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山语

  揭阳五千余平方公里土地,山地占了很大“份额”,如果按照“四舍五进”方法划分,揭阳几乎可说是一个山城。因此,“研究”揭阳,不能不关注到山。

  揭阳在莲花山脉中段南部,境内的山,都可算是莲花山的余脉。其中知名度较大的,自东至西,有桑浦山、黄岐山、大北山和南阳山。自北而南,则是大北山、小北山和大南山。山下大体为潮语区,山里则为客区——客家人居住的地方,从大北山、南阳山到大南山无一例外。

  揭阳的文化从这些大山发祥,揭阳的历史,从这些大山写起。从史前到秦汉,从南北朝到明清,这山就是揭阳的社会所在,就是发展的足迹所承。从石器时代到青铜时代再到铁器时代,从越族文明到民族融合文明到汉族文明,揭阳的兴衰,都可在山上找到遗迹。

  那些远古的生活、生产遗迹与土墓,那些粗粝的石器、陶器和青铜器,那些隐含在这些遗址、器物或者碎片上的制度与风俗,无一不是记载着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文化精神,无一不是记载着中华文化与本土文化的渗透与共生,无一不是记载着与境外的文化交流。

  越式与汉化的流变、精砺到精细的进化、古典到“现代”气派,风格的呈现,一切一切,都显示着这些山非同孤岛,它们紧密相连,直亘中华文化的腹地,也绵延于丝绸之路的远方。而参与返流变推动者,是本土的先人先贤。它所张扬的地方特色,有本土人的创造,也有外来者的运作;有潮人的参与,也有客家人的流血流汗。这就使得揭阳文化,表现出色彩缤纷,融古涵今,虽土也新,并非可以一字一词就予全面而准确的解释。

  这些儿山,有些以植被丰茂、种类纷呈为特色,且多泉石矿产之胜,不必特意布置,就是一所自然——北回归线温带季风气候区类型的博物馆,只需开辟几条参观的路径,区域地理的那些元素,就可尽在游览中,留下印象;这些儿山,更多的是作为固态与活着的人文博物馆。那些三千余年一路遗留的遗址墓葬,那些就地取材的农舍民居,那些字体各异内容不同的石刻碑碣,那些从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兑变至如今丰姿多彩,各取所适的生活模式,那些只求温饱,到追求悦目赏心的资源利用方式的转型。行走其间,随时可以发现它丰富的积淀,更可以看到日新月异的变化——从存在,到建设,再到人的精神状态,风俗的覆盖与转移。

  作为产业载体,揭阳的山,也正焕发新的潜能。当不同类型的矿物开采,逐渐为药材、水果及观赏树木的种植代替,环境、生态得到复原优化之后,渐次有序融进的休闲、观光及其带来的效益,正日渐显著地展示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写到这里,就不得不称赞先人的具有前瞻眼光,在那个还是人皆沉睡的时代,他们就已觉醒地把作为地区标志的独、明、中三山,分别改称揭阳山、银山和金山,是渴望与追求使然,还是真的江山有待?可以非常明确地看到的,是揭阳人与生俱来的聪明、智慧与跟自然互利互惠、共存共荣的努力与经营。

  可以一言以蔽了——在山海城市揭阳,当海即将兴啸涨潮的时候,山的呼唤也正从千沟万壑传来,一个充满活力的时代,正在这得天独厚的区域,悄然雄起。

标签: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19.05.08)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