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山之美,两山夹一水

今日峡山

清代中期峡山地图

  中国古代的先哲对山和水都有着一种特别的情感与独到的认知。在山顶上,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在流水旁,孔子叹“逝者如斯夫”。的确,山的宁静厚重,水的蜿蜒流动,是大自然天造地设鬼斧神工赐予每一方土地生灵的最大福缘。

  峡山之美,在于山水的奇妙。奇在山和水的巧合,妙在山和水的包容。峡山地处练江平原的中部,从自然地理上看,大南山和小北山宛如练江平原的左右臂膀,紧紧地拥抱着、呵护着这一方土地。放眼练江平原,土地广袤无垠,田园连绵不绝,一片郁郁葱葱,中间却平地突起一座高高的小山丘——峡山。我们今天见到的峡山周围的环境和远古时候相比,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今天的峡山已分隔成三个小山头,即龟山、西山和东山。从前这些小山头都是相连的,由于年年岁岁的地理变迁,才逐渐隔开,形成了三个看似孤立的小山头。而源自大南山的溪水流经各个村庄后,在峡山汇合成一股大溪流,笔直地穿凿过西山和东山之间的山谷,如同利剑一般将这两座山劈分开来,由此形成了峡山特殊的两山夹一水的地貌特征。

  从“峡山”两个字的字型拆分来看,“山夹山”正是对峡山地理的生动写照。西、东两座山中间共同夹着一条大溪流,这也是峡山名字的由来。潮阳县明清时期,有峡山都和峡山村,近现代则有峡山区、峡山乡和峡山街道、峡山社区。峡山作为镇村二级的行政区划名字,从古代沿用至今六百多年未改,这也是广东乃至中国地名文化的少数特例之一。

  据明代隆庆年间编修的《潮阳县志》记载:明太祖洪武十四年(1381),知县杨智开始把潮阳的镇村行政区划设置为都图二级制,一县之下设置若干个都,一都统辖若干个村庄,总共划分并命名了县廓、峡山、黄陇、举练等16个都。如果想当然地认为,当时峡山的政区隶属就跟今天的潮南区峡山街道峡山社区类似,是潮阳县峡山都峡山村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历史上的峡山村是隶属于黄陇都的。黄陇都的政区范围主要包括今天的峡山街道、胪岗镇、两英镇及司马浦镇的部分乡村,而峡山都的政区范围则主要是今天的和平镇、成田镇、陇田镇和峡山、胪岗二镇的个别乡村。

  有意思的是,峡山山丘所在的区域,按照地理位置划分政区的话,在明清两代时是应该跟近现代保持一致定名为峡山都的,可是当时却命名为黄陇都,反而让远离峡山山丘所在的政区定名为峡山都,这着实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也成为了历史上峡山地名的未解之谜。

  中国传统的地理理论认为,拥有两山夹一水地理格局的地方,是这一方土地钟灵毓秀、人文昌盛的象征。明代大儒湛若水之高徒周孚先,潜心理学研究而绝意仕途,隐居于西山之麓,其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志趣人人为之传诵。一代儒将周光镐,文韬武略,南征北战,平息烽烟而保卫边疆,急流勇退又造福乡梓,更在明农草堂发出了“族人吾身,里人吾人”的高尚人文情怀,其丰功伟略、清风亮节深受后人景仰。

  正是周孚先、周光镐父子俩的事迹和精神,与峡山独特的山和水相互辉映,在明代晚期形成了一道独特的自然人文景观——玉峡山辉。作为古潮阳八景之一,峡山如画似锦的风光为历代文人骚客所叫绝。明代文人吴仕训有古诗吟咏道:“青溪几曲绕名山,秋水渔矶杳霭间。二十年前载酒处,空闻邻笛月中还。”诗里描绘的峡山山水娇丽,风光秀美,反复吟咏,令人赞不绝口。

  巍巍峡山,绽放无限风光;浩浩大溪,孕育无限生机。自然与人文交相辉映的峡山,如此的美丽、不凡。峡山的山,它世代默默启迪着峡山儿女;峡山的水,它无私地滋润着一代又一代的峡山儿女。

 

标签: 
作者: 
周吉
来源: 
汕头日报(2018.06.17)
浏览次数: 
23