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洲古城应重修

    蓬洲古城位于汕头市区西北部,即今汕头市金平区江街道辖下蓬洲东、南、西、北四居委。
 
     蓬洲城的全称是“蓬洲守御千户所”。1369年置所于蓬洲都厦岭村,“以扼商彝出入之要冲”;1394年,移江都西埕村(即今址);1398年,由百户董兴主持修筑石城。该城环周2133米,高5米,开有东、南、西、北四门,设月楼4座,窝铺20处,环城有河通海,为古潮州海防要塞。明嘉靖年间,由翁万达奏准四乡居民入住,遂开兵民同城的格局;清嘉庆年间,防务移至潮阳乌石,从此只住居民。
 
     明、清二代,倭寇、海盗屡侵蓬洲城,城墙亦常受损坏,但都得以重修。1625年、1668年、1802年,均由澄海县知县主持重修;而1902年的重修,则由本城富商陈雨亭主持。然而最终毁于日寇占据时期,而残余部分城石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被拆去。
 
     蓬洲城是汕头市区现存最为古远的一处历史文脉。
 
     与蓬洲城关系最为密切的名贤莫过于古代潮汕地区“事功最著”的翁万达。他出生于1498年,恰好是蓬洲建城的100周年。他积极参与蓬洲城的事务:其一,奏准居民入住;其二,率领江民众配合蓬洲戍卒,浚深城河并亲撰《济河记》、亲题“济河”匾。
 
     清初,澄海县署未建成之时,蓬洲城被定为附治,有数任县令来此处理县事,并留下诗作。如王岱有《蓬洲寓》、《甲子暮春过蓬洲登山岩望海山达濠一带》,李书吉有《蓬洲即事》等。
 
     清及民国时期,在蓬洲城留下足迹的名贤有,乾隆时期的状元庄有恭中举前曾寄读蓬洲庄族,其潜修处含晖精舍尚保存完好;革命先驱彭湃曾与蓬洲人柯梦湘在蓬洲组织数千人的农民游行,当年演讲的古榕犹在;周恩来总理在七日红时期也曾率部众驻足蓬洲。
 
     蓬洲可谓地灵人杰,历史上人才辈出。在科举上扬名的有,翁如麟、翁廷资、庄钧清等。在文事方面有贡献的,如翁思佐、翁锐、陈龙庆、陈步銮、柯梦湘、萧士熙、陈丁、翁闻宋、黄赞发等。在工商业上有成就的,如翁万俊、庄兆万、陈雨亭、翁锦通、唐学元、萧士雁、洪添丰、吴树海等。还有,自毁“潜楼”粉碎日寇阴谋的女中豪杰佘友云。
 
     古城的文化遗存
 
     蓬洲古城的文化遗存基本可以分为四个方面:
 
     其一,城河遗迹。城墙已然拆毁,惟在东门、西门、北门存有数处残垣;城河的南、西、北段基本保存完好,东段只剩下少量河段。
 
     其二,是公共设施。近年,城隍庙、天后宫、关帝庙、当道祠、小武当庙、长庆庵、基督教堂等均按原貌修复。此外,还保存有清朝的节妇坊和城南元帅爷庙、长庆庵、城北小武当庙、黄氏江夏堂等多处明清石刻。
 
     其三,是宗祠与民居建筑。其中宋元时期建筑有北门翁氏家庙及南北门二处民居,明朝建筑则有翁氏大司马家庙、谢氏家庙、谢指挥府及多处民居等,清朝早期建筑则有庄氏家庙、庄兆万十三落大夫第建筑群、含晖精舍、曙色开斋及多处民居等,清朝晚期至民国间则有黄氏基祖祠、陈雨亭奉政第、谢鉴记奉政第、陈仁蓬驷马拖车民居、洪杉发双背剑民居、吴氏荣美内民居及多处民居。另外,还有附着在这些建筑物上的,翁万达、吴殿邦、陈子壮、张凤翼、庄有恭、唐驼、陈景仁、许鼎新、许干臣、饶宗颐等名家的书法作品。
 
     其四,非物质文化遗产。蓬洲城的非物质遗产有三类:一是蓬洲扇,又名鲎壳扇,这是名扬海内外的一种著名工艺。二是人文著述,据不完全统计,蓬洲人的著作将近50种。三是古朴的民风民俗,蓬洲现在还基本保留着聚族而居习惯,宗祠岁祭、婚丧喜庆,风俗依然如旧制,还有善堂、父母会等民间组织仍在活动,这也是值得深挖的遗产。
 
     古城重修建议
 
     蓬洲古城具有丰富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其重修和开发,对于汕头文化建设的意义,不言自喻。敝意可以分为近景、中景、远景来完成这座古城的重修计划。
 
     所谓近景,即以近年重修城中各公共设施的形式,集结民间力量,对古城的其它公共设施进行修复,如已经消失的文祠便应该纳入原址复建的计划,而更为迫切的是应该择优在原址恢复一两处城门,使古城的风韵得到初步的展示。笔者曾与黄赞发先生就四门现状进行探讨,觉得在西门或者北门原址选择恢复古城门比较合适。其原因有三:首先是这二处原址均濒临庵揭公路,交通比较便利;其次,这二处原址附近都聚集一定数量的文物古迹,并且可与城外的龙泉岩、鹧鸪山等联系起来,方便游客观光;再次,这二处城门附近都有一定量的可优化场地,可以借着城门重建的契机新建文化广场。
 
     所谓中景,则应该有更为优质的行政、文化、资金的介入,对古城比较有价值的文化古迹修订系统的修复计划,并进行实施。
 
     而更让人憧憬的是蓬洲城的远景修复,可以仿照浙江的周庄、乌镇,或者山西平遥古城的开发模式。相信,以蓬洲城的软硬实力,这应该是一件大有可为的事业。
 
     不管怎么说,蓬洲古城的文脉和城中的各处文物古迹不可能也不会就此断送。它的重修与开发,还必须期待更多慧眼英雄。
 

标签: 
作者: 
陈琳藩
来源: 
汕头日报(2012.06.24)
浏览次数: 
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