但又独立成祠。张氏大宗祠是全乡祭祖的中心,也是各地张夔裔孙到隆城省亲、交流、谒祖的祠堂。修复以后,光彩亮丽,屋脊的嵌瓷,主殿的木雕,门楼的石雕,无论凿刻、镶嵌、彩绘道道工序都精益求精,很有艺术价值。

  隆城祠堂的大规模兴建与樟林古港的兴盛有关。樟林港的兴盛带动了潮汕民生经济的发展,而隆城与樟林港的直线距离不足3公里,成为樟林港的临港经济辐射区。村内种植业、制糖业相当发达,产出的红糖通过樟林红头船销往海外。勤劳进取的隆城人颇具商业头脑,例如木祖祠(荣荫堂)所纪念的德木公,就是弃官从商,经营有道,成为“经商之雄手”。历史上,隆城是饶平县隆眼城都的商业中心,清朝至民国时期还有典当业的出现,其中,“日章”和“关丰”两大典当行很有影响。作为张夔故里,好学上进的张夔后裔为官者多,官府赐予的封地广阔,从潮安到盐鸿,均有张氏田地出租,每年租金丰厚……因此,樟东一带流传着“金樟林、银东里、富富龙眼城(隆城)”之说。

  资金足,人心齐,本着“孝思、报本、敬祖”的宗族观念,张氏族人都愿意出资选地建祠堂。在这27座祠堂兴建之前,隆城村的面貌就是民居夹杂着大大小小的庄稼地,这些庄稼地归不同房系所有。有能力建祠的房系族人会请来风水先生,根据族系的具体情况,设计出祠堂的大小、布局样式和方位朝向,再选地来兴建。隆城祠堂没有统一的朝向,不是以某一座山或某一道陇作为靠背,而是背靠着民居,体现的是群策群力、集思广益、以人为本的处事观念。在隆城也有连座祠堂,比如衡祖祠和贞祖祠。两座祠堂分别是衡山公和他的孙子可贞公的祠堂,中间由一条2米宽的火巷隔开。另外,距离很近的祠堂还有:长房祠和荆祖祠、丹祖祠和叙祖祠、上祖房祠和直祖祠、龙祖祠和良祖祠。它们共同构成强大的阵容和气势,震撼人心。

  隆城祠堂内部的建筑布局也各不相同。比如大宗祠有正殿、两廊、门楼和库房。后祠是两房一厅。叙祖祠设有龙虎门、龙虎天井、左右火巷各配备一厅二房的火巷厝,还有后包,称为“龙虎门,双背剑”。龙祖祠只有右侧才有火巷和火巷厝,称为单背剑。世胄祠(主祀东观公),面积不大,却有拜亭和两廊。鸣之公祠配备四重火巷和火巷厝(左右各两重),加上后包,占地6亩,是隆城规模最大的祠堂。木祖祠的门楼方肚上,镌刻着族内书法家张上川的书法作品,内容是关于德木公弃官从商致富兴家的故事,以及简单的族规族训等。大宗祠和衡祖祠分别保存有乾隆三十三年和光绪二十二年的族规石碑,内容涉及祠堂进出人员管理,以及卫生轮值和秩序维护等日常事务。

  改革开放以来,人民勤劳致富安居乐业,张氏族人也开始重视祠堂的修复。张氏大宗祠、世胄祠、缨祖祠、上祖房祠、衡祖祠、贞祖祠、达祖祠、伯木公祠已修复一新,鸣之公祠也于2013年底修复完工,举行神主安龛仪式。修好的祠堂是逢年过节各房系子孙的祭祖场所,和当地老人的休闲活动场地,是定居各地的张夔裔孙省亲谒祖之地。上祖房祠作为农家书屋,丰富着村民的业余文化生活。

  隆城的祠堂作为张夔故里的历史文化载体,它们在敦睦乡情乡谊、深化文化惠民、推动文化交流等方面的作用日益突出,从而唤起人们对潮汕名贤故里的关注,进而见贤思齐,热心乡邦,造福社会。这就是隆城祠堂修复工程的现实意义所在。

作者: 
许焕坤
来源: 
汕头日报(2019.04.07)
浏览次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