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东——明天就是你腾飞之时!

    粤东:汕头、揭阳、潮州、汕尾、梅州
 改革开放初期,汕头也因缘际会成为最早的四个特区之一,一切都是优于别人的起步优势,但遗憾的是,20年过去,与珠三角相比,粤东却远远地落在了后边,是什么原因让粤东起了个早五更,却赶了个半夜的“墟”?本人认为,作为粤东的代表,汕头的问题事实上也就是整个粤东的问题,而粤东的滞后又与汕头有着直接的联系,粤东的落后有着客观与主观上的相辅相成。
 是哪些客观原因造成了粤东目前的困局?
 首先在于“一市独大”。改革开放初期,汕头特区的建立客观上产生了将粤东资源集中到汕头的冲动,甚至可以说在上世纪90年代的十年,是资源向汕头集中的十年。所以,当时的汕头特区是突出了,但由于整个粤东平原主要是农业人口为主,这么大的一个平原只有一个经济核心,没有形成相辅相成的协调体系,造成汕头后劲不足。其次是政策失调。正是因为资源过早集中,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潮汕平原由县建市,一分为四的结果是揭阳、潮州、汕尾三个小兄弟出来了,并且这些小兄弟是以农业为主的,经济底子非常薄弱。一个市出来了,就必然要跟上城市建设等大的投入。随后1993年却又遭遇了中央政府的宏观调控,紧缩银根的结果是:这三个城市一下子就背上了巨额的财政包袱。再次是人才的缺失与素质问题。三个市的同时出现,就必然要求同时配备相应的党、政、人大、政协等机构,而这些人大部分是从当地提拔的,一夜之间连升数级的大有人在。这中间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干部的素质一时间难以适应新岗位的问题。这就直接造成未来在政府操作上的摇摆与不成熟。
 基于主观上的问题,因为上述原因也就造成了政府在城市经济发展上的定位欠长远的缺陷,而各市发展思路经常摇摆则导致了最终在经济发展大潮中的缺位。更为关键的主观原因更在于:粤东在整体上是商业文化的氛围,商业文化的特征就是缺乏自我积累意识,只想着追求短期效益,因此在粤东实体企业一直无法扎下深根。生产型制造型企业在粤东大多只存活几年就消失的结局就是“粤东无工业”。毕竟,对于一些以农业为主的区域来说,没有强大的工业制造就难以产生稳定的税收,公务人员的财政也就成了吃饭财政,收入的不稳定也就造成了积极性缺失与非正面因素滋生。而对于百姓来说,则因为就业问题难以解决,生活水平也就原地踏步走;政府、百姓的积累缺乏也就造成了地方经济、人才的后劲不足。
 既然从内因上无法产生自救的方式,那么外资呢?毕竟,对粤东来说,还是具有丰厚的海外侨胞关系的。外资的引入为什么在2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也没有产生其应有的效力?鄙人则认为,珠三角与粤东不具有可比性。珠三角的经济发展资金包含有港、澳、台、国外资本以及本地人的擦边球效应,十多年后他们因为规模或者是意识的提高,开始产生从车间到公司、或者是从制造向管理的升级换代变化。而粤东则没有升级所要求的厚实积累。主要的原因在于:从外资的进入来看,在粤东只有捐赠没有投资。那么事实能论证这个总结吗?确实,很多侨胞捐赠了医院、图书馆等等,但是很少有比较上规模的投资行为。实业很少的结果导致了配套企业的不成体系,而不成体系的结果则直接影响了外资投资的信心,而两者的结合则使政府层面越来越缺少这方面的管理经验。
 在网上看到一个XX社的记者对他92年在潮汕20多天期间所见,所想的攥笔,他以笔末锋利的笔尖指出了潮汕是一个不是少数民族的少数民族。而且潮汕是全国生存压力最大的族群,所以培育了“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平原人群个性。“这种强悍的民风使潮汕形成了海盗与儒雅并存的文化格局。”海盗文化鼓励了潮汕人民勇敢走出去,大大增强了自己的野生性和活力。其中儒雅文化则培育出了工夫茶、潮汕菜、潮剧等等文化产品,还有诚信、义气等良性文化基因。文化的凝聚力让潮汕人对外高度团结,对内却一刻也没停止过窝里斗。正是这样的文化格局和底蕴,使潮汕人民成为了一个令人刮目相看的优秀族群。无论从商从政还是从文,都大有可为。是的,敢于面对鲜血的士兵才是真正的勇士,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祖先有着团结且公社化的族权生活,但敢于面对过去才是理智的!
 而梅州的客家文化也被他们的围墙里所包含着,1、摒去客家人自卑而又自大的心理,在广东居住了几百年了,还说客家人,不合适。客家是一个文化和传统种群,要淡化并与发达地区接轨,但保留客家文化。2、经济是决定上层建筑的基础。没有经济发达的梅州,客家人是直不起腰的。3、流水不腐,户枢不堵。客家人往外跑,要大力欢迎外省高素质人才进来。4、无工不兴,无农不稳,无商不富。5、无人死水,能人都出去了。留下来的刮地皮。50年,100年的梅州不正视自己问题,永远死路一条。
 我不是神仙,不可能马上给粤东城市和企业开出一剂灵丹妙药。但想象中的建议还是有的:
 一是转型。不能再当船老大,而要做船长。引入现代企业制度,破除小农小商意识,从政府到企业再到个人,都要讲求大局,抛弃小我,用现代意识和手段包装自己。
 二是定位。汕头包括整个粤东的城市定位都还很模糊,海滨城市不是汕头的定位,而是区域规划。一定要搞清楚“我是谁”等问题。找准定位,城市才能起跑。
 三是整合。要善于把各种资源都整合起来,并不断创新。整合一定要依靠市场的力量而不单是政府的力量。
 四是要定位现在。粤东与珠三角相比,还仅仅处在工业化的初期阶段,结合当地的资源、人力来看,这个工业发展的关键一环是不可错过的,必须要补上。
 五是要营造一个规范的投资软环境,而不是常规意义上的减税等简单方式,从而把全世界、珠三角的工业转移契机把握住,这是粤东的末班车,错过了,就不再是起飞的问题,而只能是安步当车了。
 六是形象推广。从企业到城市,都需要进行营销策划和形象包装。潮汕、梅州天生丽质,有着浓厚而独特的文化底蕴,重新包装后一定很快得到大家的认同和喜爱。
 粤东当然不愿意如此被疏忽下去,当地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的发展势头也证明了这一点,但是,作为政府与企业的相互支持来说,就这个地区而言,粤东应该向何处去仍然需要大智慧。广东正在打造“香港、澳门的CEPA+珠三角(泛珠三角)+东盟(2010年的自由贸易)”的快速经济增长带,并努力筹划泛珠三角区域的经济腹地,如武侠小说说的,打通任督二脉之后,才能保证内力生生不息,而珠江上游省份的打通,也必将起到打通珠三角“任督二脉”的效果。正是有见于此,才有了“眼光+胸怀+机遇”加法产生并“导致”各个国际大公司的汽车、石油、钢铁的进驻广东。这是一个新的机遇,也是粤东的机遇。

作者: 
来源: 
南方社区 纵横の四海
浏览次数: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