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盂 风情万种名人镇

铜钵盂宗祠前的村名人榜

  它是潮汕置寨最早的古镇之一。千年的春风秋雨,千年的风云际会,这里走出了一批批精英人物,产生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潮籍作家郭小东的长篇小说《铜钵盂》出版后,在海内外潮人中产生很大影响,好多人不远千里前来寻访这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古老村落,纷纷惊叹这千年古镇的绮丽风光和名人传奇。

  史料记载,唐德宗贞元四年(788),潮州刺史洪圭致仕,见铜盂地广人稀,山水环绕,遂募夫垦殖,举家定居于此,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是潮汕置寨最早的古镇之一。千年的春风秋雨,千年的风云际会,古镇走出了一批批精英人物,产生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近日,我来到古镇,走在幽幽小巷,白墙红瓦的建筑古色古香,斑斑驳驳的墙壁写满岁月沧桑,一座清末民初的私家小园林颇有江南名园的味道,古朴素雅的铜盂公学,恢宏壮观的明代宋祠,石板铺路的窄窄老街,让人觉得时光倒流,恍惚间一梦千年。

  铜盂背靠北山,濒临练江,镇内有练江积聚在这里的一泓碧水,宛若平原上的一个小湖,人称“龙潭”。走在龙潭的大堤上,朝阳和煦媚丽,夏风轻若透明的丝绸,从潭面飘来,抚摸着我们被骄阳晒得粗砺的面庞。一潭绿水有若碧玉,波光似银纹云絮飘散其中,潭水上空,时见飞雁惊鸿,大堤上的绿树,鸟鸣蝉歌,似一幅水墨丹青。饱经风霜的古镇,散发着一种气定神闲的坦然,一种宠辱不惊的淡定,一种云淡风轻的从容,一种稳重老练的成熟。潭畔有小木舟,主人邀我泛舟漫游,欸乃的桨声划碎一潭流霞,充满诗情画意。铜盂人退休老干部郭大利告诉我们,当年铜钵盂村人,著名慈善家、企业家,创办上海复旦大学心理学院的郭子彬,世界知名心理学家郭任远,香港回归中英谈判首席代表、外交家郭丰民,军旅作家郭伟中将等名人,青少年时都曾漫游龙潭湖,在潭里捕鱼摸虾。还有现代作家郭小东少年时的记忆,都吐纳着光阴的沉重,如一卷长长的画卷。

  翻开铜盂这卷千年老书,真让人感到“名人镇”名不虚传,宋代知名学者苏州府教谕郭球,明代学者、唐宋潮州八贤之一许申是铜盂人,而自清末民初至今,就出了3名大学校长:浙江大学校长郭任远,圣约翰大学校长郭承恩,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红学家郭豫适;3名文职将军:民国少将郭承恩,解放军中将、军旅作家、曾任原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郭伟,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电影艺术家萧穆少将。新中国成立后有两位院士:化学家、中科院院士郭慕孙,植物学家、工程院院士郭豫元……这些名人都有独特的经历和令人敬佩的历程。集星村有蔡楚生故居,蔡楚生在这里度过了少年时期,小学毕业后到汕头和上海当学徒,勤奋创作,成为国内外知名的电影艺术家,其经历颇具传奇色彩。

  铜盂古镇,世事变迁。古县邑风韵已消失在历史烟云中。史料记载,东晋隆安元年(397)潮阳置县,首座县城就在铜盂境内的临昆山坡,铜盂是练江流域的水运枢纽和商业中心,她舒开长臂,迎接来自闽粤各地的客人;她敞开胸怀,接纳粤闽各地的民风,数艘木船日日在她的目光下往返,多少海盐和水产品在此卸载,多少米谷在此起航,古县邑一派繁华。如今,古时风韵只留存在人们记忆中,小石板街成了水泥大道,木板楼成了钢筋混凝土大楼,川流不息的小木舟不见了,小码头也仅存遗址,只有镇北面的灵山古寺,仍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在山坡上一站千年。变了的是游子纷纷出走的村庄,许多昔年连县城也没有去过的农民,如今或外出经商务工,或在家乡办厂耕山务农,人人都在追逐自己的梦想,挑着梦想出发,担着希望回家,枕着江风入梦,日子如诗如画。没有变的是优良的家风,护生爱绿的情怀。近年来,古寨人在北山造林种果,在练江清污除臭,在村里栽花种草。当我们登上村前山峰时,但见青山如黛,山色空蒙,和风习习,鸟吐清音,蝉歌蛙叫,唱和成韵。村人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护练江水和龙潭湖水,这里成了鱼鳖温馨的家园。铜盂人就像一滴淡墨,浸润在宋代古寨这幅画卷之中。

  在铜盂老村漫步,每座老屋都浸透着光阴的味道,每条小巷都是通往历史的记忆。百年老校书声琅琅,明代祠堂翻动着诗书雅乐,三百年老店吐纳着人间烟火,老树、老井、老屋、老戏台都让人在乡愁里找到儿时的记忆。

  铜盂古镇,像一瓶家酿陈年老酒,滋味绵长,又像一篇气韵悠然而不失精彩细节的散文,令人百读不厌。

标签: 
作者: 
郭亨渠
来源: 
汕头日报(2020.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