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荔枝谱》记载的清代潮汕荔枝

  《历代岭南笔记八种》中收有清代吴应逵的《岭南荔枝谱》(杨伟群点校),采自《岭南遗书》。本书既有佳果佳话,言之娓娓,又详述荔枝品种和栽培方法,对园艺多有可取之处。《岭南荔枝谱》目录分“总论”、“种植”、“节候”、“品类”、“杂事上”和“杂事下”,前面有吴应逵的序,后面还有当时两位南海名士谭莹和伍崇曜分别作的跋。

  伍崇曜在“跋二”提及:

  “右《岭南荔枝谱》六卷,国朝吴应逵撰。吴应逵号雁山,乾隆乙卯举人,著有《雁山文集》、《谱荔轩笔记》,久已刊行,而是《谱》几至沦亡。兹从其从侄鹤岑明经假得,重编次雠校,以付梓焉。岭南荔枝甲天下,顾《增江荔枝谱》(见《文献通考》),郑熊广中荔枝谱(见《广群芳谱》)均不存,近人亦无为之者,则是《谱》殆岭南应有之作。”

  从上文看,吴应逵是清代乾隆朝科举中人,但此谱却是从其侄鹤岑取得付印刷的。吴应逵在“序”中自称:“荔枝作谱,始于君谟;后有继者,要皆闽人自夸乡土,未为定论。岭南旧有《增江荔枝谱》著录,《文献通考》其书不传。长夏苦热,避暑荔枝湾上,良朋既集,各征事实,因篡辑成编。事属闽、蜀者,概从阙如。”落款是“道光丙戌鹤山吴应逵自识”,由此可见,该书成于道光年间,鹤山地属今天的江门市。

  和伍崇曜一样,谭莹对本书推崇备至,他在“跋一”中称:“荔枝之称于中土,岭南其最古乎。后贤状南方之《草木志》,桂海之《虞衡》,未闻详考,何况专书。……搜罗令品,斯亦吾乡之阙典,好事之深忧也。雁山词丈,坡老诗才,曲红赋手,结论园之社,停拣树之航,爰采旧文,撰成斯《谱》。其分门也当,其纪事也详;汇此五编,都为一集。文赋之繁,诗歌之侈,盖阙如焉。”

  书中对清代广东各地荔枝品类搜罗十分完备,现仅列举书中和当时潮州府属荔枝有关者如下:牟尼光,产潮州大埔山中,为潮郡第一品。大如鸡卵,每一颗可清浆一瓯,其味如乳,饮之,功同参苓。

  琼瑶弹,小如弹丸而无核。味甘如蜜,有梅花香。皮薄如纸,亦香甜不涩,可并啖也。出程乡山中。

  花草春,产惠来山中,皮香如橘,肉也如之,味甘而厚。上面列举的是三种当时潮州著名荔枝。书中还举有另一名品“水晶球”。

  水晶球,止一树,在潮阳平湖书院中,白花,白壳,白肉,白核,而浆如血;味甘,而香沁人肺腑,亦异种也。

  书中征引《潮州府志》的说法:“大荔细荔。大荔,荔枝;细荔,龙眼也。”并提及粤东荔枝的成熟时间:

  粤东荔枝,社日犀角子先熟。郭梦菊诗云:“未摘龙牙开口笑,先尝犀角沁诗脾。”龙牙也是荔枝名。又三月熟者曰三月青,四月熟者曰四月红。予诗:“三月青连四月红,离支早熟让南中。”盖以先年十月作花,故早熟也。

  该书还转引檀萃《楚庭稗珠录》,说明唐代大颠禅师曾手植荔枝:“大颠禅师隐潮阳之灵山,出入猛虎相随。手植荔枝千余株,以一铜壶灌之皆遍。”

  总体上,《岭南荔枝谱》对于清代岭南荔枝生产和风俗民情,都有一定研究作用。该书征引广博,所用材料很多,如《客惠纪闻》、《吴录》、《兴宁县志》、《广群芳谱》、《广中荔枝谱》、《潮州府志》、《广志》、《广州记》等。《岭南荔枝谱》征引的书有的已经失佚,故该书保存了一些稀见史料。

作者: 
陈雪峰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