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头浮百鱼齐

  休渔期间,东海镇的各个鱼肉菜市场是没有多少鱼的,只有少量剌钓的青骔和小黄鱼,还有就是存积多时的咸鱼。到解禁开海了,这鱼市就不一样了,新鲜的渔获,一筐筐、一箩箩,一堆堆倒满各个货架。马鲛、鳗鱼、红杉、厚刀铁,哥鲤、白带、红鱼、那哥狮,还有白剌、龙虾、红仁蟹,甜螺、角螺、肥花蛤,品种齐全,应有尽有。而且价格也不太贵,吃货们是大饱口福。

  东海镇是一个得天独厚的福地,至海边仅几公里,南郊就是海仔、乌坎两个渔村,以前沙埔一带没种树,镇内没有人建楼,每天清早和晚上人静时在东海就能听见“海吼”(即哗哗的海浪声),过了乌坎桥就是金厢渔港,再远一点就是碣石、甲子和湖东,都是产鱼的,当天下锅的鲜鱼是乌坎、金厢的,湖东、碣石、甲子来的鱼一般都是盐腌或煮熟了的。

  计划经济那些年,政府每年都发给市民鱼证,发出多少都是不愁无鱼供应的。拿着鱼证去买鱼,市民们最中意的是湖东的熟池鱼(我们当地叫巴浪鱼),将上船的新鲜活鱼用小竹筐盛着蒸熟,夜里用板车拉运,第二天一早来东海上市。这鱼没开腹,里面的鱼肝最好吃!经常一拉就是几板车。印象中当年的熟巴浪鱼比现在的大马鲛鱼还好吃。

  鱼的质量是有季节性的,东海人没有下海捕鱼,但知鱼性。听知东海人的几句谚语保准不会买错鱼。“小暑无处买,大暑无处卖,秋风头浮百鱼齐”,意思是小暑时鱼民捕到的鱼很少,这跟季节洋流鱼讯有关,大暑无处卖是说上市的鱼多了,到秋天了鱼的数量、品种都多了。“寒乌热鲈”,意思是冬天乌鱼肥、好吃,夏天鲈鱼好吃。季节相反时,入诗入画的鲈鱼口感比小黄鱼都差劲;“清明纸钱带”,清明后,带鱼那种类型的鱼,包括青骔,因产了卵,变瘦,不好吃。“清明那哥,富人勿,穷人得不到”,意即那哥鱼产卵是有一个时间的,正月最肥、最好吃,清明期间,那哥鱼已产了卵,但肚里还有卵,鱼的质量已下降了,而过后就更不好吃了。

  东海人世世代代吃鱼,对鱼的烹调、加工、储存很有一套,不管是一条几百斤重的大鱼,还是小如香骨的“白籘香”都能做成上席的菜。东海人还有一种储存鱼的办法叫“压干盐”。将马头、哥鲤、带鱼之类比较大条的鱼用粗盐腌,存放十天半个月没问题,出外的人经常回来买这种鱼。这种鱼皮咸肉不咸,比鲜鱼更好吃。吃鱼讲究的是新鲜,但东海人说海里的鱼要来柴桥头沾一下东海溪的水才好吃。以前靠路担挑鱼,鱼贩上午从东海出发,到金厢、乌坎时吃点午饭,午饭后刚好讨海的渔船靠岸,于是到海边买鱼,鱼一上肩赶紧挑回来赴市,这种鱼贩有个专称叫“走浅海”,其特征就是“走”,赶时间。走的过程有些沙土随着鞋跟落到鱼担上,到东海的柴桥头时都在桥下过一下水才进市场。这一说法,鱼要沾东海溪的水是真的,但笔者分析,在东海吃鱼,鱼的口感比海边好也是事实,但原因是烹调的技术和做汤的水,以前乌坎、金厢吃的水不是河水,是当地的水井,别说做鱼,用那种水泡茶再好的茶叶也是“山狗炮”味道不好。现在海边也通上与东海一样的自来水,而且现在是用车运鱼,谁都不会下车去柴桥头洗鱼,因此这一说法不存在了。

  “那哥鱼焖蒜仔,当一回西山皇帝”。东海镇有一个传统习俗,正月十八旧墟抬神,当日参加活动的人很多,还有四乡六里的亲戚朋友都来看热闹。中午的膳食是活动组织者必须准备的,人员是数百人,就是宰一头猪每人也无两筷子。但不用愁,那哥鱼焖蒜仔,既经济实惠又好吃,而且正月那些天保准有货,要多少就有多少。有一西山来的客人吃到这新鲜的那哥鱼汤后不无感叹:他日若我当上皇帝,就天天那哥鱼焖蒜仔。皇帝吃啥咱不知道,但这那哥鱼焖蒜仔真的很好吃!

  东海的山美水美人情好,还有那营养丰富、活血生肌、香甜可口的生猛海鲜,你也可以来当一回美食皇帝。

作者: 
吴志跃
来源: 
汕尾日报(2018.09.09)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