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保护活化古村落

  最近,有机会去几个古村落走走,如潮阳金灶镇前洋村的百鸟朝凤建筑群,柳岗村的王氏祠堂、古民居,潮南峡山桃溪的贤士里等,惊讶于散落在潮汕平原上的不少古村落、古建筑群,竟是如此规模宏大、精美,完全可以媲美徽派建筑、福建土楼和梅州的围龙屋,其规模也并不逊于盛名在外的澄海陈慈黉故居。而有时它们雕栏画栋之精美程度,还要远远超过土楼和围龙屋。

  记得,曾流传有一句话,说是“潮汕厝皇宫起”,当时,以为不过夸大之词,不把它当回事;但这回实地一看,却深感说得一点不夸张。这些古建筑连片而建,与所在的古村落和谐共处,构成美丽的人文风景,体现了一种天人合一之美。这些几百年的古建筑,经受历史风云,依然美丽。可惜,它们却大多得不到很好的保护,只有极少数被列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更多的却是人去楼空,或被租给外地人员,处于一种放任的状态,自生自灭。这可都是先人智慧和劳动的结晶,是不可再生的艺术啊!它们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我们真的太漫不经心了。

  我想,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乃至一座城市,如果不重视先人的文化遗产,不保护和传承文化的根脉,是没有出息的,更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是要不得的,也是没有希望的。

  如今,汕头开展的创文活动,正由城市向农村推进,建设美丽乡村的行动正如火如荼地开展。建设美丽乡村,正是创文活动往更广阔方向的伸展,是更加壮丽而恢宏的美丽画卷,当然,难度可能更大,更需要我们花很大的力量,投进更多的智慧。

  建设美丽乡村,内容丰富多彩。不过,我想,我们可别忘了对古村落、古建筑的保护与活化。保护是第一要素,必须切实落实措施,先全面了解现存的古村落、古建筑情况,它们的损毁程度,独一造册;然后,制订出充满个性化的修复保护方案。当然,这需要巨大的资金支持,或者这也是让更多人头疼,并且有畏难情绪的问题。其实,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凡事怕就怕认真,如果,我们能够充分重视,广拓思路,多方面地想办法,难题的破解,应该不会很难的。或者,这问题的解决可以跟另外方面的要素,即活化联在一起进行。因为,保护是目的,却不是终极目的,最终我们要在保护的基础上,进一步活化,即充分地发挥它们的功能和作用。只有进一步的活化,才能使保护得到切实的落实。

  但如何活化?有的计划搞乡村游,搞民宿,这都很好,切合当下人们向往宁静,寻找心灵安妥的要求,值得好好规划,经营。有的考虑引进商业资本进行市场运营,吸引更多的背包客,都不失有益的探索。然而,前提却必须得到保证,即保护要得到充分重视,不能对古建筑有所破坏,这也是活化必须遵守的原则;否则,就没有意义了。

  这都是富有历史和文化含量的文物,有的在建筑风格上更具有重要的价值。通过这些遗存着的实物,我们可以印证建筑史的许多古制,这些可都是古代人民创造性的艺术。它们经历了沧桑的变迁,由宋而明清,乃至近代,历代的修缮,也使它们奇特地集合了历代不同的风格,这种沿革变化,就是一部活化石式的历史,比文字记载更直观、生动。所以,保护下来的古村落、古建筑,可以成为古代风情、文化、建筑、艺术等等的活物课堂。我们大学里建筑、历史、艺术系的学生,与其闭门办学,却不如开门办学,走进这些古村落、古建筑,让实物印证课本的知识,我想,教学的效果,肯定事半功倍的。这也是一种活化古建筑的思路,值得我们的研究。

  散落在潮汕平原的古村落、古建筑,是沉寂于历史的明珠,宋元明清,以至近代,它们默默地诉说着生动的故事,由传统的简约风格,渐过度到日益繁琐的精细与富丽堂皇,再到受西方艺术思潮影响后所呈现的浩荡西洋风,让人们鲜明地感受着潮汕历史近千年来的不断变化,这是活着的历史。这历史也以一种活泼的生动,让后人感受到潮汕文化的璀璨夺目,感受到潮人精神有容乃大,与时俱进的蓬勃生命力。

  历史是前进的,历史却也是由古而今,再向着未来发展的。所以,割裂历史,或者对历史的虚无观点,都是错误,不足为训的。只有珍视历史,重视今天,我们才能有一个幸福而辉煌的明天。

 
 于是,我想,借着当下创文的春风,我们必须重视此项工作,最好把它列进创文工作的一项考评,力争切实地将它做好。

标签: 
作者: 
林伟光
来源: 
潮商,2018年第2期
浏览次数: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