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逛桃山

  揭阳学院谢若秋老师约往桃山一行,我爽快地答应了。这些年来,难得有闲逛的“雅兴”,这次有点“破例”的性质。

  桃山是炮台镇的一个行政村、文化古村,而其得名于村“旁有小山类桃”。按村里人的推算,谢氏居此村子已有670多年的历史。因为自从明代嘉靖年间文化开始振兴,接二连三有着举人、贡生出现,“出仕”者如鲫,据说仅知县就出了9个,至于教谕、训导,当然就更多了。当其“全盛”时,甚至传出“穷人不好姓谢”的俚谚,其强势程度可想而知。

  上世纪70年代最后几年,我从师范毕业后在这村头一座由东岳庵改造的学校教书。偶尔到村里走走,或是家访,看到的都是传统结构的老厝,形成一个印象,桃山的古代建筑特多,但是具体的情形,我却说不出来。然而夏日得闲,一番穿街过巷之后,居然就有不少新的发现。

  发现之一是遗存古建类型丰富,居住、纪念、教育、商业、祭祀……无不存在;发现之二是建筑格局多样,举凡粤东所见的四点金、下山虎、五间过、主从式等等,都可以在这里看到;发现之三也是最惊奇的,是桃山的书斋之多。前些时候,在偏僻的云路中夏村,看到了若干座造型各异的书斋,对旧时乡村重视教育场地建设印象极深,但参观了桃山几间古建书斋之后,心里产生了一个对比,中夏在这方面比之桃山,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桃山的书斋,表现于数量之多,也表现于名称之多,什么轩、什么屋、什么塾都有人做,也表现于工艺之精。这“精”,也就是平面布局的紧凑、建筑空间的和谐、外部装饰的秀美。通常是主座一厅二房,厅前一拜亭,天井两侧有厢房与门楼对称而立。园林风韵浓烈。小型的书斋,虽也供奉孔子、供奉文昌帝君,但只于后厅设牌位香案,而没有拜亭,这类“普及型”书斋在桃山数量很大。

  众多的书斋,是桃山在清代经济、政治地位达到巅峰时期,士绅之家对于科举功名追求达到前所未有高度时期的产物。

  这些书斋非止供应摆摆门面、卖弄风雅而已。它在扩大教育面,提高读书效益,促进人才成长,以及文化传播、文化交流等方面,都产生过历史作用。许多后来在各个地方、各个领域有着一定知名度与学术、艺术造就的人物,都是从这些书斋中走出来。那一串名字,闪耀着文光,提高了桃山的美誉度与影响力,为桃山作为一个历经几百年而声名显赫文化村的存在,贡献了它的支撑力。

  在过去,提及桃山,人们马上联想到驿道上的明清两座牌坊,马上联想到文献累累记载的桃山驿,马上联想到与谢学圣这位文化名人直接关系的“解元门楼”,这都是对的,但是从闲逛中的发现,我体悟到仅仅联想到上述的那些牌坊、驿馆、台门还不够,因为在这些闻名遐迩的古迹名胜周围,还有许许多多过去默默存在,鲜为人知,而其历史、文化含金量都不能小觑的民居、教育建筑,它是桃山作为一个典型农耕文明时代耕读互济乡村的写照与遗留。

  它可以让人抹去历史的灰尘,而后看到那些必须记忆,而又不局限于记忆的过去,它的起落与兴衰。从这角度上看,桃山真的是桃山,因为它可以因为突起,而引人瞩目深思。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20.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