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许驸马府做客

  许驸马府是潮州一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北宋英宗皇帝之女德安公主与夫婿许珏的府第,距今已有950年,被专家誉为“国内罕见的府第建筑”。

  许驸马府位于城北中山路葡萄巷,以往潮州府达官贵人多在这边安家立宅,不远处就有个清代卓府。许驸马府虽处内巷,但左右通达,府前有个埕,宽敞足可停车。

  立在许驸马府前,第一个感觉就是宽,门墙一字摆开,灰墙棕瓦,几乎横跨整条巷子。屋檐齐整,平缓斜出,内沿下挡板及顶上并没有彰显非凡的类似青龙古庙那般的雕纹或修饰物。院墙中间有约4米宽1米深的凹口,即大门所在。黑褐色门框两边朱墙斑驳颇显年份,门匾“驸马府”为当代书法家许业桐书写,笔法大气,矫健洒脱,凹口两侧外墙悬有“驸马家风”、“相国门第”两个木制牌匾,笔划拙朴,突显庄重。

  “潮州厝,皇宫起”,我不禁为许驸马府这种低调的恢宏大气而感叹。转头忽然看见儿子已经趴在门槛要往里翻了,赶紧跑上去。门槛跟儿子一般高,大人跨过去都有些难度,儿子是在徒劳,古代人为了显示身份弄得自己出入很不方便,但防止小孩跑出去被拐走倒是不错。

  入了大门,便是前厅,据介绍是接待一般访客的地方,我们绕过屏门,进入一个宽敞的天井,底下盆栽,青翠葱郁,楚楚有致,给古朴的庭院点缀了几分鲜活的自然气息。天井四周屋檐的横梁间隔悬挂有红色灯笼,靠里的左右两根石柱则张贴了对联,平添节日的喜庆。

  我们穿过天井,便到了中厅,即客厅,许府正式招待客人以及家人平时团聚的地方。客厅虽为单开间,但高且深,空间很大,地板为红棕色地砖,全屋为棕色木架结构,简朴无饰,后面由扇门隔开,形成相对独立空间,左右摆有桌椅数张,供游客休憩。儿子往椅子跑过去。我们便一齐过去那里坐下,儿子从这张椅子盘到那张椅子,没一会就翻滚下来,像脱缰的野马一样跑开了。我们继续往里面走。格扇门左右设有边门,可通两侧和后厅,我们从左边进去。

  进入后厅也先经过一个天井,比前面那个稍小,同样摆有盆栽花木,装点其间。后厅为香火堂,祭祀的地方,无隔扇门,后壁正中悬挂许家先祖画像,底下桌上对应摆设牌位,桌前有木制茶几和左右两张椅子,下角摆了4张红色的跪拜垫,儿子以为是小凳子,一屁股坐了上去。我打量了这后厅,与中厅全屋木质结构不同,后厅留存有两幅灰墙,表面用透明玻璃罩着。旁边立有标牌介绍,原来这墙体是具有南方特色的竹编灰壁,由竹片和竹篦编制,再和上泥土、贝灰做成,厚度只有两三厘米,既省工俭料,又隔热隔音。古人真是匠心独运。

  退出后厅,我在左边的过道又看到一个名为“石地栿”的标牌。我之前从未听说过石地栿这个东西,连忙用手机百度了一下,才知道石地栿就是柱子的基础,固定柱子之用,也是南方昔时建筑的主要构件。而许驸马府的条状石地栿据说是当年“国师”根据潮州地理气候特点为驸马府量身定制,主要有三方面的作用:一是防潮,保护木柱腐蚀;二是在营建施工中起到抄平的作用;三是使地基受力均匀,具有防震、抗震作用。人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果不其然,要不是有这些介绍,一般游客也难以感知许驸马府这宋代府第的珍贵所在。感谢原住民的日常维护及专家学者的慧眼识珠,这些独特的建筑构建才得以留存,展示给后人。

  与后厅相邻的是一个带厅的房间,迎面看到的是一张红色的方桌及围摆的4条长凳,一个古装少年人偶坐在上位,旁边立有一个上写“潮州民俗出花园展室”的标牌。我们走近前,看到餐桌上玻璃罩下摆放了几样防腐的菜肴,有鲤鱼、有鸡、有饭、有汤圆等等,色泽鲜美,让人看了垂涎欲滴。通过墙上宣传喷板的介绍,原来每样菜都有特殊的寓意,我把儿子抱起来,指着餐桌说,鲤鱼寓意鱼跃龙门,鸡寓意朝气蓬勃、雄壮有为。儿子咿呀着说,鱼肉、鸡肉,宝宝吃,逗得我们哈哈大笑。我们在餐桌旁照了几张相,便出了这个展览室。

  一路,我们又穿过大大小小几个房间。后来我们进了一个关于潮州婚俗的展室:金色的大囍字,左右一副对联题“百年偕老鸳鸯侣,喜结连理并蒂莲”,上下锦绣绚丽分别为金玉满堂和龙凤呈祥图案,屋里还摆有红烛、古式灯笼、喜轿、妆台,为潮州传统婚礼的布置,甚为喜庆!

  我们又参观了几个关于潮州民居建筑模型的展室,以及一个有孔子画像的书斋。

  最后在准备离开的时候,我才发现前厅展板上有许驸马府的格局分布图。从图上看,许驸马府主体建筑为三进五开间,大大小小房间有五十多个,天井有十多个,难怪胸中无谱的我置身其中就像进入迷宫。现在管理者将一些房间用来展示潮州民俗及潮州民居建筑模型,也是物尽其用、相得益彰。

  行笔到这里,我感觉此次到许驸马府参观做客,认识到了很多,但又总觉心中还有个疑惑未解。潮州地处国尾省角,怎么会有一个驸马府?在电视里我们常看到一个桥段:状元郎金榜题名,皇帝龙颜大悦,一冲动把公主许配给了他,才子佳人从此过上幸福生活。潮州历史上也出过一个文状元林大钦,并且据称颜值很高,但并未成为东床快婿。

  通过查阅资料,我发现状元娶公主更多的是人们美好的幻想。历史上仅有一个公主嫁给了状元,她们更多的是嫁给了重臣的儿子。许珏曾祖父是潮州前八贤许申,累官刑部郎中;祖父许因,官太子中舍(英宗皇帝为太子时的老师);其父许闻诲,官卫尉寺丞通议大夫;其本人以祖荫得为宋仁宗皇帝近卫武官,授左班殿直。再仔细阅读史料,才知道,原来当时宋英宗赵曙尚未登基,许珏迎娶的是太子的女儿。后来太子顺利上位,自然水涨船高,郡主成了公主,许珏成了驸马,他们在潮州建造的府第也就被称为驸马府。后来,许家官运日衰,起起落落,最终泯为平民。但这座恢弘的宋代府第一直保存了下来,无声地记录着这段曾经的辉煌与腾达。

  一座府,一段佳话,一部兴衰史,由此看来,也并非都会是过往云烟。

作者: 
詹学寿
来源: 
潮州日报(2017.02.06)
浏览次数: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