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髯公坐镇三马路

  汕尾市城区三马路的百年商埠除了有两边骑楼列阵的步行街,还有经历四百年风风雨雨的关帝庙。几许沉浮,几许荣衰,在经历了文革等风雨之后,位于三马路街尾的关帝庙终于在2015年修缮重光。

  我国古代建筑因其构建华丽、大气磅礴而闻名于世,是人类建筑史上举足轻重的瑰宝,也是华夏文明的历史积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载体。建筑屋脊上的小兽个数也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紫禁城里皇帝的办公室太和殿规格最高,有十个小兽和一个骑凤仙人——规格无出其右,没有之一,其余宫殿按级别递减。孔子被尊为万世师表的“文圣人”,因此孔庙建筑规格堪比皇宫,而与“文圣人”齐名的“武圣人”关公也享有同样的规格待遇。

  修缮一新的关帝庙,重檐庑殿建筑,屋顶的五脊六兽彰显着关帝崇高的地位——飞檐翘角上蹲着的五个小兽和一个仙人古朴而庄重,绿色的琉璃瓦层层叠叠,宛若一卷卷承载历史的书轴。那个美髯飘飘威风凛凛的关帝爷,骑着赤兔马,穿越历史的千山万水,在这个滨海小城安营扎寨,庇佑这一方黎民百姓。

  进了正殿,殿内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正中一块匾额“义炳乾坤”,两旁殿柱上一幅对联“四百年屡废屡兴义勇不随风雨逝,六十载经衰经盛忠仁复见圣贤来”,一副对联写出了关帝庙荣辱兴衰起起落落的历史。正殿正中的神龛里,右边周仓执枪站立,怒目齜牙;左边关平双手捧印,长身玉立,神态毅勇俊朗。关公右手捋胡须,左手放在膝上,端坐正中,宝相庄严。长眉入额,一双丹凤眼威严中又透出一点慈悲。

  关公的胡须很美。关公很爱惜他的这嘴胡须,他不但能数出他的胡须约数百根,还知道每到秋天,胡须会掉三五根,到了冬天还要缝个纱囊给保护起来。曹操知道了,就做了一个纱锦囊袋送给关公保护胡须,献帝见了,赶着叫他“美髯公”。读到此处,我不禁哑然失笑——《三国演义》里面最吸引我的就是曹孟德对待关云长的桥段。曹操赠金赠袍赠美人赠宝马,还要送个锦囊给关公护须,这几乎已经超越了爱才惜才的惺惺相惜,简直就是无微不至的温情体贴了嘛!然而曹操的一片温情还是“多情自古留不住”——关公最后还是过五关斩六将追寻刘备而去。

  曹营里程昱是懂得关公的。华容道上曹操丢盔弃甲,带着残兵败将,狼狈而仓惶时,如果遇见把守华容道的不是关公,而是其他任何将领,三国演义的后半段也许就没有曹操什么事了。当狼狈不堪的曹操在华容道上遇见了威风凛凛的关云长,胆颤心惊之际,程昱告诉他:关公为人傲上而不忍下,欺强而不凌弱。他告诉曹操,我们现在这个处境,你求求关公,关公看在往日的恩义上,定会放过我们。曹操照做了,关公一念慈悲,转身背向,顿开金锁走蛟龙——这一走,便有了后来的曹魏。

  无可否认,中国人是有信仰的。这种信仰体现在于对杰出的楷模人物极度推崇,乃至供上神坛,成为万民景仰的神,接受万千子民的膜拜。与此同时产生的文化,便成为后世优秀传统。关公的忠肝义胆、刚正不阿,使他成为万民景仰的“武圣人”关帝爷,还把他尊为“武财神”——各地关帝庙善男信女络绎不绝,香火鼎盛。

 
 转身步出殿外,殿门正中挂着的匾额“正气浩然”四个大字格外显眼。汕尾市区三马路历来商贾云集,是汕尾史上商贸繁荣的见证。

作者: 
刘洁瑜
来源: 
汕尾日报(2018.06.25)
浏览次数: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