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峰山麓“老贼营”

    “老贼营”是一个村子名字,在普宁里湖西部五峰山东麓。这里山峦起伏,丛林莽莽,悬崖怪石,碧岫堆云,虽无虎啸山鸣,却有飞瀑怒吼,是个峻险之地。山之东麓,林木深处,隐现一处山村,名“老宅营”。它原名“老贼营”,为何有如此称谓呢?
 
   原来这里山高岭峻,山路弯曲,树木阴森,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故常有草莽英雄在此占山为王。因地偏人稀,对官府威胁不大,故朝廷也不管他,这些山贼,只劫为富不仁之户,少扰平民,与地方相安无事。生活安定,便有的娶妻生子,养畜耕田,过着半贼半民,也营也村的生活,故名“老贼营”村。
 
   清康熙初年,政府强令汉人剃发穿满服,引起人民不满,政局动荡,时“老贼营”村首领黄魏,年近五旬,身材魁梧,武艺高强,深受村人崇敬。见社会动荡,便竖起反清旗帜,组织村中300精壮,时常袭击普宁官兵,还多次截劫潮州府粮饷,这便构成了对清政府的威胁,潮州知府常受上司斥责。康熙四十三年,清廷大局已定,朝廷便逼令潮州府出兵进剿。总兵安跃拔,奉命率兵2000,进剿老贼营。兵至普宁城,驻休三日,扰得市民不得安宁,人人恨之入骨。清兵问义军情况,人人夸大厉害,清兵有些胆寒。至里湖,有点畏缩不前,捉得一卖柴农民,迫令他带路。这农民本就同情义军,恨透清兵,如今被迫带路,只好将计就计。便说贼营山深路险,守备森严,单靠几处自然天险,便可退敌。一是冷水坑,水寒刺骨,外人涉水多被冻僵;二是蚂蟥大于拇指,专吸人血,若身上被叮几条,血便被吸干;三是舍身崖,一边高山,一边万丈深坑,中间小路,只容一人行走,不慎跌下,粉骨碎身;最后是幽冥洞,长十里,里面阴森可怕,十进九无回。老贼营有了这些险地,故历来官府都无奈他何。这些话说得清兵毛发悚然,时值冬天,个个颤抖。总兵派出几个探路,大多半途逃跑,或被捉上山,有去无回。安总兵动摇了,只得虚张声势,喊杀一阵,便收兵回县城,回报知府,说贼遁寨平,胜利班师了。
 
   光阴荏苒,又隔二年,清政府粮饷仍不断被劫,朝廷恼怒,责令潮州府进剿。总兵诉说路险,明剿定然不利。有一师爷,为人阴险,献上一计,让侄子潘辉,潜入为内应,可保平贼。知府大喜,命潘辉依计行事。这潘辉世居揭阳,年近30,一表人才又聪明善辩,历来经营小百货。他扮成货郎,挑着担子,摇着小鼓,从里湖直入山内。这老贼营历来不禁买卖,也很需外地日用品,但哨口检查极严,潘辉凭着三寸不烂之舌,便直入营寨。货郎生意,多与妇女打交道。首领黄魏有一胞妹,名叫茶花,从小随兄练习武艺,人才出众,年已28,未字。听说来了货郎,便出来买香粉,见潘辉生得细皮嫩肉,眉目清秀,与山间村夫大不一样,便生好感。潘辉灵动,见此女有异常人,便多献殷勤,并要求留宿几天做生意。此时茶花芳心已动,便在兄长面前说情。黄魏亲自审问,皆被潘辉遮掩过,便同意让他暂留3天,潘辉与茶花形影不离,十分投机,茶花见其温婉有知识,便想许以终身,黄魏开始不同意,但见胞妹如此钟情,平时又任性,怕出意外。又思寨中确也需有文化之人,只得应允。潘辉自与茶花定亲后,出入无忌,营寨要道、哨口、险处都打听得一清二楚。连山后秘洞可通别处又是寨中藏宝之地,也都由茶花带他看过。潘辉见时机成熟,便借口回家告知父母,并请他前来主婚。这是合理提法,寨主自然应允。
 
   自潘辉上山后,清兵便秘密集结于普宁城。潘辉一到便于夜间立即出兵,由他带路,前后包抄。寨中全然无备,因此,清兵直入中坚,逢人砍杀。黄魏惊醒,众部下难以召集,各自为战,有逃至后山洞的,也被堵杀。黄魏与两卫士,左冲右突,想救妹妹,见茶花冲入敌阵砍杀潘辉后也自刎身亡。黄魏只得与两卫士躲入老林岩石洞中。
 
   清兵剿灭老贼营后,留下100人扎营山下以防有变,其余撤回府城。这些驻兵,平日欺压山村人民,奸淫掳掠,无恶不作。黄魏伏在附近,乘机又招集了200多人,突入清兵营地,杀尽驻兵,报了灭寨之仇。
 
   自此,黄魏带领部下,卖刀买牛,开山种果,靠山滋养。春摘青梅,夏采荔枝,秋收柿子,冬打橄榄。一年四季种茶、摘茶、炒茶,茶香甘怡,从山内销往山外,从汕头销往南洋。五峰山从此太平无事。清政府也因粮饷道路畅通无阻,就不再兴兵动众。五峰山老贼营村民靠勤劳力作,丰衣足食。久之,人们便也把“老贼营”村改称“老宅营”村了。
 
 

作者: 
林道成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