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丁府”

  近来,每见有人以作文的方式,介绍揭阳的一些传统建筑,可以肯定,这对帮助读者了解认识古城及其文化遗存很有帮助。但是有点遗憾的是,受作者自身知识能力的限制,加上调研也不够深入,于是,有些文章在表述上不够准确,可能会对读者产生误导。故以关于“丁府”者为例,做些补充性的解读。

  一、有些文章,根据民间的传说,将“丁氏光禄公祠”称为“丁府”,属于以讹传讹。因为这座丁氏光禄公祠,作为整个围厝的核心,其本质与建筑型制都是用于祭祀的祠堂,而非“府(第)”的造法。而丁日昌寓揭的宅第,在今榕城红旗小学处,跟百兰山馆相连,民间称之“丁公馆”,后来因遭日机轰炸倒塌,主体被拆去改建。所以,这个以祠堂为核心的组群“丁府”登记、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后,先后以“丁氏光禄公祠”“丁日昌旧居”为名。根据潮汕传统习惯,估计这个组群原来称为“某某里”或“某某围”的。可是这样的匾额久佚,又不见相关记载,所以当时只能从名人故居的方向,姑且为取一名,以方便对其性质的了解。

  二、核心建筑即祠堂的匾额,就是“丁氏光禄公祠”。近人邱汝滨《蕉窗随笔》一一三节开头即有写道:“揭城丁氏光禄公祠石匾,为禹生中丞之兄达夫所书。”邱汝滨曾任民国时期揭阳邮电局长,曾亲目见到此额,并写入自己的著作中。建国后因“改变用途”,此匾被填上石灰,但还不致“字迹已经消失”,而且很快就可重现。

  三、有人说,“丁府”的“拜亭位于二三进间,比二三进高,覆盖了整个屋顶,称为龙虎井”。这个说法不正确。如同一、二进之间的天井屋顶,为建国后才加盖一样,二、三进间的后天井屋顶,则是民国时,此处改建为本县通俗图书馆时为扩大室内面积所加盖,属违章建筑,并非什么拜亭、龙虎井。将来修复时,这类结构是必须拆掉的。

  四、如同别的复合型围厝(组群),“丁府”也于大门左右两侧建设有东、西斋。“斋”也属于从厝,作为主厝的配套,其作用是作为书斋、门房、接待或客房。这种现象在潮汕围厝中比比皆是。至于说这是丁府“府内修了两个书塾”就言过其实了。只有丁日昌堂从十几户人家居住的大院,有一书塾已完全足矣。这是了解一下这个聚落里面当时居民的情况就会明白的。

  五、顺便说说祠堂门肚两侧的两个石墩,那不叫月台而叫鼓吹台,是礼制建筑的一种配套。它也不是珠三角地区所仅有,因为古籍中关于这处构筑物的记载很多,都与珠三角无关,这就可以证明。当然,如说珠三角保留此类构筑物还不少,却就反映客观实际。

  还有其他方面,不想详述。

  上面文字的撰写,是想跟相关文章的作者们商量,若欲推介历史文化(包括上述“丁府”之类的古建筑),必须先对历史文化有个比较全面、准确的了解和认识,而后才来动笔。“先利其器”,才能较好地表现出对历史、对读者负责。

  写作时把读者置于主体位置,多为读者着想,而不是随心所欲地糊弄他们,这很重要,不但关系文能,还关系文德。

  好像说丁日昌是“清代三大藏书家”,谁评的?等等。要考虑这话说出去,社会又多一个谬论。应当“缓行”。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17.09.23)
浏览次数: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