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色古香话庵后

  庵后是埔田镇内盛产竹笋的第一大村,核心老寨围是一座罕见的围龙屋。徜徉于围龙屋之中,似乎穿梭在一段尘封已久的岁月里,斑斑驳驳,不禁心生敬意和赞叹。

  庵后村围龙屋始建于明末清初,整体呈中轴对称,依山而建,傍水而生,望收百川;中间高氏宗祠公厅压轴为主,四周180多间民居围绕呼应为从;街巷纵横交错,四通八达,设施配套齐备。龙虎古井,滋润众生;当铺典当,调谐邻里;书斋传道,以文化人,诗礼家风。东门、北门则为关隘命脉,操持着围龙屋的生活、生产及安全大计,令高氏数百年的基业固若金汤。

  “寨内34号”的石门框上竖嵌着四根圆木,上方则是一根暗设“机关”的横木,用来管制四根圆木的出入和秩序。这是一种古老的防盗门,有点像变了形的趟栊门。圆木条直中略带弯曲,粗细相近;表皮被剥去,裸露着瘦削的身骨;枝桠被斩断的痕迹恰如一只只眼睛,在审视过去和现在。圆木条坚守着门户,分清古今、里外、阴暗与光明;四根圆木条将门框均分为五个部分,宛如四棵树,站立成风景。如果说门是口的话,那么木条就是四个牙齿了。尽管房屋已经荒废,但她总是呲着牙,从从容容,笑看世事浮沉,盛衰哀乐。

  隔壁传过来潮剧的唱腔,似乎在提醒人们,房屋虽老,仍有人居住和守望。移步所见,是两扇精致轻巧,开合方便的对开屏风门,崭新的橘色油彩散发出一种喜庆吉祥的味道。门扇高约占石门框的一半,上截是由竖式小木片构成的栅栏,顶端呈弧形依次排列;下截则是密不透风的木板。这样的门洞自上而下,由无到有,逐渐过渡,半遮半掩;既通风透气,又保证了基本的安全,挡住人畜,也挡住外面路人的视线。

  这两道门是潮汕传统民居中的栅栏门,它们的结合很像广府地区的西关大屋大门。在这个节点上,似乎可以从民俗学上找到一点点关联吧。庵后人含蓄尔雅的民风以及博采众长的智慧也似乎可以略见一斑。

  近海村民就地取材,筑起了蚝壳墙;处在山窝里的庵后村民则“靠山吃山”,以泥土制成名副其实的“塗角”,再砌成墙。经岁月侵蚀,墙面虽已剥落,“塗角”完好如初,宛若沉睡的处子,手挽手、肩并肩、心连心,叠加在一起,凝铸成顶天立地的屋舍,给人们以庇护和温暖。在虎井与东门之间,有一座大约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房屋,一副坚不可摧的样子无不令人肃然起敬。前室除了门楼仍沿用灰木瓦结构之外,墙是由1米左右长的大石块砌成的,室内楼面也全由石条铺成。最抢人眼球的是,阳台围栏上那几个粉红色的井缸,显得雍容、华贵、典雅。那粗犷的石墙与精巧的井缸在同一座房屋上达到和谐统一,非常别致。从塗墙到石墙,这是庵后人在选材用料、施工技术和营建思维上的一次重大飞跃;色彩华丽的井缸的设置,是村民在外在审美上的一次大胆尝试,折射了向往美、追求高质量生活的理想和愿望。

  庵后村还有“喊寨龙”的习俗。每年的元宵节和次日晚上,庵后村会举行游灯祈福活动。当游灯队伍来到后头山顶上时,便会一齐大声呐喊,这就是“喊寨龙”。喊的人越多,喊声就越洪亮,就意味着村民在这一年里会越兴旺,生活会越红火。游灯活动是一次人心的大集结和血缘亲情的唤醒;“喊寨龙”是龙的传人发自心底的血性呐喊,是生命张力的尽情呈现,是阳刚之美的真实回归。从古时只允许男子参与,到现今的不分男女老幼,呈现了一种民俗活动的大众化局面,以及思想观念的与时俱进。

  一条羊肠小巷在眼前显得格外阴暗和逼仄。一个人必须侧着身行走方能通过。先民似乎在借助这条小巷,告诉人们在走正道、堂堂正正做人的同时不能墨守成规,必要的时候需随机应变,像螃蟹一样学会横着走,使得危急之时呼应可达,化险为夷。小小一条巷子,承载着一定的生活功用和战略意义,以及先民的良苦用心。那道“双通门”更像是一条死胡同、鬼门关,光影迷离,神秘莫测;那拱形的门洞张牙舞爪,令一切邪恶之徒无处可逃。遥想当年,万恶的日军来到埔田,不敢贸然拐入庵后村围龙屋就理所当然了。围龙,围龙,狂徒来临,庵后人就会聚拢成龙来将其死死围困。面对马蹄状的围龙屋,侵略者的铁蹄居然也显得极其苍白和无力。

  作为革命老区,庵后村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解放战争时期,庵后村还成为梅北武装游击队活动的据点。在革命斗争中,这种选择安全系数最高,可谓是慧眼独具。1942年,高松荣任闽南赤卫队驻五房村武工队队长。在他的带领下,村民高松强、高泊扁等人也汇入了革命的洪流,为揭阳的解放事业写下了光辉的一页。革命者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激励着一代代庵后人:敢为人先,开拓图强。

  庵后村历来重视教育,清末年间办过私塾也出过秀才。1989年,在庵后小学重建之际,归侨高辉不辞劳苦,奔走于香港、泰国等地,发动高氏侨胞捐款建校,为家乡庵后发展文教事业提供了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持和物质支撑,凸显庵后人的文化担当。刚建成的庵后小学结束了该村在祠堂办学的历史,成为当时埔田镇内第一所新建的学校。2017年,在埔田首届竹文化节中,村民高桂林夺得了笋王争霸赛的冠军,更是擦亮了庵后人的精神特质和本色。

  庵后村围龙屋以潮汕传统建筑特色为宗,博采客家围龙屋建筑风韵,在固守传统的基础上创新求变,在循规蹈矩中求活泛,构建起自己的特色和面貌,将防御安居的营生理念诠释得淋漓尽致,在潮汕传统村寨中别具一格,蔚为大观。

  无论从物质形态还是从非物质层面的软实力来审视,庵后村总保持着原生态的古朴质地,在竹林掩映下散发着农耕文明的醇香。经历任领导的定位、谋划和发酵,这状若“蒸笼”的围龙屋,将会在乡村振兴的征途上,蒸蒸日上,蒸出可持续发展的绝美菜色。

作者: 
郑燕涛
来源: 
揭阳日报(2021.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