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古民居客栈感怀

  仿佛一夜之间,古民居客栈便在潮州古城的各个角落“千树万树梨花开”了。牌坊街四周,小巷口,一面古色古香的彩旗、一块别有特色的招牌,便把你招引了进去。走进它们的故事,恍如置身于没有逝去的古老而宁静时光,让你疑心这是一场梦境。

  潮文化如影随形

  徜徉于古城的这些民居客栈,你会深切地感受到其中彰显出来的潮州文化。

  无论是明清时期的四合院古朴风、小洋楼的民国风,还是现代的简约风,都充满了浓浓的潮文化气息。

  “民居客栈的最大特点是公共空间大。以前的人家,往往是四代、五代同堂。既有独立房间,又有供一家人休闲娱乐、互相交流的公共空间,这对于一家人的和谐融洽相处大有好处。”一家客栈的主人对我们说。

  徜徉在客栈里的天井、客厅、卧房、后厢中,随处可见潮州文化的影子。木雕建筑、屏风、八仙桌、茶座、陶瓷花瓶、瓷板画、文人书画、老井、留声机、老单车……无不古色古香,清幽儒雅,潮韵弥漫。

  潮州工夫茶是必不可少的。通常,这些民居客栈的客厅、天井都摆放有雅致的茶座。客栈的主人,闲暇时就可以在这儿泡上一壶浓浓的工夫茶陪客人聊天。逢上潮州的传统佳节,别具匠心者甚至可以组织一些具有地方特色的活动——如做粿、做汤丸等,为外地的游客奉上一道潮州文化的美味佳肴。袅袅升起的茶烟和主客间的谈笑声交融在一起,使客栈里一派温馨欢乐。

  “不了解的人会以为民居客栈的服务比酒店简单,其实恰恰相反。陪客人唠嗑,介绍潮州的景点、美食、民俗风情,都是我们的服务内容。当然,这样做我们也很乐意。宣传潮州文化,也就是宣传我们自己。”潮州古民居客栈客栈独特的魅力,与潮州文化的深厚博大是一脉相承的!

  做的是一种情怀

  潮州古民居客栈的经营者,概莫例外都是土生土长的潮州本地人。尽管他们的经历各不相同,从事过的行业也差别甚大,但都有一份热爱家乡、热爱潮州文化的情怀。

  潮州先民历史上是从战乱的中原迁徙而来的。潮州文化的母体自然也是根深叶茂的中原文化。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本土文化基因的作用、对海外文化的兼收并蓄、各种文化的融合使潮州文化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其唐风宋韵的精致典雅、其魏晋名士的悠然自在、其海纳百川的包容性,无处不彰显出与众不同的魅力和光彩。生于斯长于斯的潮州人从小耳濡目染,自然在血脉间积淀这种本土文化的芬芳。无论走多远,它所留下的烙印永远都不会淡去。

  就像翁辉东《潮州茶经》所说的“潮人习尚风雅,举措高起,无论嘉会盛宴,闲处寂居,商店工场,下至街边路侧,豆棚瓜下,每于百忙当中,抑或闲情逸致,无不惜此泥炉砂铫,举杯提壶,长饮短酌,以度此快乐人生”,潮州文化熏陶下、与潮州工夫茶朝夕相伴的潮州人,多数是有情怀的。

  而一个真正的潮州人,也必定会对哺育自己的潮州文化有一份发自内心的深情。所以在我看来,这些古民居客栈的经营者,既是市场推动下的商业者,也是文化传承的旗手。

  “客栈墙上那两个大大的圆竹匾,是我们本地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师傅编制的。而油漆和上面所写的字则是我自己完成的,这些事我觉得就应该是自己来做。”一家客栈的卢总如是说。

  话锋一转,卢总又说:“我们客栈的房卡,已经做了升级。一套包含了四张卡,有交通示意图,有潮州小吃、潮州景点的介绍。虽然成本提升了不少,但我们还是觉得很有意义。只有将潮州文化宣传出去,我们做民居客栈的才有光明的前景。”小小一个细节,包含的是浓浓的情意。

  而另一家客栈的陈总告诉我们,“虽然这里离牌坊街不远,客人找地方吃潮州的小食也不难。但是我们还是会时常在晚上送一些潮州小吃给客人,譬如汤丸等。花费不大,但客人都非常高兴,主客间的感情也更加融洽和谐”……

  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正是在这些经营者的殷殷情意打造之下,潮州古民居客栈的魅力逐步为世界各地的游客所认识和肯定,名气越来越响亮。

  风生水起的背后

  这些年,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怀古情结的滋生和对回归自然生活方式的崇尚,国内的民居客栈受到了游客们的普遍喜爱。加之自身所具有的独特魅力,潮州民居客栈的发展也是风生水起,呈现出“乱花渐欲迷人眼”的蓬勃气象。

  2011年,第一家民居客栈在潮州横空出世。短短几年间,潮州的民居客栈已发展到目前的43家。正在重修装饰的,尚有23家。

  “虽然目前的民居客栈比较多,但逢上休息日、节假日客房一般都是供不应求。”“而且根据我们的观察,现在来潮州住民居客栈的游客因为住得舒心、住得惬意,有的一住就是五六天。这在以前是很少的,游客来潮州旅游,多数匆匆逛一圈就走了,住在周边的城市。”

  一位同行的调研者接过话说,“信息时代使一切都变得很方便,我家的美国亲戚自己在网上就能查到潮州民居客栈的信息并订房。入住后才通知我们来这里见面。”

  谈到客源问题,上文提及的卢总颇为自豪地说,“我们这里经常举办一些比较高规格的文化学术活动,所以客人就更多了,国内各地和世界不少国家都有。”

  然而,就在这种百花盛开、欣欣向荣的大好景象背后,经营者们还是感觉到了一些忧患的存在。

  首先是民居的重修装饰问题。“现在复原重修民宅一方面是耗资巨大,更致命的是工匠已经出现了断层,人数也比较少。这种情况如果不改变,这批人过后,就无人可继了。”

  其次,旅游生态环境的改善,譬如交通、文明、卫生等方面的问题还有待进一步努力和解决。民居客栈的管理也急需紧跟上发展的步伐。

  一客栈主人就告诉我们,“曾有几位德国客人很是特别,他们是在别的国家旅游时品尝到潮州小吃后专门追寻而来的。来这里住宿后,反映他们从高速下来后打‘滴滴’来客栈时司机出现了宰客行为。”

  “假如游客在一个地方的某家店被宰了,譬如吃一碗牛肉丸100元。以后他谈起这事的时候,就会说某某地怎样怎样,而不是说某某地某某店怎么样。所败坏的是一个地方的整体形象。”所谓唇齿相依,潮州民居客栈的发展跟潮州旅游和潮州的整体环境是密切相关的。一番话,可谓发人深省。

  展望潮州民居客栈的未来,这些客栈的经营者无不信心满满。而在我看来,依托潮州历史文化深厚底蕴的潮州民居客栈完全有可能像丽江古城、平遥古城、凤凰古城等地方的民居客栈一样蜚声遐迩,成为闻名世界的旅游资源。

  行文至此,本已搁笔关灯、闭眼休憩,不意仍心驰意往、神思浮动,遂草成诗作数行,聊缀篇末画蛇添足:回来了,真好/一百年、三百年、七百年/你还认得来时的路/你还未改昔日的乡音 回来了,唯相见可治疗思念/你知道我们需要你/香樟木的香气/需要你怀抱里的月色/需要你四合院的幽深合一/小洋楼的兼容与并蓄/需要你泥与火中蜕变的陶瓷/装盛时光的韵味和烂漫 今日一遇见/我无法用你的人迹板桥霜/替换骨子里不为人知的沧桑/只留得月明月暗时/不经意中响起的一支笛声 与时光一道滑行。

作者: 
翁义彬
来源: 
潮州日报(2018.11.05)
浏览次数: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