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阳文光塔:历史悠久 延续文运

  到潮阳文光塔之前,我已看过不少塔。诚如唐初才子陈子昂在诗中所写的,“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每当登上塔顶,俯视大地,仰观天空,感天地之浩渺,宇宙之苍茫,个人真如沧海之一滴水,何足道哉!记得三年前在粤西新兴国恩寺登塔,看到塔外挂着的飘荡在空中的小铜铃,近处佛寺缕缕梵音不断传来,立刻叹服佛教大德的宇宙观。人生百年,置之于无穷的宇宙时光中,犹如白马过隙,瞬息而过。那一刻,看到风铃摆动,想起慧能的“风不动,幡不动,而是心动”的禅语。还记得,五年前立在潮州韩江边的凤凰塔之上,迎着秋日猎猎江风,正值夕阳残照之际,彩霞倒影染红韩江,远处韩山轮廓分外明晰。那一刻,我的眼光随韩江上移,一直看到福建汀江、梅州梅江,我的思绪上溯,想着“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穷”的韩愈。在我心中,凤凰塔仿似韩文公的一根巨笔了……

  这座石塔,混搭宋明清建筑风格

  正在浮想无穷之际,一声提醒,“文光塔到了!”把我从一系列浮想中惊醒,抬头一看,好一座挺拔、笔直的大石塔出现在眼前,矗立在热闹市区。塔的附近,刚好是潮阳博物馆和潮阳影剧院。移步走近,原来塔是一座八角七层楼阁式砖石建筑。塔的周围有古井、六角亭、回廊、绿树,还有地方文化名人蔡楚生塑像,组成优美景区。可惜的是,塔门紧紧关闭,不让游客进入,好在周围有资料记载该塔情况。一块碑文立于中华民国三十六年(1947),名为《筹建文光公园序》。另一块碑文《潮阳邑侯漆公鼎建文光塔记》,落款标明立于“皇明崇祯十年岁次丁丑孟秋中元日”。这位潮阳邑侯漆公就是当时的潮阳知县漆嘉祉。

  原来,文光塔高42.68米,底周长40米,内设螺旋石梯122级,可盘旋登顶。塔身由底座、塔壁和塔室三部分组成。首层用条石砌筑,南向开门,二层以上为青砖砌筑,四向开门,门的方向逐层呈四十五度角交错变换。每层外有石质平座栏杆,具宋代特征。塔内每层有彩绘藻井,梯间逐层开不同形式的采光窗,塔身自下而上逐层向内收敛,塔顶为灰塑红葫芦。

  我对古建筑学了解不多,只知这座塔混合宋、明、清风格,但基本以明代风格为主。最后一次修塔时间是2010年,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这座石塔,延续地方文运

  据说,凡是有类似文笔之塔的城市,总会出现不少优秀读书人的。文光塔原称“千佛塔”,在历史上几经重修,明朝因地震,塔放毫光,当地百姓认为是人文昌盛之兆,于是在明末的1635年复建时改名为“文光塔”。地方史乘记载,明洪武十八年至崇祯七年的249年中,潮阳共有35人登进士,而其时潮阳人口不足10万,让人刮目相看。

  走近“文光塔”正面,但见门上方有红字匾额“文光塔”,下面还有对联一副“千秋文笔振金石,百丈光芒贯斗牛”。匾额和对联均为清嘉庆乙亥(嘉庆二十年,1815)孟冬潮阳知县豫章唐文藻所题。

  潮阳素来有“海滨邹鲁”之称,本地人才众多,外来俊彥不绝。千百年来,多少文人、名士在文光塔留下足迹,写下诗文?塔前的“古甬道”,由三个乾卦组成,寓意“天长地久”和“三元及第”。相传历代重视关心文光塔的地方官员和乡绅,从这里走过之后,不但健康长寿,事业顺利,而且子孙都兴旺发达。想要高中的学子,经这里登塔,学业便会步步高升,三元及第。潮阳民间还有“奴仔要中举,入塔应规矩”、“若要中科甲、祈求文光塔”的说法。

  这座石塔,寄托乡人信仰

  文光塔融儒、释、道三教于一体,我留意的是塔和佛教文化的关系。佛塔起源上溯到释迦牟尼之前。律典《四分律》、《五分律》都提及地下有迦叶佛古塔之事。释迦牟尼在世时,舍卫国的给孤独长者曾经供养佛的发塔、爪塔。佛涅槃后,众弟子缅怀、纪念佛,便建塔供养佛舍利。古代佛典《摩诃僧祇律》中说:“真金百千担,持用行布施,不如一泥团,散心治佛塔。”又说:“若人于百千黄金布施别人,所获得的功德,不如一善心,恭敬礼佛塔的功德。”在《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中释迦牟尼说:如果众生能于此塔,以一香、一花礼拜供养,即使是八十亿劫中积累的生死重罪都能一时消灭,而且能避免灾殃,死时投生佛家。

  有鉴于此,塔在佛教起源地的古代印度大量出现。印度建塔之风影响中国,佛法之外衍生风水、文运、藏库和航向等各类意义。最初,文光塔始建于宋绍兴元年(1131),当时作为埋藏高僧舍利之用,未见起名记载,后倒塌。咸淳二年(1266),道人赵汝箎(佛教徒也有被称为“道人”的,赵汝箎可能是居士)重建该塔,里面放置千尊佛像,故称“千佛塔”。佛塔一般有七层和十三层两种,佛经载七层塔来源于七宝:金、银、琉璃和玛瑙等七种宝物。以七宝建塔,故称“宝塔”。文光塔为七层,列入“宝塔”一类。

  如今,文光塔里面保留着三清天尊、佛祖、观音菩萨、玄天上帝、文昌帝君的圣像,每层天面都有各种寓意深刻的图案。文光塔第七层放置道教的最高神像三清天尊,位于第六层佛祖像之上,体现修塔者意图将道教影响力置于佛教之上。

  碑记还载,文光塔下有地宫或函盒,藏佛骨舍利子、佛像、铜钱、玉器、方尺、铭文等镇塔之宝,但这些宝物是否存在本身就是一个谜。老辈人说,当年日本军入侵潮阳,曾经逼民工探宝,然而,宝物没有探到,其中一名日本鬼子却现场中暑而死。抗战时期,日本人多次炸塔,但每次炮弹都落在六角亭位置,塔身完好。众多传说,增添了文光塔的神秘色彩。

  离开文光塔之际,突然想起一事:文光塔建于绍兴初年,正是宋金对峙之际;文光塔重修于明末崇祯年间,其时已是天下大乱;文光公园筹建在民国三十六年,正值解放战争之时。地处粤东沿海的潮阳人不畏时局,毅然有建塔、修塔或筹建公园之举,适足说明地方人在十分动荡时局中,仍然关心地方文运,祈求地方平安。行文最后,援引在文光塔附近看到的一诗为结:

  棉邑栖身近卅秋,

  向来登塔是奢求。

  数番心愿数分念,

  百级台阶百尺楼。

  曜曜四门常就日,

  巍巍三教总临眸。

  参差屋宇迷风物,

  不见练江多少愁?

作者: 
陈雪峰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6.12.07)
浏览次数: 
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