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水韩江 与水共生

  世间万物,共存相生。最为至要,乃是人与水的共生,离开了水,人不可能生存;因为有了人,水能得到更好的保护。譬如这韩江。

  最早见到韩江,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

  承包家乡的加工厂,碾米机的滚筒坏了,县城缺货,于是到府城购买,是从广济桥上进入城内的。因为听了太多广济桥的传说,不免细细地端详起这桥来。那最引为自豪的十八梭船不见了,代之是那铁桥凌空而过;也没有了那廿四楼台。广济桥停留在我的脑海里只是一条可供行人与通车的桥,就如同很多的江河遇水要架桥一样。

  买了滚筒,离返程的班车还有一些时间,于是又转到这韩江边上来,时已冬季,江水瘦成一条线,与书本上所说的浩瀚韩江相差甚远。江面上沙埔一个接一个,鳞次栉比,却杂草丛生,牛在惬意地啃着青草,还有鹅鸭在江中嬉戏;更奇的是,沙埔上还种有番薯,蔬菜什么的,还有一些垃圾堆,可见这韩江的枯水期不是短时间。我还发现,要过韩江,除了从广济桥上通过之外,还可以坐船过江,这从江面上两岸往来的船只可以看得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的韩江,有些期待,却又有一点惆怅。

  我知道韩江早先并不叫韩江,而是叫“恶溪”,一个很可怕的名字。“文起八代之衰”的韩愈因谏迎佛骨而“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被贬至潮州。短短八个月时间,韩愈做出了不少大事情:解放奴婢,禁止买卖人口;兴修水利,凿井修渠;兴办学校,开发教育;祭杀鳄鱼,安顿百姓。而他也赢得了身后名,甚至潮州山水易姓为“韩”,韩山韩江,山水相连,人心相通。

  每个人能忆起的最小的时候,应是在摇篮的时光,虽则朦胧,却刻骨铭心。韩江就是一个硕大摇篮,每个子民都是这摇篮里的婴儿,江风鸣唱着炊烟的歌,江水涂抹着七巧的色板……在这个摇篮里,从古及今,人越聚越多,村庄一个、二个、三个……依偎在她的身旁诞生了。先祖们在这里有了他们追逐理想的第一步,垦荒造田,依水而生;那飘洋过海的红头船,这里可就是一个启航点?父辈们在这里也有着他们的理想,移山改水,为着他们的肚子不再饥饿;我们的理想,坐在课堂里读书,是为了更好地走出去,然后,是为了更好地走回来。

  我第二次到韩江,已是多年之后了。文学使我痴迷,于是,我知道了韩江之外还有另一条《韩江》。因为对文学的热爱,因为编辑老师的热情,我又一次来到韩江。通往府城的路变宽了,更重要的是,车辆直接从广济桥下游几百米的更宽更长的新大桥通过去。这条大桥以韩江命名,叫“韩江大桥”。

  我又一次来到韩江边上,早日的“瘦河”已不见,韩江水利枢纽的建成使江水成为“平湖”。“潮平两岸宽”是此时此景的真实写照,不见了惬意的牛,不见了悠然的鹅鸭,不见了那沙埔的番薯苗,不见了杂草,更不见了垃圾堆。韩江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江。

  为印证“天生我才必有用”,我从家乡走出去,寻找适合自己发展的路子,寻觅多年,蓦然回首,还是家乡的灯火最温暖,于是又回到家乡。因为工作上的关系,到府城的次数就多了。

  来来往往之中,韩江每天都在发生变化,越变越靓。春天中的红棉,沿着江岸一字排开,犹如一排排的哨兵守卫着韩江,犹如一排排靓丽的丽人在府城的门口迎接每一位进府城的客人。看那大红的花朵,是何等的壮观;滨江长廊上古城墙逶迤,时不时出现的楼台亭阁,让人发思古之幽情;黛瓦石栏,美轮美奂。但只有与这一江秀水相映衬,一切才活起来,一切才生动起来。

  与这连片的木棉相对应的,是那韩江大桥下方沿堤岸建设的凤城公园。这里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有着不同的花草,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缤纷,七彩摇曳。沿着江边还建设有亲水平台……而那江中心的凤凰洲公园,那简直就是大自然赠予她的子民的一块硕大绿宝石。她的子民充分地将这块绿宝石保护起来,精雕细刻。绿树掩映下,不时显出楼台亭阁,飞檐走角。游人行走其中,那是怎样的一种赏心悦目。

  韩江在欢快地流淌,在变革中不断换新颜。在回眸的一刹那,总让人惊愕。

  天上升明月,江水显春华。《春江花月夜》的“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很是适合描写这韩江的。是啊,只有青山绿水才能蕴藏着无限的春天,我们的生命才可能永远被滋润。

  今夜,我伫立在广济楼上,没有月亮,却瞩目那变幻的火树银花。韩山、韩江、广济桥从古至今一路走来,他们知道他们没有月亮的夜晚是什么模样吗?我想,他们一定什么也不知道。可我们知道了,夜晚的韩山,夜晚的韩江,夜晚的广济桥可以是这样的:当“当当当当”声响起,变幻的灯光光芒四射,廿四楼台可以有廿四样,十八梭船可以驶向天河,韩山显龙现虎,韩江落英缤纷,成了一条五彩的路,七彩的河,这就是“一江两岸灯光秀”。古城灯光秀是与气势磅礴的潮州音乐紧密结合起来,或舒缓或激昂,或灵动或悠扬。从此,这座安静的小城一跃成为闻名神州大地、节假日交通排行榜排名第一的“堵城”。每逢周末,城区韩江两岸人山人海,人手一机进行现场直播,有的拍照,有的录制小视频,刷刷微信群、朋友圈表示到此一游。

  我告诉你,在白天,你还能见到韩江里的鱼虾。韩江是一个大鱼缸,是潮州这个大客厅里的大鱼缸。里面盛产着草鱼、鳞鱼、鳙鱼、鲮鱼、鲤鱼等繁多的淡水鱼,尤以江中的草鱼为最。

  一盏渔火,浅浅的光芒,却生动而慰藉,勤劳的渔民在江中撒网捕鱼,或许你餐桌上的河鲜,就是在他们的渔火中来的。

  到古城的弄堂里走走吧!当推开那貌不惊人的大木门时,总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惊叹。更有那牌坊街,绵绵延延,一共有22座。潮人是一个有胸怀又善于感恩的族群,那些为潮州做过卓越贡献的先人,不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皆被牌坊铭记。牌坊的名称,有状元坊、榜眼坊、尚书坊、柱史坊、大总制坊、四进士坊、七俊坊、木天人瑞坊、科甲济美坊、金榜联芳坊等。我行走在这石头的街上,但我听到的是一声声的春潮澎湃,这澎湃之音来自韩江。

  韩江,蜿蜒绕过潮州的每一寸热土,滋润了万物,也丰盈了这一方人文,千古风流人物,使她有了国内最大规模的牌坊街,有了独一无二的标志性景点。

  枕水韩江,与水共生。

  韩江永远与生活在一起的两岸民众血脉相连。虽然,水域宽阔,一望无际,但两岸民众自觉治水、爱水、护水,特别是近年实行河长制,设立了市、县、镇、村的四级“河长”管理体系,由各级政府主要领导任“河长”,这些自上而下、大大小小的“河长”实现了对潮州区域内韩江管理的无缝覆盖,强化了对入韩江河道水质达标的责任。有关部门的坚决治理,市民的精心呵护,使韩江水质特别清洁,就像一块透明的绸缎,被水利部纳入全国首批17个示范河湖创建项目。两岸百姓鲜见有人购买桶装水作为生活用水,这就是一个最好的明证。

  于我而言,当然不仅仅是我自己,而是家乡几十万百姓,由于近年来生活用水的紧张,急需新的生活用水水源,经多方比较,最终决定采用这韩江水。虽然家乡离韩江有40多公里之遥,但我们要将韩江的水提上来,翻山越岭,过沟跨渠,凿隧洞,铺管道,最终进入千家万户。现在工程正在加紧施工之中,家乡的百姓将会很快饮上韩江水。什么是甘霖?这就是甘霖,一道可以让千万大众放心饮用的甘霖——韩江,清甜、甘醇。

  是啊,往昔,韩江之水养育了先民,他们创造了值得我们铭记的故事;韩江之水,也必将滋润后来人,那个时候,一定会有更精彩的故事。我们处于一个承先启后的时代,我们要做的是:让韩江水更清,天更蓝,树更绿,花更红,人更美。

 

标签: 
作者: 
陆利平
来源: 
潮州日报(2020.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