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历史上的练江治理

    2013年8月17日,我市潮阳、潮南两区遭遇强台风“尤特”外围环流和西南季风袭击,练江洪水超历史最高水位,练江支流多处出现决堤漫堤,沿岸多个镇村出现严重洪涝灾害,受灾面积之广、人口之多、损失之大,历史罕见。“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天灾固然难以避免,但人为工业、生活垃圾污染,造成河床淤积等客观因素同样值得重视,回顾历史上对练江的治理,有助于今天我们的整治工作。
 
     一、练江的现状
 
     练江是潮阳、潮南人民的母亲河,也是潮汕地区第三大河,发源于普宁大南山五峰尖西南麓杨梅坪村的白水漈,自西向东流,经普宁占陇镇石港村附近流入潮南、潮阳区境内,在潮阳区经海门湾桥闸出南海。原河长94.5公里,解放后经多次大整治,裁弯取直16处(普宁7处,潮南潮阳9处),使河长缩短成72公里,其中在我市河流长度约45公里。练江流域面积1353平方公里,关系着汕头、揭阳400多万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练江沿江地势低洼,尤其是中游部分潮南区的陈店、司马浦、峡山和潮阳区的贵屿、铜盂、谷饶等镇的地面还低于下游,而且源短流急,支流众多。当练江流域降雨较集中时,形成的洪流非常汹涌,若再加上上游水库泄洪,短时间内大量客水涌入等因素,练江流域低洼地区就极易洪涝成灾。“大雨大涝,小雨小涝”,一直困扰着当地老百姓。
 
     目前,练江主河流两岸堤防已纳入城乡水利防灾减灾工程项目,按50年一遇标准进行建设。但练江大小支流多达17条,其中,潮阳区的北港运河、潮南区的司马陈店截流、司马截洪渠、秋风水及南中港河等5条为一级支流,总河长共53.3公里,防洪标准均不足20年一遇,其余支流的防洪标准更低。由于这些堤围多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防洪标准低,而且多年没有加固提高,遇到大雨时就成为“短板”,容易出现决堤漫堤等灾害。
 
     此外,由于练江历年来上游来水携带泥沙造成淤积和练江两岸排入的垃圾杂物沉淀等因素作用,流域河道淤积严重,河床逐年抬升,严重缩小了练江的泄洪流量,导致排洪不畅、排洪能力严重下降,对两岸堤围构成严重威胁。同时,流域内的大多数电排泵站建成时间已近20年,且数量较少、排涝标准偏低,远远无法满足两岸低洼片区的排水要求,一旦发生较大洪涝灾害,后果就十分严重。如此次“8·17”水灾固然有流域大面积强降雨、上游水库泄洪、大量客水涌入、潮汐顶托等原因,但人为因素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原因。练江河道长期生活垃圾直倒、工业废水直排,导致水质严重污染,水生植物蔓长,淤积严重、河床抬高,堤围建设标准不高,潮南区垃圾焚烧厂未建等问题已严重影响沿岸人民群众的饮水安全和身体健康,值得深刻反思,练江的综合整治工作已是刻不容缓。
 
     二、历史的受灾
 
     练江流域历史上水灾频繁,主要是自然地理比较特殊,流源短浅,支流繁多,干流河道弯曲,河槽狭窄,特别是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沿岸工业生产废弃物污染和生活垃圾的无序倾倒,导致河道淤积,河床不断抬升,严重影响练江泄洪能力。一旦短时间内暴雨来临,洪水汇集快而排泄慢,极易泛滥成灾。解放后,洪涝灾害仍是练江流域各种灾害中最为频繁的一种灾害。现将受淹面积较广、灾情较严重的几次摘记如下:
 
     1960年5月4-5日,汕头全市普降大雨。潮阳练江流域一天降雨高达556.9毫米,练江爆发历史罕见大洪水,淹浸总面积达275.5平方公里。潮阳有些村庄洪水淹及屋檐门楣,20多万人受洪水围困,情况十分危急,地、县组织大批船只前往救援,并炸开下游和平地段加快排涝,灾情十分严重。
 
     1965年9月19-23日,受台风影响,潮阳南山片平均降雨811.7毫米,相当于百年一遇。练江流域洪水泛滥,南岸一片汪洋,10.22万亩农田受淹,有118个村受洪水包围,倒屋260间。
 
     1969年7月28日,整个潮汕地区遭受解放后强度最大、持续时间最长、波及面最广的一次强台风正面袭击。台风中心登陆时,汕头市区、澄海、潮阳、南澳等县,平均风力12级以上。时正值天文大潮,风、潮、雨叠加,市区海潮急剧上涨,水深2.3米,郊区及各县地势较低地区水深4米左右。据灾后统计,汕头全区死亡894人,受浸农田42万亩,倒塌民房141025间,仓库工厂3502间,崩决堤围316540米。
 
     1983年5月12日,从上午8时—晚上10时,潮阳南山水系及惠来、普宁等县部分地区骤降特大暴雨,潮阳大龙溪水库5小时降雨量高达510毫米,引发山洪暴发,河水暴涨,大批堤围水利设施受严重破坏。淹田22.4万亩,倒屋164间,死9人,有14万人受洪水围困达一昼夜,受灾尤重。6月17-19日,潮阳、普宁、惠来三县再次遭受特大暴雨袭击,十多小时普降雨五六百毫米,潮阳下金溪水库达751.5毫米。暴雨中心在大南山区,导致练江出现特大洪水,桥柱、陈店、司马浦3镇因上游支流决堤而全面受淹,15万人受洪水围困,沿江20个电排站有13个被淹,广汕公路水深过腰,交通断绝,受灾严重。
 
     三、治理的回顾
 
     解放后,为治理练江的严重水灾,1953年起,地、市、县水利部门曾多次组织勘查规划,研究治理措施。同时发动群众兴建了一些小型蓄水设施工程,用以解决部分农田的灌溉,但规模和效益都较小。
 
     1958年,汕头地区水利局根据历次勘查掌握的情况,着手拟订综合治理练江规划,提出“蓄、泄、防、排互相结合,整治河道堤线,平衡用水,兼顾航运交通和水利发电,达到除害兴利”的综合治理方针。后根据省审批意见,改为以建设小型水库蓄水为主,泄洪为辅和“以灌溉防洪为主,兼顾航运发电”的方针。随后,潮阳、普宁兴起大修水利高潮。同年秋冬,潮阳秋风、上金溪、大龙溪和普宁三坑等县建设的中型水库及一批社队建设的小型水库纷纷上马。其后几年,又增建一些小型水利工程,对上、中游河道全线进行有计划的整治,并进行修筑堤围,建成防洪、防潮堤300多公里。到1965年,练江全流域共建成中型水库5宗、小型水库32宗,总库容2.34亿立方米,受益农田43万多亩,初步治理了洪潮灾害。
 
     1969年受“7·28”强台风暴潮袭击,练江下游堤围遭受极其严重的破坏。灾后,潮阳县决定在练江入海口兴建海门湾闸坝,是年冬组织施工,至1970年10月建成。这宗防洪工程酝酿历史颇长,早在1930年,广东治河委员会潮梅分会就曾拟出筑坝设闸方案,后因经费无着而被搁浅。1958年拟订治理练江规划时也曾提出在出海口建闸,因考虑1.25万渔盐民需转业,每年渔盐业损失达220万元,在经济上划不来,最终没有列入规划。这次决定兴建海门湾大闸,主要是从防台风暴潮的安全角度出发。工程建成后,能使整个练江下游减少潮洪灾危害,此外还具有蓄淡供水和改善陆路交通等效益。这是治理练江的一项重大措施,也是控制整个练江流域的枢纽工程,作用甚大。
 
     1970年代以来,为提高防洪治涝标准,练江流域又继续采取一些整治措施:一是大搞截洪工程,特别是兴建截流面积达216平方公里的南山截洪,所起作用甚大;二是在沿江各易涝区普遍布设电排站;三是大力疏浚自和平桥以下至海门湾桥闸的出海河道;四是结合开发水力资源,增建蓄水工程,先后建成白沙溪、三坑上、红场、小龙溪等中型水库及一批小型水库。通过这些工程措施,进一步提高抗拒水旱灾害的能力,尤以治涝成效最为显著。沿河28万亩易涝地,大部分都已达到10年一遇的治涝标准。
 
     纵观练江流域30多年来对洪、涝、旱、潮灾害的治理,主要是采取上蓄、中裁、下疏相结合的办法控制洪水。通过围堤设闸、疏通排渠、辅以电排等措施保护农田不受洪、涝、潮侵害。同时,充分利用山塘水库蓄水灌溉农田和提供食用水并结合发电,其综合整治是很有成效的。
 

作者: 
黄浩瀚
来源: 
汕头日报(2013.12.01)
浏览次数: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