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杨梅红

  对于杨梅的记忆,儿时最美。

  小时候,家住韶关,离家不远的山上有很多杨梅树。记得每年,从杨梅结果到杨梅成熟,几乎每天我都要去看一看,生怕错过杨梅成熟的时间。令我最着迷的是杨梅花,它的开放和昙花一样短暂且隐秘,子夜怒放,天明即谢,平常人要见到很难。为了见到杨梅花,我甚至不睡,缠着哥哥深夜上山,等候它开花。杨梅成熟的半个月,我们完全变成了野孩子,除了上学外,天天往山上跑,山林完全被我们占领。

  又到夏至蝉鸣,漫山遍野的杨梅红了。我们结伴抵达普宁梅塘景光村(老名洞仔村),来到朋友夕夕家的杨梅园。山上的杨梅林,远看是一片墨绿色的海洋,株株杨梅树就像一把大伞,把阳光遮住。走到树下倏地觉得浑身舒适清凉,在枝头摇曳的杨梅,犹似一个柔情似水的女子在向远方的恋人挥动着一串串紫红色的风铃,挤挤挨挨或疏疏散散的结在树枝上,与树叶一道湿湿的散发着清新。

  众人嘻嘻哈哈树上、树下忙个不停。低处黑红色的熟杨梅早已被人采摘一空,这群家伙不管三七二十一,争先恐后地拉下树枝,去采那被阳光抚摸过的杨梅。按捺不住嘴馋,我先摘了一个又大又红的,轻轻咬开,舌尖便沉浸在酸中带甜的美妙滋味中。大伙刚开始还用矿泉水洗一下,后来就不管干不干净,只顾往嘴里塞,狼吞虎咽的样子特好笑。偶尔,一阵山风吹过,熟透的杨梅会从树上自个儿掉下来,砸在我们头上,引得女同胞们阵阵尖叫。夕夕正在高兴自己没被砸中,话音刚落,“啪嗒”一声,她的后背马上绽开一朵紫红色的鲜花。我在树上笑得死去活来,差点掉下来。更搞笑的是容在一个斜坡踩空,啪一声坐在地上,一溜到底。她采摘的半篮子杨梅翻天覆地滚下坡去,她居然不顾摔痛,嚷着“我的杨梅,我的杨梅!”看到她狼狈的样子,众人乐翻了,欢声笑语响遍山林,惊得鸟雀扑棱棱乱飞。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奋战,吃饱了,篮满了,手指也黑了。大伙把一个个装满杨梅的篮子递了下来,然后衣冠不整头发凌乱地从树上滑下来了,真有点像火线上撤下的残兵败将。如此精彩的镜头岂能错过,夕夕赶紧拿出手机,左拍右拍,“咔嚓”不断,一个个生动的画面便记录了下来……

标签: 
作者: 
薛小娜,廖本民
来源: 
揭阳日报(2020.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