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日暴雨狂袭潮汕,各地内涝,积水...为何澄海不会?

  近日在微信朋友圈上能与昆山电动哥反抢刀命案的热度相持的,只有粤东水灾抗战。

  8月29日,老天像是破了大洞,倾盆大雨向潮汕大地疯狂倒下,汕头中心城区积水严重,潮阳、潮南多地灾情严重,伤亡、灾情、救援形成了报道链,两潮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笔者今天被硬拽到潮阳区贵屿镇办事,这时候,贵屿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孤岛。

  环顾周边,东北面必经之路谷饶镇水情未退,东北面铜盂镇陆路不通,西南面普宁占陇镇尚在沦陷之中,只能从汕头走潮莞高速在普宁洪阳镇出口下,经S237过南径镇穿村道来到贵屿“曲线救国”。

(网上随处可见水灾画面)

  两个多小时的路,一路上见证和听闻了灾情与抢险的感人事迹,感叹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和新时代应急增援的社会热度。

  作为澄海人,同时也感觉奇怪:为什么与中心城区降雨量相差不大的澄海,不管是城区还是乡镇,几无内涝险情发生!

  迟疑之下,笔者打电话请教了水利专家,有感而写出这篇文章。

  (二)

  来到这里,不得不说几个名词,堤围、排灌分开、城镇防洪防灾体系。

  由南海及韩江入海河道围成的"澄海",四周均为水。

  故沿江建有江堤,沿海建有海堤,构成水利几大围。

  而排沟和灌沟则分开建设,食之用灌,排之为排。

  韩江、堤围和排灌沟渠则构成了防洪防灾体系。有一张图可以比较清楚的看出一个区域的排灌体系。



  每个熟悉澄海的人,对于澄海的水利事业以及水污染防治,均总结出三个特别优势。

  一是地处韩江下游之利,韩江河床高、来水清,天然有优势。二是有余锡渠同志的百年功劳,整理河流,修建了排灌分开的水系。三是离海近,海纳百川,不见为净。

  也正是这个优势,让我们没有面临练江水质性缺水的尴尬局面,也没有现状的练江治理之痛。

  按水利专家介绍,澄海的江海堤围的防洪级别是50年一遇,而城镇防洪体系是按10年一遇建设的。

  这一些都太专业,不如化成日常的说法来解释:10年一遇的级别,相当于可以抵挡住150-160毫米/天的降雨量。其中还有个城区24小时排干,农村3天内排干的意思。

  也就是说,这一次澄海录得8月29日190多毫米的降雨,必灾无疑。我们举两个例子来说明。

  (三)

  一个例子是2006年的台风珍珠。

  台风珍珠在澄海与饶平之间正面登陆,汕头2006年5月16起整天的降雨才达到181毫米。

  但遭受正面登陆的澄海损失惨重,农村地区几遭沦陷,城区水位高拨,惯放于底层一楼的塑料机全军覆没,东环城河一带(东门、八角楼)地势最低,退水最慢,华侨小学好几天没法正常上课。当然有几天持续降雨的影响成份。

  一个例子是本次的中心城区。

  这一次的灾情,汕头中心城区录得是200毫米多一点,却出现了“海在水中央”的场面。



  汕头中心城区多条道路浸水堵塞,和近几年汕头市政的建设高潮有关,很多工程尚未完工,排水不是很通畅。

  澄海29日录得的降水量为190多毫米,已经超过警戒线很多,却没有出现太大的灾情,究竟是什么原因?

  (四)

  澄海区这一次也不是没有一点儿灾情,东门城河桥也出现一定的险情,各镇街道也有几处地方被淹,但确实不严重,相比起这个雨量来说,这一次的防灾算是完美的。

  这一次为什么没有遭受严重的灾情?

  首先是老天留情(天时)。

  老天狂洒水,那些“事后诸葛亮”的气象专家说是季风低压维持影响了三天。



  看了一下省里气象台制作的广东省雨量分布图,澄海处在大暴雨的粉红区域,避开了特大暴雨量的灾难。且一天之后雨势渐降。

  如果雨量为特大暴雨,任你请来女娲娘娘也不顶用。老天可怜澄海,不洒多情泪,这是天时。

  实际上,天时是第一幸运要素,也是最重要的,因为天灾是谁都抵抗不了的。

  其次是地势所利(地利)。

  上述已经说过澄海的三大优势,其实韩江跟练江比起来,不止是排灌体系的问题,连排涝防洪的原理都从根本上就不同。

  我们用两张图来比较一下。

  从上图中可以看出,练江是天然的汇水纳污河,四面八方的支流纷纷汇入,然后经由练江注入南海。这些支流不但没有帮助排涝,还把周边降水量全都带过来。

而韩江除了干流注入南海之外,还有各个沟渠帮忙排涝。不止干流的水有人帮助排,各集雨区域的雨水也有多条排渠独立向海排放。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隆都大排渠,接纳了上游潮州官塘镇的来水,收集整个隆都镇和溪南镇的排水,径自流往南海。

  三是处置得当(人和)。

  首先是搭乘创文强管的东风。

  本届政府把“治水”作为重要的施政纲领,百渠千沟万壑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

  创文拆违中,水利沟渠和水利设施上的违章建筑又是清拆的重点,冬修水利的清通工作变得轻松顺畅。

  河长制的实施又使水利工程得到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共同重视。

  澄海水利立县,先有老县长余锡渠修建完善的排灌体系,又有一代又一代的领导的重视,把水利建设作为澄海发展的龙头,不断地继承和优化。

  最重要是应对措施合理、超前。

  上述说过,为什么降雨量超过常规的十年一遇险情却没有灾情产生,与区领导和水利部门的果断决策有直接关系。

  一是未雨绸缪,防范于未然。在暴雨未来之前,先开闸放水,留下容量。

  道理很简单,就如我们在坐车出远门之前上个厕所排空一样,先放水排干沟渠是为了留足容量。

  二是超常规应对灾情。大家都知道,澄海的专门排洪的排渠,也有专门灌溉的灌渠。

  洪灾来时,把灌渠的闸门也打开,灌渠就变成排水通道了。

  哇塞,应急时把灌渠也当排洪用,超强大脑啊!

  排洪量一下子增大两倍。用我们很外行的算法,可以防范到20年一遇的降雨险情了。

  三是及时启动防暴雨二级响应,保证人员措施到位。报道中,我们看到坝头片区老八孔水闸是澄海主城区和上华镇的排水关闸,水利工作人员一直守值在那边。

  关注潮汐和排渠水位的调控,保证退潮时桥闸全开,涨潮时按情况进行控制。

  市政管理部门也集中力量进行清通排涝,确保不出现大面积积水。



  洪水滔滔,方显英雄本色,我们在感慨抢险救灾众志成城的同时,也庆幸澄海平安渡过本次暴雨灾情。正是古往今来的澄海人的不断努力,才使得水利设施不断完善,位居下游而不受洪水之灾难,处于海边却避免海风潮的侵害。

特别感谢水务局张专家

作者: 
林广清
来源: 
微信公众号"澄海大小事"
浏览次数: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