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势不凡的祜记祠堂

祜记祠堂俯拍全貌。林筱屏 摄

  水城榕城古时是一个榕树绕溪,流水潺潺,城随水转的美丽县城。大户人家面水而居,沿着河岸建了许多大屋。面临东护城河的北段,在内城河边有一座书斋叫“绕绿书庄”,书庄的后面是一幅很大的照壁,照壁的前面是一个大池,池的西边有一座大屋叫“林氏祜祖祠”。祜记祖祠的后面是一座“四点金”,叫“通丰第”。这几座大屋简称就是“祜记祠堂”。

  据林氏族人林培辉撰写的“祜记祠堂”有关资料记述,清嘉庆年间(1796~1820),祜记先祖林绳祜从今揭西东园镇玉湖乡来榕城创业,在北门雨伞街创办“祜记”商号,经营南北土特产。艰苦创业的林氏先祖在几年的时间里快速发展,使“祜记”成为远近闻名的商号。并且生意向水路发展,南北货物交流,祜记商号拥有两艘大型“红头船”,能运输货物往返广州、上海、天津等地。林绳祜生有四男,先祖去世后,兄弟四人克绍箕裘,生意南来北往,货如轮转,蒸蒸日上,在清廷困难之时,通过丁日昌捐资支持朝廷,被清廷授予“通丰大夫”。

  事业有成的林氏子孙,决定在榕城择地兴建祠堂,纪念先祖绳祜公,由长房长孙林树福和二房二孙林友石负责此项事宜。林氏族人同心同德,在离榕城商号不远的地方选地兴建。

  清咸丰九年(1859)间,族人一致同意选在内城河边,绿树成阴的空旷之地建祠堂。这是城里的黄金地段。经过精心设计,合理规划,大屋分三个部分,主座是“林氏祜记祖祠”、后座“通丰第”配上前面临河“绕绿书庄”。祠堂建设工程浩大,须分步实施。随后林氏族人聘用能工巧匠,精耕细作,发挥自家船队优势,于南北运输建筑材料,建筑大屋的厅堂立柱与金字架一律采用进口楠木。从择地、选材、到用工可称为上乘之作。经过十年的艰辛筑造,于同治七年(1868)“祜记祠堂”落成入祠。

  “绕绿书庄”(有另文专叙)是林氏族人供孩子读书的书斋,到上世纪80年代还在办学,是古城办学最长的书斋。书斋照壁对面就是“林氏祜记祖祠”,浑厚苍劲的牌匾大字是祠堂入祠时,丁日昌请揭阳名家何肇基题写的。祠堂面阔七间,是一座仿潮汕“四马拖车”古建筑,只是火巷没有建房间。大门放置两只大石狮,雄狮刚猛威武,雌狮和祥可爱,怀抱小狮子。凹肚门楼建筑为纯石结构,门楼顶木雕装饰精雕细琢,极具潮汕木雕工艺,门楼背书“其宁惟永”,四字出自《书。吕刑》:“一人有庆,兆民赖之,其宁惟永。”这四字是歌颂帝王的德政。落款“同治七年吉月,男四大房立。”点明入祠的时间,为祠堂千古流芳作记。踏进祠堂,正厅“缵述堂”牌匾原是木质鎏金,是林氏先人请状元房桂芬题写的,出自汉王逸《〈离骚〉后序》“舒肆妙虑, 缵述其词”,有继承传述之意,从牌匾题词足见林氏家族在当时的显赫地位。可惜牌匾今不知置于何处。前后两天井及前天井通道均由厚实石料精筑而成,南北厅庑宽大。中厅配上南北厅显得宽敞明亮。后厅配有南北后房,后房好大,可以成为坐六十个学生的教室。中厅后厅位置各由四根巨大的四角柱支撑,屋顶底层均用木板铺筑而不露瓦片,木板间雕有小孔供通风透气排湿,原有两个相扣的圆形雕花装饰,梁架间漆画和金漆画木雕荡然无存。祠堂有南北六个子孙门,通往南北火巷。火巷建筑有别其他,三个小天井,一厅三房,还有后房。整座祠堂用料厚实,工艺精致,建筑考究,极具建筑价值和艺术价值,更为特别的是全祠立柱与金字架木料均为楠木,这在揭阳乃至整个粤东地区恐怕是绝无仅有的,极其珍贵。主座祠堂占地约两亩,共有十二厅面,九个天井,十二房间,是林氏家族宗族祭祀,商议事务,迎来送往的地方。

  正座祠堂左边有一条通巷,笔直整洁,一色花岗岩石板铺成,规格划一,通往祠堂后座“通丰第”。通丰第有南北大门楼,门楼有石刻牌匾“通丰第”,端庄厚实的墨宝也是清状元房桂芬的手迹,可见祜记祠堂的设计是一气呵成,不得不兴叹林氏先人办事果敢、通盘考虑。通丰第与主座相隔有一个天井,也是潮汕“四点金”建筑,规模比主座小,阔面厅配有南北前房、三进二天井、深巷、厝手间、后房。六个子孙门通两边火巷,火巷有厅有房,整齐划一。骑楼式的后阴高屋建瓴,鸟瞰整座“祜记祠堂”,气势不凡,是潮汕少有的古建筑。通丰第占地一亩半,南北两巷加后阴共有五厅二十二房,供林氏族人居住。

  祜记祠堂历经150多年的洗练,岁月沧桑让祠堂许多牌匾、木雕遭到破坏。光亮的石壁、精致的门窗、雄伟的石狮移往别处。但整个建筑结构保存完好,2005年10月被揭阳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文物保护单位。楠木的立柱依然挺立大厅,述说先人创业的辛苦。楠木金字架坚实支撑祠堂的英姿,在建筑史上为揭阳添上灿烂的一页。

作者: 
孙锐卿
来源: 
揭阳日报(2018.06.20)
浏览次数: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