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经济为什么长不大?

    1992年,我以新华社记者的身份来到潮汕地区作了20多天的调查采访。那时的潮汕,繁荣得有点可怕,人们挥金如土,夜夜笙歌。当时我就断言,潮汕经济迟早会遭到重创。因为这完全不符合商业文化基因谱的排列规律。十年之后,还是被我不幸言中。好在潮汕人民已经开始深刻反思。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要重新打量我们的城市,重新梳理我们的文化。因为文化决定一座城市的气质,它是城市的灵魂。    多年以前,我就说过,潮汕是一个不是少数民族的少数民族。因为人均耕地的稀缺,潮汕是全国生存压力最大的族群,所以培育了“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平原人群个性。这种强悍的民风使潮汕形成了海盗与儒雅并存的文化格局。海盗文化鼓励了潮汕人民勇敢走出去,大大增强了自己的野生性和活力。儒雅文化则培育出了工夫茶、潮汕菜、潮剧等等文化产品,还有诚信、义气等良性文化基因。文化的凝聚力让潮汕人对外高度团结,对内却一刻也没停止过窝里斗。正是这样的文化格局和底蕴,使潮汕人民成为了一个令人刮目相看的优秀族群。无论从商从政还是从文,都大有可为。    90年代初,汕头借助特区之便利,掘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当潮汕已经是满地大白鲨摩托车的时候,温州街上跑的还是简陋的“甲壳虫”人力车。可十年过去,温州已经由流氓变成了绅士,风光无限,潮汕却跌入了经济发展的低谷,十年一徘徊。就是因为经济发展有自己的规律,是不可逾越的。我们把商业文化基因全部打乱了,破坏了它的成长规律,区域经济必然要停滞甚至退步。还有潮汕人喜欢取巧和投机,从而把作为潮汕文化精髓的诚信文化糟蹋得荡然无存。这都需要我们来承担恶果。    我不是神仙,不可能马上给粤东城市和企业开出一剂灵丹妙药。但思路还是有的。那就是重新讲文化、讲地域特色、讲城市战略。具体有六条建议:    一是转型。不能再当船老大,而要做船长。引入现代企业制度,破除小农小商意识,从政府到企业再到个人,都要讲求大局,抛弃小我,用现代意识和手段包装自己。    二是定位。汕头包括整个粤东的城市定位都还很模糊,海滨城市不是汕头的定位,而是区域规划。一定要搞清楚“我是谁”等问题。找准定位,城市才能起跑。    三是整合。要善于把各种资源都整合起来,并不断创新。像广发银行的“民营100”就是一个非常有整合和创新思想的大动作。整合一定要依靠市场的力量而不单是政府的力量。    四是补课。从政府官员到企业家到普通百姓,都要补上“诚信”这一课。    五是辐射。潮汕地区一分为四,汕头是龙头,要重视聚合和辐射的作用,增强区域辐射功能。    六是形象推广。从企业到城市,都需要进行营销策划和形象包装。潮汕天生丽质,有着浓厚而独特的文化底蕴,重新包装后一定很快得到大家的认同和喜爱。    还有一个长期困扰潮汕企业家的问题:潮汕地区的土壤只能产生中小企业吗?为什么只有走出潮汕才能真正长大?这个问题现在我也不能给出确切答案。但我想一定是有它的道理的。主要是一个区域的资源匹配不足造成。据我观察,走出去的潮汕企业并不是完全出走。他们通常是把营销中心、财务中心,或者总部迁出去。生产中心什么的还是留在这里。我认为这是依照市场环境作出的一种合理的资源调配。只要对企业成长有好处,就可以大胆出去。出去并不是抛弃。企业做大做强了,最终受益的还是潮汕区域。    工夫茶、潮汕菜、潮汕话……潮汕文化的独特魅力让我在12年之后重归旧地。我对这片土地和这方人群怀有深切的感情。在与潮汕企业家的交流中,我充分感受到了大家自我反省、自我批判的诚心和重建潮汕经济文化的决心。因此,我相信潮汕的春天已经不远了。

标签: 
作者: 
王志纲
来源: 
赢周刊 (2004.05.08)
浏览次数: 
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