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郡青龙庙工艺美术特色(上)

  潮州青龙庙装饰品类繁多,手法高超,可谓集工艺美术之大全。展示了丰富的思想内涵——如忠君爱国,建功立业,英雄锄奸,尊老敬贤……这些都是中华儒家思想所推崇的传统美德。这对于纪念三国时期蜀汉忠臣安济圣王王伉的青龙庙来说,是“形式烘托了内容”,在精神理念上也遥相响应,可谓相得益彰。下面就对主要工艺品种作详细的介绍。

  木雕

  木雕是潮州祠宇民居的重要装饰元素,据众多知情人回忆,原青龙古庙的木雕很精美,但今天已不复存在,再精再美也无从谈起。重建的青龙庙承袭了老庙的传统,在庙体、拜亭的木构件、神座、神像等各个方面,充分地使用木雕艺术,中有圆雕、沉雕、浮雕、镂空等不同手法,不厌精、不怕繁,突破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营造了一座潮州木雕艺术殿堂。下面我们就谈一谈木雕在现青龙庙中的使用及特点。

  正殿中槽为典型“三木载五木瓜十八块花坯”抬梁式梁架,该梁架设有三根大梁,俗称“三木载”,梁上有驮瓜柱,瓜柱下部作一木瓜插入大梁,故俗称“木瓜”。最具特色是瓜柱间用多层拱枋插垫,具有穿斗梁架的某些行色,同时瓜柱也以多层装饰过的拱枋相连。上面刻有数十种动物、果瓜,如蝙蝠、灵芝、石榴、麒麟等,也有书卷,象征祥和瑞霭。整个构架全部或上漆或描金,显示古庙金碧辉煌又庄严肃穆的气氛。两个拜亭,前后殿堂檐下,也是梁架斗拱最集中的部分之一,其木雕也是层层叠叠,内容多以戏曲传奇,民间故事为题材。面部只有三五厘米的人物,口角宛然,表情各异,惟妙惟肖,细腻至极。

  青龙庙雕刻以龙为主题材,但由于各位神明的级别不同,设计者和雕刻者用很大的心思和高超的技艺,尽可能体现其差异之处,如龙的造像,第一层次的龙表现的是安济圣王与大夫人、二夫人。其神台两侧,高浮雕的龙造像,几近雕塑的表现形式,使龙显得丰满逼真,大有腾跃之势。神台横眉的龙则是以通雕为主,最大限度表现龙的至高形象,使人们感觉到安济圣王在青龙庙中的真龙天子地位。神台下方则以通雕的牡丹水草为主,象征神明的高贵和祥和的气芬。神台两侧的木雕题材则是蝙蝠和花草,象征着大老爷赐福于民的德泽无边。

  第二层次的龙表现的是偏殿的三仙师公。三仙师公的殿座木雕为圆雕,横眉为双龙抢宝,龙的造像平静温顺。两侧为凤凰、寿鸟与花草。

  第三层次是大舍人爷、二舍人爷和花公花妈、福德老爷的神台,其龙的造像虽也是圆雕的双龙抢宝,但龙在这里已被处理成“草龙”(龙身光滑,没有鳞甲),这大概是它们尚未达到真龙标准的缘故吧。

  人物雕刻是木雕中的高难动作,而安济圣王和二位夫人的神像,则是重中之重。在没有王伉原型人物资料的情况下,神像的设计者和雕刻者只靠原有黑白的老圣王相片和治宫们的回忆,力求最佳效果。主持重建开元寺、新建泰佛殿,时任潮州重建青龙古庙现场总指挥张得海先生在神像雕刻的最后阶段,请来重建开元寺十八罗汉的雕塑者邢师傅对安济圣王和大二夫人的面部进行一次细致的修整,使新雕塑的安济圣王安然慈祥,雍容大方,超俗非凡,大慈大悲,体现了王伉大老爷安民济世的形象。在技术处理上,尽量不用砂布以防起毛,尽量不用砂磨,批刀一点点地批,用刮刀一点一点地刮,以使三位神像的面部光滑不起毛刺,达到最佳艺术效果。

  在以龙为主题的前提下,偶以凤为元素。龙柱、龙头殿、载梁托的凤为陪衬,协调大方,体现了古庙“龙凤呈祥”的设计理念。

  独立拜亭梁载分三层,从下至上,层层突出的凤凰梁架近80只,主体拜亭的40多只凤凰,造型传神生动,工艺精雕细刻,寓意鸾凤齐飞,琴瑟和鸣。而凤凰顶着的莲花,象征着青龙庙乃为净化心灵的殿堂。它同其他内容的金漆木雕融为一体,展现出一个金碧辉煌、精美绝伦的装饰空间。这些金漆木雕饰品施于木载下,除观赏外,还能从感觉上把沉重的梁架升腾,减少屋顶空间的压抑感。那120多只凤凰,头上顶着梁还起着斗拱作用,寓意着凤辅龙。这是木雕艺术表现和建筑结构巧妙结合的佳作,其构思与工艺之精妙令人叹为观止。

  神殿栋梁上承接载架的四只金漆木雕蹲狮更是逼真可爱。蹲狮寓意尊师,毛被处理成竹节型,寓意百善德(竹)为先,处事须规矩(有节)。而主体拜亭的蹲狮则全为竹节狮。有二个载墩,干脆不用狮,而直接用竹头造型的木雕垫座作墩,以示为人做事要以道德为基础。独立拜亭的十六只木雕蹲狮处理方式均涵盖了尊师为先的内涵。

  倒盖船屋架栋梁上承接载架的则又另一番风格,左右各四个木盘盛满香蕉、香橼、羊朵、葡萄、大橘、仙桃等木雕造型,形态和色泽几可乱真,其艺术的造型给人以自然融合的感受,也与倒盖船下面的供桌直接呼应,当人们备了水果祭拜安济圣王时,举头一望,竟上下一体。设计者的匠心可见一斑。

  石雕

  青龙庙的石雕,主要集中在庙主体拜亭、门楼和天公亭。

  古庙门楼石雕的装饰有五个立面,其中门楼肚,包括庙门框上部及两侧墙壁为一个立面,门楼肚左右相向的墙壁为两个立面,门楼肚旁开的两侧墙壁也为两个立面。

  门楼肚正面为传统的方形石门,门框上横梁正面有阳文篆刻“财丁”、“富贵”四字,上为“安济王庙”庙匾,此匾无落款。庙匾下左右各有一只石刻的蹲狮作匾托,庙门两侧墙壁从下至上,分别装嵌工整细腻的阴刻篆体字“百寿图”、“百善图”(寓意致善寿自长),石雕花草吉祥图和常规式的福禄寿三星图,其布局也符合上密下疏的装饰原则。

  门楼肚左右相向的墙壁则为松鹤延年益寿、八福(八只蝙蝠)护禄、三阳开泰等含义的石雕构件。

  门楼肚旁开的两侧墙壁为大幅石雕龙凤造像石壁嵌入,是石雕唯一体现“龙凤呈祥”寓意的作品。

  其中龙壁由正中上部的巨龙和周围的四小龙组成的五龙齐腾图,巨龙气势磅礴,威力无穷,四周小龙则龙头向着中央的巨龙,四小龙各驭一仙人,为八仙中的四位,悠闲豪放,整个画面盈满,但又细致有序。石雕手法主要为浮雕,而龙须则用镂雕,款章是阳刻“内外平安”,象征青龙爷佑护潮郡郡民平安如意。

  凤壁是五凤共舞图,手法也以深浅浮雕结合为主,中央的巨凤位于凤壁的正中下部(与龙壁中巨龙位于上部形成强烈反差,实为表现龙在上,凤在下的规矩格局),周围是四仙女乘骑着四只小凤,或弹琵琶,或吹箫,或提花篮、仙草,徐徐簇拥于巨凤周围,一幅琴瑟和鸣,莺歌燕舞的凤舞图跃然壁上,款章为“万事如意”。

  龙壁与凤壁,还分别与左右从厝巷额匾的“龙飞”、“凤舞”相符印证。拜亭的六根支柱处理成盘龙石柱,为青龙庙气势最为雄浑的石构件,是惠安石雕艺术大师的代表作。它是圆、浮、沉多种雕法兼具的组合雕刻,其浮中有沉、沉中有浮,圆中有沉浮的综合手法,使龙身浮凸程度达到几近圆雕,使盘旋附着于柱体的龙几近活脱活跃,大有腾云驾雾之势。六根龙柱在拜亭分三层次,层层突出,气度恢弘,充分表现了青龙庙“龙”的主导地位和威慑力。

  门楼肚及周围的石雕装饰,拜亭的六根龙柱,加上拜亭左右外延置放的大石狮,把青龙庙的庄重烘托得淋漓尽致,但仔细端详,则亦雅致而美观坚固。

  有趣的是龙壁和凤壁成了到青龙庙参观、膜拜的人们“摸兴”的“圣壁”。因为龙壁中的七根龙须、葫芦,凤壁中的横笛及两枚款章,分别有“摸龙须,有钱收”、“摸葫芦,免用愁”、“摸横笛,横财得”和“平安”、“如意”的谐音和涵义。那几处石雕部位都被信众和游客摸得油光发亮。怪不得人们都说:到青龙庙拜安济圣王很“称心”。

  值得一提的是,青龙庙现存的几件古石构件中,青龙古庙乾隆年间庙匾和一件托匾石狮均为那个年代纯手工的产物,自然大方。小石狮线条简洁流畅,憨厚可爱。庙前原古石狮也为珍品,惜于10多年前失而复得、又得而复失,现一对大石狮为魏洁仁、杨少南出资以郡南众乡亲名义捐赠。

  天公亭为2013年新建的石构筑物,也出自惠安石雕大家之手。

  潮绣

  潮绣在青龙古庙中使用范围包括神袍、床裙、彩眉、旌旗、香柴炉等,其中神袍尤以安济圣王之龙袍为最重要和精致。为安济圣王和大二夫人绣制神袍的历史大略可追溯至明末清初,由于举办青龙庙会所带来的巨大影响,每年一次为“安济圣王”绣制新袍是潮绣艺人的至高荣耀。由此,各家绣庄、各位艺人几乎都要使出浑身解数,力求标新立异,拿出与众不同的绣品在店前供市民评议。因此,“安济圣王”袍的绣制工艺也成了艺人竞相学习和切磋交流的机会。

  昔日的神袍已很难见到。而青龙庙1994年入宫开光的安济圣王龙袍等三套神袍也很精致。下面就以此为例解读潮绣在青龙庙中的应用。

  据张得海、徐壮辉先生介绍,该套袍由潮州市潮绣厂设计制作,当得知要为圣王和二位夫人制作神袍时,潮绣厂职工有钱出钱,有物出物,能工则工,并以能为圣袍中重要部位制作视为结缘。神袍制作完工后则以全体职工名义集体喜敬。

  (一)设计一流,主次分明:时已70多岁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林智成主动请缨负责设计。他找来各种资料参考设计,初稿还带到班组请设计人员与绣工评议,集思广益,终于得到能充分展示圣王及二位夫人形象的设计稿。

  图中,安济圣王的龙袍正面设计得比较饱满,以龙为主体,底色为青色,但疏密有度,到了两袖和背部就较舒朗,庄严华丽但无臃肿之感。两位夫人的神袍,则突出夫人形象,正面龙在中间,双凤辅龙,色泽取正红色。背面则纯为凤的图案。

  (二)布局合理,主题突出:龙袍采用传统的暗档、无沿圆领、高斜襟的制式,为表现圣王龙形象提供了尽可能大的空间,龙袍前幅绣面高达90%以上,而正面大龙更占据了其中1/3的位置,加上龙身“廿六摆”企鳞的绣法、浮雕式的逼真表现,突显了安济圣王在青龙庙中“王”者的威力;下方左右两条走水龙、臂幅双小龙,四个龙头一齐向心“正面龙”,与正面龙下面的五鳄朝龙亭、水族、波浪相呼应;龙袍襟摆的图案为云鹤,显示了“王”的级别和地位。

  (三)用料上乘:金线为南京纯黄金制作的含量最高的八八正金线,其他各种线材,辅料挑选的都是当时能得到的上乘之品,缎是贡缎,仅安济圣王龙袍及披肩一项金线就用50节金(潮绣术语)。而1982年制作著名的九龙图使用的也就是100节金。

  (四)工艺复杂:运用的基本工艺针法有象形针法,如绵纹针、花形针、竹编针、松子针等;还有辅助性针法,如旋针、勒针等,共达60余种。在工艺处理上,强调表现象形、质感、勒线。针法变化多样,针脚匀称整齐,针针见针脚。形状层次分明,纹理清晰,使物象活灵活现。尤其是钉金垫浮绣的二针龙鳞技法,即用金线作漩涡状钉绕成小于图钉的盖圆片,片片相叠盖,鳞之下端可翻动,真如鱼鳞模样生动。这种立体针法是刺绣工艺中难度较高的技艺。

  (五)做工精细:潮绣绣艺程序,以龙头为例,分为四个步骤;一是用白描勾画出龙头的轮廓和结构;二是垫棉、垫各种形制的纸钉,突出了骨骼鬃须;三是在垫料的上面铺绣金线,目、眉、舌则绣上绒线;四是用包上各色丝绒的纸钉勾勒出线条结构。

  潮绣钉金绣的技艺灵活多变,有“铺”、“垫”、“钉”、“贴”、“缀”等五法,呈现浮雕似的艺术效果。圣王神袍正是充分使用这五种绣艺。在潮绣人物绣中,“凶龙暴(伶)俐狮”是潮绣描写龙狮的艺术准则,其表现手法难度较高的“黑面阔嘴”,是中国刺绣中独一无二的绣艺,也是潮绣技法中难度较高的工种。缎面针稿仅仅是模糊的轮廓线,而刺绣者却凭借自身的艺术素养、造型能力和娴熟的刺绣技艺,以针为笔,把龙的面部眉目、嘴、鼻刻画得惟妙惟肖,就像画上去一样。

作者: 
吴绍雄
来源: 
潮州日报(2016.04.28)
浏览次数: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