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菽千重必樟村

  离惠来县城约8公里的国道G238旁边有一小村庄叫必樟村。据介绍,该村是清中期(1725)年,由惠来县隆江镇向北村张姓分支到此创村,因村后有许多笔直的樟树,故称“必樟寮”。1949年改名“必樟村”并沿用至今。

  必樟村人口不足千人,户数不足百户,曾是省级贫困村,得益于党的扶贫政策,在各级党政和帮扶单位的帮助下,该村已经摘掉贫困村的帽子。

  地处大南山麓的必樟村,四面绿荫环抱,满眼青翠。俯瞰整个村庄,依山而建,东高西低,山水相依,层次分明,花草树木郁郁葱葱,人们在这里可以享受静谧的时光,农村振兴工程和新农村建设让古老的村庄焕发出新的活力。

  清晨,刚刚露脸的太阳把小村庄笼罩在一片晨雾中,整个村庄仿佛披上一层五颜六色的轻纱,浪漫又神秘。去年,帮扶单位帮他们把这片五十多亩的农田修筑了田间小路。不知道是有意设计还是无意成型,田间小道把这片美丽的稻田修成了树叶的形状。晨光投射在村前低洼的稻田上,那时的稻田有红的、绿的、黄的,一块块色彩相间呈现,老天好像把五彩缤纷的色料倒进这稻田里,让这片稻田成为一片秋天的枫叶,成为色彩斑斓的调色板,勾画出一幅幅让人心旷神怡的画卷。

  走在秋天的稻田里,闻着泥土的芬芳,看着似金豆的稻穗,我们得感恩天地赋给我们的恩赐,千百年来我们就依靠这天地赐予的稻谷和农民兄弟辛勤的劳作繁衍着一代又一代。看着正在收割的农民,这稻子生命的历程里仿佛又幻出一道风景:这看似轻飘的身体里装载了农民太多沉甸甸的希望,以至于谁也无法忽略和淡漠由它衍生出的那份深秋的喜悦。看着农民用手使劲地搓揉稻穗,为的是要把打谷机打剩下的几粒稻谷给搓下来,我才深深理解“粒粒皆辛苦”的含义,才更进一步理解中央号召“光盘行动”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作者: 
方义生
来源: 
揭阳日报(2020.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